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四章 父爱如山
  谭仁倒在关阳身边,“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对我如此不公,明明是江南的小镇,为什么这里会下雪,为什么这里会结冰!”谭仁不知道为什么命运如此愚弄他,他有了亲人,有了妻子,有了女儿,可是关阳却走了。

  从那天起,谭仁毫无目的地活着,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他成为了学校中加班次数最多的人,因为谭仁不知道休息的时候应该做什么。他只能代替其他老师授课来打发时间。可是谭仁总会有休息的时候,他有些迷茫,这时他应该做什么呢?谭仁强迫自己睡觉,因为在梦中他总能见到关阳,虽然梦的结尾总是关阳离他而去,尽管梦醒之后时更剧烈的痛苦,可谭仁还是愿意睡觉。但是,很快,谭仁就发现自己睡不着了。那么,剩下的休息时间怎么办呢?谭仁想到了酒,大醉一场的感觉真的很美好。醉了,就可以幻想关阳还在身边。谭仁可以在醉酒后随便抱着一根木头,把它当成关阳,和它说以前的趣事。但很快,这个办法也没有用了,醉酒后,谭仁的面前只有关阳最后的微笑。好在,谭仁找到了新的方法来打发时间。谭仁可以找一张照片,努力地回忆拍照时他和关阳说了什么,至于能不能想起来,那并不重要,就算谭仁记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他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把故事继续编下去。谭仁会为每张照片编一个甚至几个甜蜜的故事。

  至于谭月,谭仁早就把她交给了关秋和张文。仔细想想,谭月应该已经五岁了。每个月,关秋和张文都会让谭仁和谭月一起玩,可每次谭月都会立刻去找关秋或者张文。毕竟,没人愿意和一个满脸胡子,一身酒气的人在一起。谭仁也想让谭月离开,在他心中,陪女儿玩比“回忆”他和关阳的过去更无聊。谭仁也不管谭月是否开心,他只想回家,躺在珍珠熊的怀抱里,继续“回忆”他和关阳之间的美好的故事。

  一朵朵寒梅争相开放,纯白的世界里寒梅尤为艳丽,任凭寒风机打,梅花反而更加明艳。谭仁正在“回忆”着他和关阳之间的故事,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电话另一边传来张文的声音,“谭仁,还记得关秋对你说过的神迹吗?”谭仁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他当然记得关秋描述的那个雪地里的草坪,难道……谭仁迫不及待地回答:“当然记得。有那里的线索了吗?”张文平淡地说:“已经找到那里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先带着月月过去,我和关秋随后就去。”不等谭仁拒绝,张文就挂断了电话。谭仁实在不知道怎么和谭月相处,可他的心中还存在一丝幻想。电话的另一边,张文苦笑着对关秋说:“我们这么骗他,没问题吗?”关秋的声音中也出现了一丝无奈,“现在只能相信他了,毕竟,他们可是血亲。”

  谭仁仔细地洗脸,刮胡子,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谭仁想立刻去那个地方,可是他又很害怕,他怕这一切的希望全部落空。谭仁来到面包店里,谭月正在穿鞋,发现谭仁之后,她好奇地看着谭仁,过了一会,谭月才怯生生地叫,“爸爸。”谭仁顶着谭月,突然,他捧着谭月的脸,“关阳,我好想你。”之后便放生大哭,谭月吓得逃走了。过了好久,谭仁才发现她不是关阳,而是自己几乎没见过的女儿。谭仁找到谭月时,她正在发抖。谭仁尽量温柔地对谭月说:“对不起,吓到你了吧。我们等姥爷回来就出发,好吗?”谭月后退了几步,酷似关阳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慌,“我我能现在就走吗?”谭仁很想快点去那个地方,可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照顾谭月,而且他更害怕这一切都是梦境。“等姥爷回来再说。”谭仁的声音中多了几分严厉。谭月乖乖答应一声,自己去玩了。谭仁再一次来到关阳的房间,坐在关阳的床上,不知想着什么。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双好奇的眼睛向房间里看了看,然后门又被关住了。谭仁打开门,谭月正在门外,“有事吗?”谭月低着头,“我……我饿了。”谭仁顿时感到心中一阵剧痛,曾几何时,关阳也这么说过。谭仁在冰箱里找出了一些食材,随便做了些菜,可是谭月只吃了一口就全部吐了出来。谭仁皱着眉头,“怎么了?姥姥没教过你不可以挑食吗?”谭月委屈地放下筷子,“好辣。”谭仁这才像起关阳喜欢辣味的食物,所以他做菜都比较辣,“我做的菜就是这样,所以……”谭月突然跑开了,空气中回荡着她稚嫩的声音,“我去卫生间。”谭仁有些高兴,他甚至有些希望谭月永远不出来,因为他害怕自己来到张文所说的地方后,并没有奇迹发生,他无法忍受这种希望落空的感觉。

  谭仁终于决定出发了,谭月迫不及待地穿好衣服,像风一样在家里来回跑着检查门窗是否关好。谭仁带着谭月坐上了火车,一路上,谭月十分乖巧,只是安静地坐在谭仁身边,看着窗外的风景。其他的孩子在车厢里跑来跑去,玩得十分开心。他们的爸爸妈妈总会在他们身边,生怕他们受伤。谭月看了看其他小孩,又看了看谭仁,轻轻拉拉谭仁的袖子,“我想去卫生间。”谭仁把她带到卫生间,可是谭月坚持不让他进去,谭仁只好在门外等着。

  火车缓缓停下,谭仁根据张文留下的地址来到了城郊。纯白的世界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不断走着,谭月不时会停下来玩雪。此时的谭月就像雪中的精灵,谭月捧起一些雪花,撒到天上。谭月好奇地问:“爸爸,爸爸,我能不能和雪一起生活呀?”谭仁不禁笑了,“这怎么可能呢?”这时,谭仁突然感觉到这样的对话有些熟悉,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谭仁又向四周看看,他发现周围的景色也似曾相识。谭仁让谭月待在原地,自己则向前走去,他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过这里。走了不久,谭仁发现了一个凉亭,一个人正向他招手,谭仁感觉到这个人没有恶意,便走进凉亭。向谭仁招手的是个老人,老人用枯瘦的手拍了拍谭仁,“你长大了。”谭仁有些疑惑,“您是谁?您认识我吗?”老人停顿了一下,“孩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小时候你曾经来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老人看谭仁仍然没有想起来,“是啊,你那时还太小了,我是谭浩的父亲,谭超。”谭仁失声惊呼,“爷爷!”老人没有回答,他看了看周围的雪景,老人的脸上写满了失落与沧桑,“这雪和十几年前一样。”谭仁早已不记得那么久远的事,但他的脑海中还有些记忆的碎片。

  谭仁记得,自己五岁时,爸爸曾经和自己一起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尽管爸爸买不起漂亮的玩具,可是谭仁还是很开心。只是后来,爸爸因为工作离开了这里,然后迫于生活压力,开始酗酒,谭仁才开始变得独立。老人的手抚过谭仁的脸,“真像啊!我听说了你现在的情况。现在的你,和当年的他很像。”老人浑浊的双眼里充满了回忆的光芒。长叹一声后,老人缓缓讲述起谭仁小时候的事,“当年,你爸爸因为你妈妈早亡,变得十分暴躁,他本来有很多合适的工作,可他都放弃了。一部分是因为性格,但更多的是因为你。他能找到的工作都不可能同时照顾你。为此,他放弃了所有的机会,运气。终于,他开始酗酒。”谭仁已经知道了后面的事,同时他也想起了另一些事。那时,父亲很贫穷,可是父亲还是尽量节省一些钱来为他买玩具和零食,尽管父亲总是饿肚子,但他并不在乎。老人沉重地说:“谭仁,原谅你的父亲吧。他现在一定还沉浸在痛苦中。”谭仁发现,自己的父亲是个伟大的父亲,至少和自己相比是这样的。想想自己,因为关阳去世,自己就把谭月弃之不顾,谭月从小到大从未感受到父母的爱。这样看来,自己比谭月幸福得多,老人拍拍谭仁的背,“回去吧,和你的家人一起,继续快乐地活下去。”谭仁关心地问,“爷爷,您呢?”老人转身离开,“我也要回去了,出来这么久了,你奶奶也该想我了。别跟过来,我想一个人陪她。”谭仁的心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他清楚地记得,奶奶已经去世几十年了。

  谭仁回到谭月玩的地方,他抱起谭月,握住谭月的小手,“月月,爸爸错了。以后,爸爸会给你做很多好吃的,比如妈妈最喜欢吃的松鼠鱼。爸爸还会和你玩,每天送你去学校。愿意和爸爸一起生活吗?”谭月眼中充满了渴望,她受够了同学们怜悯的目光,“爸爸,爸爸,我愿意。”说着,趴在谭仁怀里放声大哭。谭仁十分心疼,他仿佛看到了其他小朋友和爸爸妈妈一起玩耍时谭月充满羡慕的眼神。“乖,不哭,以后不可以随便哭哦。妈妈是个坚强的人,她曾在爸爸最艰难的时候支持爸爸。所以她也一定希望你也和她一样坚强。”谭月擦干泪水,“姥姥也这么说过,她说能哭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卫生间。”谭仁有些敬佩张文,确实,如果在卫生间里哭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了。这时,谭仁突然明白为什么谭月总是一个人去卫生间了。谭仁强忍着泪水,“那另一个地方呢?”谭月扑进爸爸的怀抱里,“还有爸爸的怀里。”谭仁抱紧谭月,两人相拥而泣,泪水滴在雪地上,寒冷的冬天出现了一丝温暖。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