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网 第六十三章国王守卫
  “你答应帮我,绝对有其他原因,席尔,你从来不是一个会做亏本生意的人。”纳特走在通道的前面,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周边潮湿的岩壁,仿佛在和达瓦扎聊家常。

  “我没有必须告诉你的理由,而且请叫我达瓦扎,我不想再听到原来的名字。”达瓦扎语气冷淡的说道。

  “哈,行吧,随你怎么说,你若是想要复活某人,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加布里尔为什么能够复活死者的秘密,作为你帮助我的报酬。”纳特轻笑一声说道。

  “什么秘密。”达瓦扎站住了脚步,他那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微弱的光芒。

  “加布里尔它可以将两个灵魂放入一个身体,或者更多,只要那个躯体够强大,但是他不能产生一个已经死去的灵魂,但是它能够交换,明白我的意思吗?”纳特也站住了脚步,转身看着达瓦扎,“而死神更加贪心,他不愿意做毫无利益的交换,我只有比奥斯维德更加强大,死神才愿意开口,意思就是加布里尔就是一个交易的钥匙,但是要得到你想要的,你还得拿出你的筹码。”

  “你想用的命,换取奥斯维德的。”达瓦扎表情严肃的说道,他敬佩纳特对朋友的牺牲。

  “我欠他的。”纳特说道。

  “我不认为你比奥斯维德强大,他有龙的灵魂。”达瓦扎说道。

  “哈,你错了达瓦扎,龙的灵魂从来没有消失,你一点你比谁都清楚,龙只是躯体消失,它的灵魂在亚特泽火山下休息,没有归宿,你当年把你的灵魂放入你兄长体中,自己沉睡在林顿古墓中,你的肉体未坏,只是因为你还有一些灵魂残留着保持你肉身的心跳,你兄长死后你的灵魂不还是回到你自己体内了吗?”纳特说道,他仿佛窥探了无数秘密。

  “你怎么会知道?”达瓦扎严肃的问道,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只有他和他的兄长以及当年参与的林顿祭祀和领主,就连法兰克他都只字未提。

  “你真的以为当年就凭你能够伤得到十二主神祭祀?得了吧就算是屠狼者杰弗里.撒克逊帮你,你也没有那个本事。”纳特态度显得轻佻。

  达瓦扎冷眼说道:“原来当年假冒时间祭祀的人是你啊,你为什么会参与这种事情?你不应该帮助那些祭祀杀了我吗?”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想,但要不是杰佛里用世界之树威胁我,我真的会动手。”纳特语气恶毒的说道,他转身继续朝着地下走去,“那个老东西,居然为了不让我找到世界之树,将自己整个身体和世界之树融合,毁了整个神殿,但林顿的那棵世界之树,只是十二主神用来欺骗众人的,那只是通往天堂的接口而已。”

  “那也是主神撒姆尔的象征,也对,你可不怕被神惩罚。”达瓦扎跟在后面嘲讽道。

  “呵,达瓦扎,众神的罚赏对你来说,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公正的待遇,他们从不回应我们这种人的祈祷,你、我、或者是奥斯维德,甚至是法兰克。”纳特又笑了一声,显得那么无奈和可悲。

  “但是我还得向他祈祷。”达瓦扎语气沉重的说道。

  “你不应该向十二主神的任何一位祈祷,世界上最高的神不是主神撒姆尔,也不是死神德维尔,而是命运,他掌控者所有人,包括十二主神以及死神,没有人意识到他的存在,但是他无处不在,他牵扯着世界上所有生灵的命运。”纳特说道,他走到了通道的最下面,站住了脚跟,“下面就是那个怪物呆的地方,希望你能够读过书,知道和世界之树待在一起的是什么。”

  “我希望你能够知道如何对待这个怪物。”达瓦扎说道,他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他跟着纳特走出通道,站在温暖的水中。

  纳特指着头顶上那些被发着光的植物所包裹着的岩石说道:“这才是世界之树该待的地方,上面所有的石头都对应着天空中星象,而世界之树的位置则象征着那片没有星空的众神殿,和藏在下的地狱,当然不是德维尔森林那个关押德维尔那个地方,虽然现在死去的鬼魂都往那里跑,但是他们日后都要回到那里,除了那些和死神有交易的。”

  达瓦扎望着头顶,小心翼翼的走着,望着四周问道:“只是换一个地方而已,为什么还算是代价。”

  “只有待在德维尔身边的鬼魂才能知道到底算不算代价,但是我可能去问了就回不来了。”纳特说道。

  “我们迟早就都会知道答案。”达瓦扎突然说道。

  纳特惊讶的回头看了达瓦扎一眼,但又很快会心一笑,朝着世界之树的树根下走去:“双头巨鹰,有两个灵魂,一个头代表一个,但是我所看到的那只,他已经失去了象征光明的灵魂,你最好小心点。”

  “谁能有这么大本事,让双头巨鹰的灵魂消失。”达瓦扎感叹道,“想必是某位神明。”

  “这个我们无需知道,我们现在制服那只怪物就行了,希望你不要害怕被众神惩罚。”纳特说道。

  “我已经不止一次被众神惩罚了,无需担心。”达瓦扎说道,其实他还是有些心虚,如果是几个月前的他,也许真的了无牵挂,但现在让他牵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如此。

  狄克焦急的等待着在营地中,西尔维娅的身影在哈伦的保护下朝着他们走去,即便有高大的哈伦保护着,西尔维娅依旧显得无助绝望。

  “西尔维娅!”汉纳灵敏的眼睛第一个发现了她。

  狄克激动地冲出营地,第一个引了上去,关切的问道:“西尔维娅,你没有受伤吧。”他仔细打量着西尔维娅的身上,寻找有没有伤口。

  亚恒望着身后,寻找父亲的身影,却没有发现,担忧的问道:“我父亲呢?”

  “你父亲还在那里,他在就另一位被巫师抓走的人。”哈伦回答道,他的看上去十分担忧,表情比去营救西尔维娅的时候更加严肃。

  “达瓦扎先生被抓走了?”亚恒关切的说道。

  “什么?他就是达瓦扎?”狄克心一下子紧张起来。

  哈伦暗暗叫不好,忘记提醒亚恒不要说出达瓦扎的名字,西尔维娅看向狄克,狄克试探的问道:“他是我父亲?”他的几乎快要用气息说话。

  哈伦和西尔维娅面面相觑,事已至此,只得告诉狄克真相,亚恒更是听得一愣一愣,他甚至开始后悔刚刚是不是过早说出了达瓦扎的名字,但是他更不明白达瓦扎为什么不愿意和狄克相认,狄克很显然十分想念他的父亲。

  “现在沙漠都不是重点,先救出他,你们的事情日后再说。”哈伦说道。

  狄克后悔不已,他早就应该认出来那是他的父亲,但是却总是害怕相认,他早已经记不清父亲的容貌,只有那本能的气味才能帮助他,而达瓦扎总是一再隐藏,为什么不愿与我相认,狄克猜想着各种可能,却始终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西尔维娅看着狄克苦恼的样子,她忍住内心的伤痛安慰道:“你父亲是爱你的,就从他收我为徒的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他愿意保护你所在意的一切。”

  狄克相信着西尔维娅的话,西尔维娅因为想要安慰别人而给人假象,因为她失踪认为,那是另一种残忍,而西尔维娅也很会洞察别人的想法,总是那么准确。

  “我什么也没有闻到。”达瓦扎在纳特身后说道,他已经隐隐约约看到那一片没有光亮的树藤,努力的捕捉着空气中的味道。

  “没有人或者那本书告诉你,神明的东西没有气味吗?”纳特语气嘲讽的说道,他大胆的走在前面,好像势在必行。

  “你想到什么对付他的办法吗?”达瓦扎问道。

  “没有。”纳特回答道的语气理所当然。

  达瓦扎温怒的谈了一口气说道:“我有点后悔和你下来了。”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纳特说道。

  达瓦扎可没有理由再拉法兰克下来和神鸟做较量,只得继续往前走,靠那片黑暗越来越近,达瓦扎也越来越小心,突然四双巨大的红色眼睛出现在黑暗中,让达瓦扎一惊。

  那四双眼睛没有打算让他们缓过来,一声长啸,冲了下来,伴随着无数老鹰如雨点一般朝他们袭来。

  达瓦扎纳特闪身躲过,巨鹰落入水中溅起一片水花,达瓦扎也看清了这个庞然大物的样子,和书中所画的神圣之物简直天差地别,说它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亡之鸟达瓦扎都信。

  “达瓦扎想办法让这个给它吃下去!”纳特朝着达瓦扎抛出一个绿色的粘稠肉球,像是一个心脏,结果落到半空中时,那只巨鹰的一个脑袋用嘴接住了那个肉球,咽了下去。

  达瓦扎和纳特被这只巨鹰的突然动作给愣在了原地,达瓦扎尴尬的说道:“这算是给它吃下去了。”

  “啊,算是吧。”纳特也没有想到这个怪物会自己吃下去,果然天下家禽的智商都不高。

  “那现在,等它死吗?”达瓦扎问道,那只双头巨鹰扑腾着翅膀,一声声哀鸣,仿佛是中毒快要身亡最后的挣扎。

  “等等吧。”纳特缓过来神,接受了突如其来的现实,大胆的走到巨鹰身边,抚摸着巨鹰渐渐平静的身体。

  “那不是毒药。”达瓦扎突然神情严肃的说道,虽然说巨鹰接住肉球他可以理解,但是法兰克和自己都没有被制服,随时可能来阻止纳特复活奥斯维德,纳特不会如此毫无准备。

  “我就知道,你还和以前一样聪明,但是这种巨鹰会傻到这种程度,我还是没有预料到,但是有这样傻,却厉害的手下,我觉得我赢的几率会大一点。”纳特回头看着达瓦扎,露出一个轻蔑的表情,巨鹰那两双失去光泽的眼睛,突然有恢复了生命。

  达瓦扎暗叫不好,他不该如此轻易相信纳特,但这是纳特已经爬上了巨鹰的后背,巨鹰一阵长啸,朝着达瓦扎袭去。

  达瓦扎在水中艰难的躲避着,他拔出长剑,朝着巨鹰的爪子的皮层砍去,但是他手中的剑刃仿佛顿了一般,上不到巨鹰丝毫。

  反而巨鹰一阵怒吼,转身朝着达瓦扎撞去,鹰嘴眼看就要撞到达瓦扎,达瓦扎猛地一跳,抱住了巨鹰的头,被带到了空中,巨鹰的另一只脑袋朝着达瓦扎后背啄去,达瓦扎情急之下转到巨鹰脖子下,但是光滑的羽毛达瓦扎压根使不上力气,双腿悬在空中。

  巨鹰的脖子用力一甩,达瓦扎便失去控制的被甩了出去,落入水中,呛了好几口水,浑身骨头剧烈的疼痛,挣扎着爬起来。

  巨鹰再一次飞速朝着还没有站稳的达瓦扎飞来,突然他们之间的空气中出现一道白色透明的元素墙撞了过来,纳特一惊来不及阻止巨鹰已经撞上了,巨鹰一声惨叫,和纳特一起跌落在地上。

  “你没事吧!”这时法兰克朝着达瓦扎跑了过来。

  “我没事,帮我一个忙。”达瓦扎摘下手中的戒指将它和长剑一起给法兰克说道,“帮我保管好。”

  “我没有带多余的裤子给你。”法兰克明白了达瓦扎的意图,他没有阻止意思的提醒到。

  “那你就别穿了!”达瓦扎一边说一边紧绷着后背,浑身上下生长出黑色的毛发,嘴巴脖子渐渐突出,体型开始增大,接着一声怒吼,他的裤子再一次被体型撑破,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巨狼,咆哮着朝着巨鹰冲去。

  纳特抬手升起绿色的藤蔓牵制住达瓦扎的身体,法兰克没有向西尔维娅一样去烧藤蔓,而是用一个强劲的烈焰冲击袭击纳特。

  纳特在自己面前生长出藤蔓,挡住了法兰克的攻击,但是他面对的比较是一个英雄般的存在,他显得有些吃力,就在他以为自己挡住攻击时,自己眼前的藤蔓已经被法兰克一剑劈开,他不得不承认上次占了法兰克上风是因为法兰克轻敌。

  纳特急忙躲开,但还是受了伤,达瓦扎双手用力扯开了身上的藤蔓,他身上的毒素早已经被纳特解开,用力一爪子挥像巨鹰,虽然没有伤到什么,但巨鹰感受到了疼痛,怒吼着腾空飞起,无数老鹰朝着达瓦扎袭来,达瓦扎怒吼着朝着空中撕扯,被他击中的那些老鹰纷纷掉落在水潭中。

  失去牵制的法兰克更是恢复了战斗的架势,他的剑法和达瓦扎不分上下,但是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夹杂着对纳特绑架儿子亚恒的愤怒,包括对于奥斯维德的仇恨,他用力挥动着达瓦扎的剑,看向纳特的每一剑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就是为了砍到他而砍,纳特艰难的用法杖阻挡着,面对法兰克的攻击他显得更加吃力。

  纳特手中的法杖成了两半,只能将他交叉着挡在面前挡住法兰克的一次重击,让他的腿不得不弯曲才能站稳,法兰克临门一脚,踹在纳特腹部,将他踹出好几米远。

  纳特在水中滚动着,水到小腿,他倒下时自然淹过他,呛了好几口,嘴巴里的血在水中也洗了一下,但还是十分狼狈。

  处于劣势他并没有感到紧张,反而紧张的确实法兰克,法兰克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努力和群鹰搏斗的达瓦扎抱怨道:“让你不学魔法,学一点会死啊!非要肉搏!”说着挥手一个火海术,烧下大片老鹰。

  达瓦扎变成狼时不能说话,但是听懂了法兰克的话语,朝他愤怒一吼仿佛是在骂他,继续朝着巨鹰的方向奔去。

  “法兰克,这时候还想着帮别人,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说着双手合在一起放在胸前,黑色的魔法元素,将他的瞳孔连同眼白一起染黑,无数相触手一起的黑色元素从他脚下的魔法阵中伸出,缠绕在他身体周围,他们没有眼睛,但是法兰克感觉自己被无数毒蛇给盯着。

  此时双头巨鹰似乎也恢复了一开始的模样,看着无法离开地面的达瓦扎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长啸一声再一次朝他冲来,达瓦扎再一次躲开攻击,但是巨鹰似乎没有打算针对达瓦扎,整个地面开始颤抖起来。

  达瓦扎和法兰克看着周围,努力的站稳着,被巨鹰攻击过的地面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痕,露出藏在下面的岩浆,但是地下水顺着裂缝流入地下,岩浆变成了岩石台阶。

  地下水衍生在外的那一条小溪的水也开始倒流,库恩坐在那条小溪边满是怒火,他朝着溪水看着自己被打伤的脸,突然溪水开始倒流,他不由得有些奇怪,便顺着溪水走了过去。

  纳特拿出加布里尔的三个碎片大声说道:“你们该重新感受奥斯维德的怒火了,伴着沙漠恶灵的奥斯维德,会比往日更加强大,就算是你的母亲爱玛黎丝也无济于事!”

  达瓦扎听闻纳特的话语不再继续纠结,那只双头巨鹰,朝着纳特冲了过去,法兰克彻底愤怒的,拎着剑朝着纳特砍去,但是巨鹰抢先一步挡在了纳特面前,纳特身边黑色的元素已经连接着世界之树和地下的路口。

  法兰克奋力和巨鹰战斗着,但是不论是用火焰还是用剑,巨鹰的羽翼好像防火的盔甲,刀枪不入。

  就在法兰克束手无策之时,达瓦扎乘虚朝着纳特冲了过去,眼看就要得手,巨鹰一个脑袋像甩锤一样,将达瓦扎击飞了出去。

  “席尔!”法兰克担心的大喊道,巨鹰另一个脑袋逮住机会叼住待到空中,又要吃下去,法兰克用力挣扎着,剑无意间碰到了巨鹰的眼睛,虽然没伤到眼中但还是吃了痛,将法兰克一并甩了出去。

  就在愤怒的巨鹰要解决暂时失去反抗能力的达瓦扎时,一个棕色巨狼的身影挡在了达瓦扎面前,一滩温暖的狼血溅在达瓦扎脸上,达瓦扎惊恐的看着被那只被巨鹰拎起的哈伦,全力的朝着哈伦的下方跑去。

  法兰克见状,也顾不得纳特一记烈焰冲击击碎了巨鹰上方的石头,大片石头砸向巨鹰和纳特。

  巨鹰被砸到倒在地上,纳特在那些黑色触手的保护下躲过了巨石,巨石反而覆盖在他周围保护着他,哈伦被巨鹰给放开,但是他像是失去翅膀的鸟儿,失去牵线的木偶掉了下来。

  “嗷呜呜呜啊啊啊啊!!”达瓦扎接住了掉落的哈伦,跪在地上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哈伦的身体冰凉,血液流失染红了达瓦扎的身上,他悲哀的狼嗷伴随着他渐渐变回人形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成年男人的悲凉哭泣。

  “哈伦!哈伦!拜托你醒一醒!”达瓦扎无助的摇晃着哈伦失去生机的身体,绝望而又悲凉,他的声音渐渐颤抖而又沙哑。

  法兰克停下脚步,不再靠近,他看着悲伤了达瓦扎却不知道该如何帮他缓解悲伤,被砸的奄奄一息的巨鹰在努力的求生,法兰克随时可以给它致命一击,却在哈伦的死下,不知道该做什么。

  包裹着纳特的巨石突然失去了支撑倒了下去,地面上那个裂口中一只透明的灵魂飞了出来离开了矿山,法兰克知道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奥斯维德的灵魂已经离开了地狱,重新回到人间。

  地面的裂口中水再一次喷涌了出来,温暖的池水给法兰克和达瓦扎带来温暖,池水冲到纳特身边是,纳特的尸体依然成了一团黑色的植物,伴随着一些少许的黑魔法的根源,但是没有宿主,很快就会死去,法兰克没有再去关系,他脱下自己的斗篷朝着达瓦扎走去。

  “起来席尔,我们没有时间再去悲伤,亚特泽火山还有一群怪物等我们去解决。”法兰克将斗篷包裹着浑身赤裸的达瓦扎努力的将他扶起。

  “我不想做什么英雄,我不再是什么英雄!”达瓦扎像是一个胡闹的孩子,推开了法兰克,抱着哈伦的尸体,朝着纳特死去的地方走去。

  “达瓦扎,我们没有办法,如果不去阻止,死的不再只有纳特,巴塞勒斯也会死!他是无辜的。”法兰克哀求道。

  “奥斯维德看在梵妮的份上不会杀巴塞勒斯,就像当然梵妮去阻止他,他心甘情愿被我们杀死一样!”达瓦扎弯腰在水中找出来那三颗加布里尔碎片。

  “我们不知道复活的奥斯维德会不会翻脸不认人!你干什么,你拿那三块该死的石头干什么!”法兰克看见达瓦扎手中的碎片上去想要抢走,“哈伦已经为了这该死的石头死了,你该毁了它们!”

  “我为了这个石头牺牲了够多了!我现在要它为我做点事情!”达瓦扎挣脱着怒吼道。

  “一命换一命,这种事情我不会允许你做的!你想复活你兄长吗!南大陆一个够乱的,你还想让你哥哥在北大陆做什么!”法兰克愤怒的吼道。

  “一命换一命怎么了!你杀的人可不比我少,别和我讲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达瓦札暴怒的一拳将法兰克打翻在地,法兰克鼻梁骨被达瓦札打歪了,池中滴了几滴血,很快消散。

  法兰克哀嚎着,他咬着牙忍着疼将鼻梁骨给硬掰正,疼的他双手发发软,他恶毒的咒骂着:“你就是个混蛋!不折不扣的混蛋,和你们亚尔林家族一样,自私暴力,蛮横任性!真感谢你儿子没有继承你的臭毛病!”

  达瓦札看着受伤的法兰克心中有了歉意,他看着手中出现裂痕的加布里尔碎片他软下态度的说道:“拜托了法兰克,这是我救她的最后机会。”

  “克莉斯多.艾布纳吗?我知道你有多爱她,你想那你的命换吗?但是你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法兰克说道。

  “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必须死,我愿意那是我。”达瓦扎说道,便背着哈伦的尸体从法兰克手中拿走戒指,重新戴好后祝福道“那把剑帮我留给狄克吧。”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洞口。

  法兰克不再像和达瓦扎打一架,他真的不想再和达瓦扎动手,看着达瓦扎离去的背影,他朝着巨鹰说道:“你说那些巨狼脑子怎么都怎么倔呢?”他的样子仿佛之前从未和巨鹰战斗过。

  巨鹰叫了一声,仿佛是听懂了他们之前的对话,和法兰克现在的话语,给了法兰克一个答案,但是法兰克可听不懂这些。

  库恩走在小溪边,小溪干涸了,他便走大胆的走在被小溪冲出的道路上,眼看就要到了矿山地下的洞口,小溪的池水涌了出来,库恩想要逃离,但是踩到了活动的鹅卵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很快溪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但是让他奇怪的确实,溪水居然是温暖的,他要是离开溪水,潮湿的衣服很快就会变冷,他不得不在池水中继续行走。

  到了洞口库恩俯下身看去,黑暗中一滩还能活动的黑色浮游一样的生物流了出来,库恩仓皇想要逃离,但是那个黑色浮游仿佛有意识一般,抓住了库恩的脚后跟,迅速的爬上库恩的身体。

  库恩在地上蹭着,想要摆脱,但是那东西牢牢的抓住他,库恩想要用手抓走,但是那东西一接触到库恩的皮肤迅速在他手上钻了几个洞,库恩疼痛着惨叫,但是这里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

  黑色生物从洞中钻入库恩的身体中,库恩惊恐万分,胃中一阵恶心,朝着地面干呕着,吐出来胃酸和唾液,那生物似乎顺着库恩的血液传遍库恩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库恩在疼痛和寒冷中痛苦的抽出着身体,但很快他忍不住被折磨的大叫过后,身体只剩下寒冷,疼痛已经消失。

  库恩立刻从地上坐起,抚摸着冰冷的手,担心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但是当他把手伸进衣服里触碰自己的腹部时,被手指上传来的温暖和腹部上的寒冷给打了一个激灵。

  “我没死!我没死!”库恩劫后余生的大叫着,他赶忙朝着营地走去,以免再出现危险。

  金色的阳光像照在雪地上,将雪地照的和金沙一样,高高的土丘上竖起一个孤独的新坟墓,简易木头刻上了哈伦.伊诺克的名字,作为一个墓碑,坟前有人跪过的痕迹,和那人离开的脚印,天空中再一次飘起大雪,渐渐覆盖了那人留下的一切。

  法兰克一个人拿着剑回到了营地,本来去时是一个团队,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

  狄克焦急的上前问道:“法兰克先生,我父亲呢?”

  法兰克惊讶的看着狄克,但是很快也能够理解,比较达瓦扎那么精明,他儿子也不会笨到哪去,他遗憾的说道:“你父亲去踏上阻止奥斯维德的路上了,哈伦叔叔,牺牲了...”法兰克骗了狄克,他不忍心告诉狄克真相。

  狄克眼神失落起来,但是很快再一次充满期待的光芒问道:“那他还会回来吗?”

  “他当然会。”法兰克心虚的说道,他不想戳破狄克的期望,他将手中的剑给了狄克说道:“这是你父亲的给你的。”

  狄克接过了剑,剑上有他父亲的气味,他小心翼翼的挂在腰边说道:“我会好好保管的。”

  西尔维娅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她灵敏的眼神察觉出了法兰克脸色细微的变化,法兰克带着亚恒修正了一下,收拾着马准备出发。

  西尔维娅走上前,小声的问道:“你在说谎对不对?达瓦扎不会再回来了?”

  法兰克看着这个精明的女孩,西尔维娅又说道:“我不会告密的。”

  “你和他一样让人讨厌,老是窥探别人的秘密。”法兰克咧开嘴说道。

  西尔维娅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反而显得有些骄傲,她但很快她显得有些失落,法兰克看着这个年幼的孩子说道:“听着孩子,等我们那里太平了,记得去一趟南方,我家那里,达瓦扎有东西留给你,孩子,打起精神来,达瓦扎知道你有危险,可算是不顾一切了,他就是如此,什么都不会说,你那么聪明看得出他将你当成女儿一样对待。”法兰克轻轻抬起西尔维娅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看着自己,好让她确认自己没有说谎。

  “知道了先生。”西尔维娅说道,听着法兰克的话语心中有了一些暖流。

  法兰克带着亚恒骑上了马,对着没有打算离开的利朗汀说道:“怎么,你不回去了?”

  “不了,我打算帮助狄克陛下。”利朗汀抬起骄傲的面容,他是一个注重荣誉的人。

  “好,看在席尔的面子上好好照顾他。”法兰克笑着说道,这些日子他对这个傲慢的小子有了改观,虽然他的战斗并不如法兰克,但是在人类的战场上,他是一个很好的将领,在他爷爷杰瑞德的教育下他是一个不错的领主,在他自己的骄傲下,他是一个忠诚的骑士。

  “我可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是忠于我的国王!”利朗汀不满的说道。

  “不管是谁,你能好好照顾他,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再见了小克林特。”说着法兰克一夹马肚子带着亚恒朝着南方奔驰而去。

  利朗汀目送着法兰克离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在看不见的远方。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