少年文学网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刚刚说的,都是在骗你
  “我明白了,我之后会和宇智波家族保持一定距离,但是那只限宇智波家族,我可不会主动疏远朋友的。”

  伊人说完,猿飞日斩的嘴角勾起一丝略显沉重的笑意:“那是当然,小伊人你和谁交朋友都是你的自由,倒不如说,三代爷爷我很期望你能多结交一些朋友。”

  三天后

  乌云压城,阴沉的天气,带来几分沉闷,蒙蒙细雨洒下,更是为整片墓园增填几分悲伤。

  以伊人为首,一帮或熟悉,或陌生的忍者,一同出现在玖辛奈和水门的墓碑前。

  黑色,成为刻碑前的主旋律,每个人都沉默着,默默地为墓碑下的存在送别。

  同样的一幕,不仅发生在伊人这里,周围还有或多或少,数之不尽的村民以及忍者,在家人的墓碑前哀悼着那些逝去的生命。

  他们都是在九尾之乱中失去家人,经历了人生中最为痛苦,也最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墓园中,沉闷的滴答声不绝于耳,让人分辨不出,这到底是雨水坠落的声音,还是泪水滑落的声响。

  “小伊人,节哀!”

  自来也将手中的雨伞递给伊人,神情看起来十分复杂:“抱歉,如果我之前还留在木叶,水门和玖辛奈,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闻言,伊人向对方摇摇头,接过自来也手中的雨伞,轻声道:“自来也爷爷才是,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感到自责。”

  伊人低沉着声音,听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或许连他自己也很不可思议,明明玖辛奈和水门的灵魂,现在还活在自己的身体里,明明他还可以在二人面前展露出微笑,但到了这里,他的情绪却说什么都提不起来。

  他很想在众人面前强颜欢笑,但那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却让他自己都觉得十分别扭。

  或许,是我真的认清玖辛奈和水门已经死去的事实吧!

  伊人在心中哀叹着,他并没有在这里看到猿飞日斩,因为他知道,对方此时正在琵琶湖的墓碑前,为琵琶湖进行永远无法再次见面的饯别。

  前世总是盛传着一句话:“人生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

  可当最后那种事发生后,是个人都没有办法高兴起来,毕竟那是本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离开。

  那个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人,此时此刻,内心的悲伤无人能知,或许从这一刻起,他才真正的从当年的忍雄,变成了未来,不被自己弟子承认的“忍熊”。

  “小原野你快回来!”

  就在伊人内心不断思考,谋划着今天过后要干些什么时?

  一道惊呼声从一侧传来,紧接着,在一阵骚乱过后,一个看上去有些面熟,看起来十十一二岁的白内障少年出现在伊人面前。

  见状,伊人不悦的皱起眉头,目光变得些许冷冽。

  对于想要破坏玖辛奈丧礼的家伙,不管是谁,他都不会轻饶。

  “你是谁?”

  “就是你吧!你这个混蛋,把我父亲还回来!”

  没有理会伊人的质问,白内障少年涨红着脸,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把抓住了伊人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你这种家伙,为什么还不去死,你有什么脸站在这里,你这个妖狐!!!”

  是那夜的遗孤吗?

  听到对方的叫骂声,伊人拧着眉头,却没有立即发作。

  对他而言,对方的力气还不足以让他为之动容,或者说,他想亲身体验一下,被人当成妖狐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是一名受虐狂,他只是想知道,如果自己不替鸣人承担这份责任,鸣人究竟会遭遇到村民什么样的对待。

  果然,“九尾人柱力”不是那么好当的吗?

  感受到对方对自己散发出的恶意,伊人内心苦笑。

  嘛,虽然这也是为了赚取情绪点所必要的,但果然,我还是别忍了

  在伊人看来,赚取负面情绪点很重要,对方的经历也很可怜,但还是那句话,他不允许任何人在玖辛奈的丧礼上捣乱。

  然而,就在伊人和他身后的人群,想要有所行动时,又有一个看起来很毛躁的男孩从一旁冲了出来,一把便将伊人身前的日向原野推开。

  呃谁能告诉我,这又是什么展开?

  看到正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后,伊人感到有些惊愕,这种时候怎么还会有人帮他?即便对方看上去很面善,但他并不记得,自己还认识这号人物呀!

  就在伊人感到疑惑时,那个随后冲出来的孩子,指着对方大声道:“日向原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很伤心,但伊人是无辜的。”

  “伊鲁卡你给我滚开,你的家人没有死,你自然会这么说,并且你和我说这个家伙是无辜的?开什么玩笑?这个混蛋可是妖狐,是破坏村子的妖狐,我早就看出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日向原野指着脸色阴沉的伊人破口大骂。

  原来是那个时候的孩子吗?难怪看起来有些面熟,

  听到伊鲁卡两人的争执声,伊人表情有些怪异,从对方刚刚的答复上来看,对方的父亲应该是在九尾之乱中死掉了。不过伊鲁卡的父母却出人意料的还活着,这让他在感慨命运无常的同时,发自内心的感到庆幸。

  庆幸自己之前所做的并不全部都是无用功,至少伊鲁卡本该死去的父母,并没有在这场动乱中死去

  伊人不知道的是,伊鲁卡的父母之所以还活着,有一部分还是他自己的功劳,是他代替水门独自面对带土,这才让水门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九尾的问题。

  让伊鲁卡的父母。幸免于难,同样的,还有很多人,因为伊人的行为,避免了本会死亡的结局。

  又过了一会,见伊鲁卡还在和日向原野喋喋不休的纠缠着,伊人眉头皱了皱,从伊鲁卡身后走了出来。

  面对怒目而视的日向原野,伊人眯着眼,声音中听不出半分感情:“日向原野是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父亲应该是叫日向凉没错吧?”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