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文网 244:这家伙有毒
  当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时,便考虑要不要给庆丰打电话。

  最后,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他发了个信息。

  他接到信息之后,便给在豪门夜宴的老七等人发了信息,让他们都保持警惕、多注意。

  不是我太敏感,而是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了,可是郑总跟各方面的势力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动作,这点就很让人担心了。

  难不成他们将我忘了?

  庆丰的人已经分散到了很多的夜场里面,因为出色的身手,很多都得到了重用。可是,他们汇报过来的信息却也没有提及过我,倒是刘警官那边却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将那些夜场查的很严。

  或许,正是因为跟警方的新领导周旋,所以他们才没有时间来“照顾”我这个高中生吧?

  …

  …

  抵达豪门夜宴。

  白天与夜晚时差比较大,但是,停车场上仍旧停着好几辆豪车。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豪门夜宴比当初的云飞大了不是一点半点,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

  在云飞的时候,下午场也经常会有人光顾,毕竟男人们中午也会喝酒,喝了酒之后就喜欢找点乐子。

  我站在自行车旁边,看着张亮将自行车放好之后,便问:“那么多ktv,为什么偏偏选这家啊?”

  张亮看着宏伟的大门口,一脸兴奋的说:“你是不是傻?田森家有钱啊?有钱人当然要敞亮一点!要么不去、要么就去最好的!走走走,赶紧的!”

  张亮说完便拉着我进了大厅,我回头时看到庆丰跟老二已经将车开进了停车场。

  “多少人啊?”我问。

  “耗子(张亮哥们)叫了他女朋友,我让田森也叫个妞,不知道他叫了没有!他还让我叫个女朋友呢,我有你就行了,我还找啥女朋友!哈哈!快点!”他说着,电梯门便开了。

  “你当着他们面儿可别瞎说啊。”我提醒他。

  整天这么没大没小的,对这个弟弟也真是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而且,自从去年有了付香芹的“特许”之后,他就更没大没小了。还好张爸打了他一次,否则,我早被张亮“欺负”死了。

  抵达ktv的楼层,一上去便听到了熟悉的“嗷嚎”声。

  长长的走廊,散漫的音乐,精美的装饰,都让人有种熟悉感。甚至连脚步都不自觉的跟着变成了上台时的状态。

  那刻,才知道一个人的潜意识里有很多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这种熟悉的场所,让我对云飞的记忆唤醒的非常快……

  “吱”的一声,张亮推开包厢门就跑了进去。

  我挡住即将关闭的门,透过门缝,一个清澈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

  是首我非常喜欢,且干净的歌曲《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田森见我进来后,仍旧拿着麦克风唱,只是目光再未从我身上移开过。

  今天的他并没有穿校服。

  牛仔裤将他的双腿修饰的很长,白色的运动鞋,白色的棉质上衫,配上那略显慵懒的小中分,就像是个偶像派的歌手。

  我敏感的观察到那个耗子的女朋友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那花痴的眼神,女人都了解。

  “你的心那么脆,一碰就会碎,经不起一点风吹,你的身边总是要许多许多人陪,你最害怕每天的天黑;但是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谁也不能永远陪谁;而孤单的滋味,谁都要面对,不只是你我会感觉到疲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

  听着他那轻柔明亮的声音唱着那纯洁的情歌,我不可否认的心动了,只是那种心动是因为陆厉……

  我害怕天黑,因为天黑时会想他;

  我讨厌孤单,因为没有他时总会孤单的让人难受;

  我更讨厌离别,因为每次离别都让人心痛……

  我了解所有的滋味,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去面对。

  可,有时候,爱情是很没道理的。

  纵然眼前的田森如此的优秀,如此的能打动人心,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会那么的……坚硬如石。

  张亮也好、田森也好,其他喜欢我的人也好,他们都很优秀,可我却未曾动心。

  在我深渊般的潜意识中,满满的都是陆厉的身影。

  小时候,他捂着我耳朵让我不要害怕时的眼神;

  上学时,看到任何人欺负我,他会义无反顾冲上去一打五的将他们击败在地;

  放学时,他高大的身影总是会或前、或后、或左右相伴的在我左右。

  哪怕我们分离之后,他对我的情感也未曾熄灭半分,他知道我父亲生病便想办法来给我送钱。

  所有的一切,不是因为我欠他,而是因为他知道我也深深的爱着他。

  就是这样一份深沉的爱,让人对这些敏感的情愫更加的敏感。

  听到田森唱着的歌词,感觉每个字、每个音符都在割着我的心。

  眼圈都不自觉的开始泛红。

  “你的心那么脆,一碰就会碎……”田森唱着歌一步步的走向我,那清澈的眼睛,满满的认真填在里面。

  但是,我却觉得他对我挺残忍的。

  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可是,他根本不信,而且张亮也告诉他,我根本就没有男朋友。

  受不了他那炽热的眼神,转身便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他见我“害羞”时,嘴角勾起笑,眼睛也如月牙般弯了起来。

  “好听好听!!”耗子跟他女朋友拍着手的鼓掌。

  耗子跟张亮是哥们,我肯定是很熟悉的。不过,他们对我的事情都不了解。尤其是张亮爱显摆,上次明明是我帮他解了围,他却吹嘘说他自己的能耐,对我是只字未提。

  不过,那样也好,就当是变向的守住了我的真实身份。

  “你唱什么歌?我给你点。”田森站到点歌台处说。

  “我不会唱。”我说。

  张亮听后,直接站起来说:“哎呀!你不知道吗?我姐最喜欢听你刚才那种歌曲!哈哈!你再点一首拿手的唱就行,不用管我姐,我姐她五音不全!”

  “是吗?”田森笑着看向我。

  “你唱的确实很好听……”我发自内心的说。

  在云飞时见过太多男人唱歌,但是,那些男人都是些粗狂的男人,唱的都是些大河向东流,要么就是兄弟抱一下,再好点儿的会唱些刘德华的老歌。

  而田森唱的真的很好……

  “我点个歌,你听听。”田森说着,又点了一首。

  当前奏出来的时候,我立刻知道那是《蓝色生死恋》的主题曲。

  记得初一那年暑假,我跟付香芹畏在沙发里,看着蓝色生死恋不知道哭了多少纸巾。

  她哭我也哭,所以,当这个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的记忆瞬间就被唤起,而他的歌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又再次清空。

  他,唱的是韩文。

  我不知道他的发音到底是不是准确的,但是,跟我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每个音符都让人想到电视剧里那种撕扯而疼痛的虐恋……

  可是,他唱起来的时候,却在微笑。

  微笑的唱着那么痛的歌,眼神也是那么纯净的盯着屏幕,

  每个咬字时口型都是韩语特有的口型和长音。

  不经意间转头跟我对视的时候,我便立刻移开目光。

  那时,也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电流感,

  那眼神有毒。

  声音也有毒……

  歌声更有毒……

  一曲毕了,张亮便去抢过了麦克风,点了一首还珠格格的《当》。

  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只会那一两首歌。整天的要么就是“让我们策马奔腾”、要么就是“你是风儿我是沙子”。

  所以,他歌声一起来之后,我当即就清醒了很多。

  “是不是饮料有点儿凉?我给你点杯热牛奶喝吧?”田森坐到我身边问。

  “不用……我不渴。”我说着,往旁边稍稍移了移。

  他很敏感,因为,他见我挪了挪身子后,当即又笑了。

  “我又不吃人……”他笑着说。

  “你,你会韩文吗?”我笑着问。

  “我妈是韩国人……”他说着,又靠近几分上来。

  我觉得跟他这么近的距离,太“热”,而且还会让人心里产生一种怪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很热、很不安稳。所以,我现在急需跟他保持距离的清醒清醒。

  “额……我去趟洗手间。”我说着,便站起来。

  “哦,需要我陪你去吗?”他站起来问。

  “不用。”我说着,便走出了包厢。

  …

  …

  沿着长长的走廊,一步步走着,脑子里却是田森的歌声在回荡。

  这家伙当真是有毒。

  进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青涩的脸、青涩的肌肤,可是眼神却冷的不像是个高中生。

  忽然想起许老师的话,他说我身上夜场的气息太浓,而青春的那种单纯却没有了。

  如此一个风尘味的自己,怎么就让田森看中了?

  想到刚才桌上那些高档水果、小吃、饮料,便觉得这家伙真的是个有钱的主。这地儿如此高档,虽然我们没点服务员,但是也得过千了。

  “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忽然注意到,镜子一侧的男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郑总……”我说着,慢慢的转身。

  他微笑着走到我旁边的洗手盆前,轻轻的边洗手、边透过镜子看着我问:“呵,有段时间没见了吧?”

  “……你怎么在这儿?”我问。

  “我在这儿有股份,带生意上的朋友来自家店里玩,很意外吗?”他抽出张纸巾边擦手边说。

  “哦,那你玩好。”我说着,转身便要走。

  “等等……”他喊住我。

  我转身,问:“怎么?”

  他很是仔细的擦着手,问:“你跟谁一起?如果不忙的话,跟我去包厢里帮我陪陪客人吧?”

  “我那边有朋友在,所以不太方便。”

  “嗯?这个面子都不给吗?”他将纸团人间垃圾桶后,转身皮笑肉不笑的问。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