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22章 阴魂不散(中)
  青城山神情泰然自若,举止优雅大方,把众人领到了山庄的议事厅内。

  议事厅的布局简单潮流,几乎都是有黑白两种颜色构成,就算是金属扶手也被擦得锃亮。高墙上,挂着几盆碧绿的绿萝。

  “坐下吧。”青城山抬起手,又压了压,招呼众人坐下。

  敬东一直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到了站在门口的叶行云身上,他怎么会在这?敬东心想。

  “大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凶手为什么总是在石碑下作案,但是每次的作案时间都是早上六点整,用的是利器,已经发生三起了!”青城山叹了口气,这时他突然右手紧紧攥着心房,忙不迭地从上衣袋里摸出一瓶药,拿了两颗一咕噜吞了下去,这才长舒一口气。

  “您没事吧?”

  “爸,爸!”慕雪摇晃着青城山地手臂。

  “没事,有什么眉目吗?”青城山摆摆手叹道。

  “一点点,我只知道六是至阴,凶手这么做无非手故弄玄虚罢了。”敬东摇摇头,“可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怎办?线索没了!”段炎焦急道。

  “不,还有三具尸体。”慕筱吟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过还得看看你们敢不敢去瞧瞧那三具尸体。”敬东向慕雪打趣道。

  “怎么不敢,别小瞧我们女生啊!”慕雪不满地撇撇嘴,歪着头看向一旁。

  此时的叶行云脸色有点难看。

  “既然这样,各位休息休息吧。辛苦了。”青城山彬彬有礼道。

  “告辞。”

  明媚的阳光下,泳池里的人们三五成群,高抛着沙滩球,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就像一支箭在阳光下穿行。

  敬东赤裸着上半身,显示出了结实、清瘦的肌肉。

  身旁的段炎则一瓶又一瓶地喝着果汁,而敬东则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啐着鸡尾酒,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怎么,在想那件事?”段炎平静地说道,语气里带有这一点享受。

  “是啊,那件事情真的棘手。”敬东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水面。

  “嗯,嗯。”段炎敷衍道。他的目光突然明亮起来。

  “看什么呢?”敬东注意到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柳愿茜、慕雪和慕筱吟三人穿着泳衣在池里嬉戏。贴身的泳衣尽显三人身上优美的曲线。

  看着看着,两人彻底陶醉了……

  慕筱吟撩起水花泼向慕雪,无意间看到了痴醉的两人,小脸微微发红,娇羞地暗示着慕雪和柳愿茜两人。

  “色胆包天啊,优等生!”柳愿茜耐不住性子,疾步上前拎起了敬东的耳朵。

  “疼啊!我错了还不成?”敬东连连叫苦。

  “没想到啊!”慕筱吟附和道,只有慕雪把娇躯藏在慕筱吟身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敬东搔搔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四下环顾,无意间看到叶行云穿着西服向这走来,乌发的阴影遮住了一半脸。

  “小姐,老爷有请。”他恭敬地微曲身子,深邃的蓝色眼眸飘过一丝不屑。

  “那,那我们走吧。”慕雪转过娇躯,拉着两人便走。

  “麻烦您对小姐尊重点。”叶行云直起身,轻声对敬东说道。

  他朝慕雪走去,与敬东擦肩而过,轻薄的嘴唇上下动了动:“离她远点,否则后果自负。”

  他走了,留下一抹不屑的笑容。

  “可笑……”敬东冷哼一声,阴沉的脸浮现出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笑。

  “你什么意思?”叶行云转过身来,白皙的脸庞已经变得通红。

  “喂喂喂,做什么?”段炎早已看不下去,和叶行云推推搡搡起来。

  “兄弟,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敬东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转过身,道:“如果不服,晚上00:00准时到这里找我。我没空理你,也根本不想理你。”

  “如果你不得不理呢?”

  “那别叫疼。”

  说着,敬东大步流星地走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过他的手臂,重重地把他摔进泳池里。

  “如你所愿,疼不疼?摔在水里应该不疼吧?”

  敬东问道,蹲下身伸出手。

  “我不需要。”

  叶行云拨开他的手。

  “我也没说是要拉你上来的。”

  敬东歪着头,轻浮地一笑,“那样还脏了我的手。”

  议事厅,敬东穿着西服站在厅内的三具尸体前,目光一一扫过。

  果然够残忍啊!尸体的小腹已经被切开了,青紫色的肠子挂在了肚外,那样子和丧尸片里的死尸没什么两样。

  三个女生早已捂住了口鼻,尸体散发出的恶臭像是一条无孔不入的毒蛇,就算是不去闻,仿佛也可以看到上面飘荡的青烟。

  “警官。”敬东环顾四周,青城山身后走出一个人。

  “好久不见。”柯臼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啊,您是来调查的吧?”

  “没错,——不过倒是一无所获。”

  “是啊,这种事情根本无从下手,上面没监控,现场也没痕迹,这个凶手就跟幽灵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调查了,三名死者都与青城先生有关,一名他的亲戚,两名他关系要好的朋友,均为男尸。”柯臼警长陷入沉思。

  “是为了钱财吗?”敬东问道。

  “不是。是另有所图,不过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针对青城先生来的吗?”

  “我不确定。”柯臼无奈地摇摇头。

  敬东叹了口气,他给段炎使了个眼神,让他在这观察,他会心地点点头。

  敬东向青城先生走去,“您好。”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青城山笑了笑。

  “嗯。”敬东点点下巴,“死者都与您有关,而且作案方法及其变态,您认为他的动机是什么?”

  “抱歉,我根本不知道。”青城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敬东意识到不对劲,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怎么,你不相信?”

  “不,我只是觉得有点怪,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迟早会跟你说的。”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是你本该知道的,但是现在你不应该知道。”

  “您……”敬东欲言又止。

  青城山自顾自地走了,敬东久久站在原地,看着青城山离去的身影,年仅四十便以白发苍苍,伟岸的肩膀上,有着一种让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压力。

  “问出什么来了吗?”段炎走过来问道,目光顺着敬东的视线看去。

  “和没问一样,不过他一直在瞒着我什么?”

  “是吗?”

  (本章完)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