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四十章 沙海逃难
  其实,海子不大,山也不高,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沙漠的边缘。这时,极光的光线已经变得很弱、很弱了,幕色沉沉之中,面对空旷的沙荒,郝广琦有些发呆,他心里说:这里那会有什么骆驼啊?阿依努尔看出了郝广琦的担心,她用手作喇叭状,冲着沙漠高声呼喊起来。不一会,从不远处的沙丘后边走出了一个人,他牵着三驮高大的成年骆驼还有一驮小骆驼。成年骆驼比人高出很多,在沙地里踱得很慢,四驮骆驼慢悠悠来到了郝广琦他们面前。郝广琦定睛一看,牵着骆驼的人,是那个与他们一起落难在此的护林员。他大吃一惊,护林员不是在大黑山挖山洞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阿依努尔知道郝广琦现在在想什么,她没有多作解释,她接过一个孩子抱在怀里,并催促郝广琦赶快骑上骆驼离开这里。三驮大骆驼很乖顺地趴了下来,三个人一人一驮骆驼地骑了上去。骆驼们便即刻起身,郝广琦注意到有两驮骆驼是先起的前边两条腿,一驮骆驼是先起的后边那两条腿,骆驼起身有很大的颠簸,郝广琦被吓了一大跳,说来也怪,刚才还慢腾腾的骆驼,人一骑上它,立刻就慢跑起来,郝广琦感觉到自己好象是坐在一只船上,在大风大浪里穿行。这边,护林员在他旁边连说几声“气紧介紧,气紧介紧”,郝广琦知道要他骑紧夹紧,可是他的两条腿早已不听使唤,除了担心裆下物件被颠坏,还要时时担心自己别被颠下来。他知道,一下子从高高的骆驼上飞出去并不是什么好事,摔伤了自己不当紧,可怀里还有一个孩子呢。郝广琦心里十分的紧张,但又怕给旁边的细眼高颧骨的阿依努尔看到,他绷紧了神经,表面上还装得很镇静。他祈求着快一点到达目的地,快一点从骆驼上下来,他实在不愿意再受这份洋罪。

  这时,他怀里的孩子,适时的哭了起来。并且哭声越来越大。

  阿依努尔叫停了自己身下的骆驼。她对郝广琦说:孩子饿了。护林员也叫停了骆驼,他拍了拍了身下骆驼的脑袋,骆驼很听话地跪了下来。

  护林员跳下骆驼,又拍了拍骆驼的脑袋,骆驼先抬起后边的两条腿站了起来。护林员取出一皮囊,钻到骆驼的肚皮下很娴熟地挤起骆驼奶来。这时,小骆驼也凑过来,把头伸在大骆驼的肚皮下,也要吃奶。

  郝广琦这才明白,这是一驮母骆驼,那驮小骆驼还是没有断奶的幼崽。他真得为阿依努尔的安排暗暗叫绝。

  不一会,护林员挤了满满一皮囊骆驼奶。郝广琦和阿依努尔此时也从高大的骆驼上下来了。护林员把皮囊交给了阿依努尔,阿依努尔很温柔又很细心得开始给两个孩子轮流喂奶。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细得类似于吸管的动物骨头,把骨头的一端插入盛满骆驼奶的皮囊中,另一头伸进孩子的口中。也许是饿坏了,孩子们紧紧得咬着骨头的出口,拼命地吸着,吃得十分香,嘴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郝广琦不由得心中暗暗地感叹道:真是一个心细而又贴心的人。

  趁着阿依努尔给孩子们喂奶。郝广琦和护林员也抓紧时间充饥,食物是护林员早就准备好的。郝广琦仔细打量了一番在默默吃东西的护林员。护林员比在大黑山的时候更黑更瘦了,背也更驼了。护林员本来个子就比别人高出一大截,现在看上去就更高了,以至于他走路、做事和人说话总是弯着点腰,两只胳膊总是朝前耷拉着,有点类似于大黑猩猩的举止,他一路上没怎么说话,也没见他笑过,总是很顺从地听从阿依努尔的指挥做这做那。等到阿依努尔喂完孩子,一行人又骑着骆驼踏着星辰赶路。走着走着,漫天的繁星渐渐隐去,天空开始放亮,喷薄而出的太阳,照射在静静的沙漠上,慢慢把沙漠染成红色。郝广琦第一次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沙漠的美。这种美出乎想象,他觉得这是一种蓬勃的力量,是一种壮阔的美。随着太阳的逐渐升起,红色慢慢变成金色。

  这时,骆驼们停止了脚步,它们向着太阳的方向抬头凝望,一动不动。郝广琦非常好奇,他问护林员:这些骆驼在做什么?护林员告诉郝广琦:骆驼们实际上是在确定方向,在早晨认定了太阳所在的位置后,在一天中不论天气如何变化,它们都不会迷失方向。说起骆驼,护林员话多了起来。他说:沙漠里气候多变,又非常干旱,这里又是流动性沙漠,沙丘不断变化,根本没有参照物,人们如果没有骆驼的帮助很快就会迷失方面,是很难走出沙漠的。骆驼除了在沙漠里行走的超凡本领以外,骆驼耐旱的本领也堪称一绝。

  护林员的话引起了郝广琦极大的兴趣,对于在城市里长大的他,见得最多的是满大街乱跑的宠物狗。如果说对于动物更深层次的认识,他也仅限于在野生动物园见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近距离地接触骆驼对他来说还是平生第一次。他央求护林员继续给他讲下去。

  护林员接着说:水是骆驼的生命之源,骆驼遇到可饮用的水时,会把头伸进水中长饮一通。

  护林员又说:他曾见过惊人的一幕,一个水洼中大约有300多升水,一驮骆驼一头探入,用了十几分钟将其一饮而尽。驼驼之所以喝水多,是为了在缺水时使身体的水分消耗能保持平衡。在酷热的夏天,骆驼排水很少,在气温约40c时才会出汗。平时它们不轻易张嘴,它们在沙漠中8天不喝水也不会被渴死。除了水,骆驼单峰或双峰中的脂肪会分解成骆驼所需的营养和水分,使骆驼在困境中得以维持很长的生命。所以骆驼对水的感应灵敏。夏天实在热得不行的时候,骆驼就会找到地下有水的地方卧下,让湿润的地气帮自己降温。牧民掌握了骆驼的这一习性,在放牧时如果缺水,就在骆驼卧过的地方使劲挖,在挖到一定的深度时,便有汩汩冒出的水。有一年,一群牧民在沙漠中遇到了干旱,他们放出一驮骆驼去找水,并相信它一定能找到水源。几天后,因人畜严重缺水,牧民们不得不赶着牲畜转场到别处去找水。临走的那天,那驮骆驼仍没有回来。他们辗转了很多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水草丰美的牧场。这时候,从另一个地方传来消息,其实那驮骆驼在另外一个地方找到了水,但因为久等主人不至,最终饿死在那里。

  郝广琦暗暗称奇,对骆驼对待主人的忠心肃然起敬。

  接下来,护林员为了保存大家的体力,主要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决定避开一天中的高温时段,只在气温比较低的时候行走。这样骆驼队的行驶速度慢了下来。又走了将近两天,黄沙变得越来越稀薄,时而能看到没被黄沙掩盖的骆驼刺和芨芨草。

  置身于无尽的沙海中行走了一天,郝广琦有点不耐烦地问护林员:这啥时候能走到头啊?咱们不会迷路了吧?

  护林员听了,有些生气,他故意扭过头不再搭理郝广琦。半晌,他回过头说道:既然我敢带你们出来,就一定会把你们带到出沙漠的。

  虽然护林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郝广琦心里还是没有底,他嘴里仍在嘀咕着:你凭啥这么有把握?

  这时,已经疲惫不堪的阿依努尔也对郝广琦说:你放心吧,他为了咱们这个计划,已经在沙漠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了。

  看到郝广琦仍然是一副不信任的表情,护林员指了指前方沙丘旁一根枯死的奇形怪状的胡杨树,说:我告诉你,我们没有走错路,你看到那颗胡杨树了吧,戈壁中的胡杨树即便是枯死了,树干也会深深地扎在沙里,多久都不会倒下。胡杨树一般生长在离地下水源较近的地方,说明我们离“大漠之泉”不远了,到了那里就有“戈壁人家”的客栈,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了。

  郝广琦又问:大漠之泉是什么地方?

  护林员说:那是在沙漠深处的一片胡杨树林,林中有一个泉眼,一年四季流淌着清澈的泉水,四周被大小不一的胡杨树环抱,虽然沙漠里时常有大风,但泉眼始终没有被黄沙所掩盖。那里飞鸟穿梭,羚羊、野兔随处可见。

  郝广琦说:太好了,到那里可以好好吃一顿饭,美美地睡上一觉了,之前我真担心孩子们能不能活着走出沙漠。

  护林员笑了笑,又看看天色,就说:在原地安营扎寨,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走半天的路程,就能到胡杨林了。郝广琦听后惊喜不已,他爬上一个高高的沙堆,往远方一看,果然,远处有一大片金黄的树叶,在夕阳映照下就像燃烧的火焰一样,从沙堆上下来之后,郝广琦又问护林员:一天来,我们都是趁气温低的时候赶路,现在为啥不趁着天凉连夜赶路呢?护林员回答:我看天色不太对劲,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