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第六章 鱼儿游向大海 2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的功夫,李想我开始打量起他来:红胡子高高的个子,瘦削的身材,无论是发型还是穿着打扮都非常干净利落,甚至在一个对细节强迫性执拗的人眼中的高倍显微镜下也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他的脸谈不上英俊,但协调感很强;眼睛小而清澈,一说一笑起来有很深的鱼尾纹;额头又高又宽,显得很大气;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很丰富,笑容非常真诚爽朗。只是这样斯文秀气一个人为什么要留一把红胡子呢,难道是搞艺术的?看气质倒是有点像。

  李想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着红胡子七拐八拐地穿过铺满石板路的小巷子。这里的小路狭长幽深,空气的味道也很好闻,湿湿润润还夹杂着花草的清香。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红胡子在一户门口挤满鲜花的地方停下了。

  “到了,就是这里。欢迎光临。”他脸上的笑容非常自信,好像他的客栈从不会让人失望。

  客栈的大门是两扇老式开合的木门,看外观有些老旧了,凑近嗅嗅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整个大门外缘用了很粗的藤蔓圈起来,不知道是自然形成还是有意牵引,那上面还点缀着很多颜色艳丽不知名的小花。不规则的藤蔓像八爪鱼的触须般四处延展,末梢枝节处多有卷曲,像古色古香的花纹雕刻在门的四周,这让李想我想起了童话里魔镜的样子,不由得佩服起老板的巧思,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能不能照出自己的真面目。门的左上方一块大木牌挂在钉子上,木牌上面写着几个显眼的红字――红胡子神仙馆。

  李想我只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立刻爱上了这里。

  “怎么样,还喜欢吧?里面还要好呢,快跟我进来吧。咱们先去房间放行李,然后我带你四处逛逛,熟悉熟悉环境。”红胡子推开厚重的大门,一阵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

  李想我满心欢喜地跟着红胡子进了院子。这里面比她想象中还要大、还要美。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细细欣赏,红胡子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导游起来。

  “客人你看,咱家的布置挺简单。一楼是公共活动区域。所谓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我这里都尽量给大家预备下了,照虎画猫也好,是个意思。”红胡子掩饰不住的得意,继续眉飞色舞地说道:“一楼除了你现在看到的院子,还有书吧、酒吧、棋牌室、运动室、厨房和餐厅。哦,对了,我和妻子就住在一楼,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们。”红胡子说着往一楼右侧的一个门指了指。

  “哦,好的。这里真好,比我想象中还要美。”李想我没有丝毫恭维客套的意思,完全是发自内心地赞叹着。

  李想我站在院子的中间,见这间四四方方的院子里修了两层高的小楼,从一楼到二楼的梯子也修在院子里,左右各一处,两边都可以上去。小楼就是普通砖瓦顶,木质梯,看外观有些年月了,旧旧的颜色给人感觉很舒服,不像新盖新漆的楼颜色饱和度那么高,反而让人感觉突兀。而院子里岂止是有枯藤老树小桥流水,还有很多让她惊喜的美景……

  李想我正想停下来慢慢来欣赏,可红胡子老板已经站在楼梯上催了好几声了,她只好乖乖跟着上了楼,毕竟自己是客人,得听主人的。

  二楼的客房一共只有四间。李想我预订的时候只有最后一间全海景房了。也许因为不是旺季,而且房间价格比较贵吧。不过当李想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她就立刻觉得这个钱花得值,这房间正是她心目中理想的样子。

  房间的设计风格非常简约,陈设也很简单,但却看得出花了老板不少心思。房间中间是一张大床,对面是卫生间,除了必要的衣柜、床头柜、小茶几和椅子,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甚至连电视机都低调地隐藏在墙上,深怕别人说它吵闹。床的左边有一扇透明的玻璃隔窗,挂着深灰色的窗帘,隔开了房间和阳台。李想我知道那外面就是海,于是迫不及待地推开窗户。她光着脚踏上了阳台的木质地板,瞬间感觉到那一片深蓝的海涌到了自己脚下,海风轻轻推搡着自己,还使劲往自己鼻子里嘴里钻。原来这阳台竟然是完全开放的平台,四周几乎没有任何遮挡,现在这里仿佛现在了海的中央,四周铺天盖地全是海……

  海离得太近了。它是那么巨大,涌动得那样热烈,还发出呼噜噜的响声,李想我感到既惊奇又害怕,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没事儿的,别怕。你看着海挺近,其实远着呢。即使海啸来了也伤不着你。我这阳台的设计安全系数很高的。”红胡子看出了李想我的不安,微笑着安慰她。

  李想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内陆人,少见到海,让您见笑了。不过您这阳台的设计确实很妙。我想这阳台下面一定还有一层吧。”李想我慢慢靠近阳台的边缘,轻轻向下一瞟,果然很快发现了玄机。

  “李小姐真是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门道来了。”

  红胡子指着阳台下面的位置说:“你看,我在阳台的下面一米处修了一圈围栏,而且垫了很厚的草坪,等于是又加了一个夹层,即使失足掉下去也不会摔伤。这种阳台的房间只有你这里和隔壁的一间,我不租给带老人、小孩儿、心脏病人和梦游症患者的。”

  老板耐心地解释着他的初衷:“我就想让客人体验一把和大海浑然一体的感觉,当然这看上去有一点小小的危险。”

  “你做到了。”李想我甜甜地笑着,她确实很开心,自己点兵点将地胡选,也能选到自己心怡的第一个栖息站。没脚的小鸟要去海底沉睡了,那里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宁静的地方。

  “那你先收拾吧,然后下来餐厅吃晚饭。哦,咱们客栈介绍上都有写,一日三餐是包含在房费里的。吃完饭早点休息,我看你也挺累了。”红胡子看了看时间,他叮嘱了几句转身下楼去准备晚餐了。

  李想我在路上的这大半天还没好好吃过东西,也确实饿了。她简单洗漱了一下,行李都没有来得及一件件收拾,就直接去了楼下餐厅。

  李想我到的时候餐厅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看来都是住店的客人。这间小餐吧很有家庭旅馆的感觉:天花板上吊着几片枫叶状的灯,透出柔和的暖光;四周的墙壁也刷成了能刺激人食欲的橘色。屋子中间摆着一张长条型的木制餐桌,此刻已经坐了不少人。餐桌旁边是一个开放性的厨房,老板红胡子和一个穿长裙的短发女人在里面忙碌着。红胡子见到李想我立刻过来招呼她,顺便对大家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餐桌前一共坐了五个人。其中最年轻的一对情侣是一个青年画家和他的模特兼未婚妻;另外一对中年男女是作家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位单身的中年女性,听老板介绍她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具体做什么的不得而知。

  “自由职业者?会不会和我一样也是个家庭主妇?”李想我心里暗暗好笑,自己怎么如此敏感,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单身女人就怀疑人家是主妇。

  “尊贵的客人们!”红胡子夸张地做了一个鼓掌的动作,声音洪亮得像在舞台剧表演,“欢迎大家来我的红胡子神仙馆小住。我是老板洪兵,大家叫我红胡子、老洪都行。我这里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了,只租给住宿一周以上的客人。客房呢,就二楼四间,没多的。客人呢就你们几位,都到齐了。我这里是家庭式旅馆,除了做杂活儿的老陈,就我和妻子苏汀汀两个人。大家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们。在坐的各位都是前后一两天入住的,希望大家能像一家人一样和睦相处,红胡子神仙馆就是你们临时的家。谢谢!”红胡子笑起来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他的真诚和热情感染了在坐的每一个人,大家开始相互寒暄起来。

  老板娘汀汀一盘一盘的上菜了。那是一个温婉如春风的女子,眉眼细腻得像用羊毫笔勾描出来的。她不太说话,声音轻得不用心几乎听不见,笑也浅浅的,很羞涩很美好的样子。李想我不禁赞叹起红胡子的眼光,和这样一个美人住在这与世无争的小渔村,经营着一家漂亮别致的小院,这可能是很多平凡者后半辈子的最高追求吧。

  桌上的菜几乎全是海边小镇的原始料理――除了鱼还是鱼。也许正因为少了繁琐的料理程序和五颜六色的调料,反而让这些素简的美食有了返璞归真的纯美味道味道。几个人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开始了热情的拉家常。

  李想我习惯于在陌生人面前做三重防护:先穿一层软猬甲,护住心脏;再穿一层铁布衫,刀斧不侵;最后罩上金钟罩,用来隔离一切不欲闻和不想观。不过今天这样的的氛围下让李想我莫名感动了一下,她对在座几个客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慢慢的也被他们的话题吸引了过去。

  这时老板和他的妻子出完了菜,也加入到这欢快的气氛中,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李想我三言两语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当然对离家出走这件事只字未提,比起滔滔不绝地自我表达,她更喜欢安安静静听大家说故事。

  首先是最养眼的一对。年轻的画家名叫徐朗,白皙的皮肤修长的手指,是个意气风发英俊潇洒的美院毕业生,年纪轻轻就找到山盟海誓的真爱――他的同学兼专属模特王小美。两个人刚开始恋爱就决定再也不分开了,于是俩人很快订了婚,又在家乡开了一间书画培训室,经营得有声有色。接着还贷款买了房,这下真是万事俱备,连东风都不欠了。未婚妻小美人如其名,拥有小小的美貌、让人嫉妒的青春活力,甜蜜的爱情让她即使在吃饭喝汤的时候都保持着微笑。看来这真是老天眷顾的一对璧人。

  画家对面的作家相比就低调很多,而且长得极有特点。直觉告诉李想我,这是应该是一个专写现实题材的社会派。作家整个人又瘦又矮又干,过于紧凑的五官让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和焦虑,甚至有些便秘的表情。作家少言寡语,几乎不会主动提问,但对别人的提问总是很有礼貌地回答,每次都是简短精练的三言两句,然后又默默低头慢条斯理吃着饭。旁边作家的夫人和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她中等个子略微有些丰满,圆脸大眼,说起话来神采飞扬,眼角眉梢都是戏。她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说着话,中气十足语速又快。她毫无保留地介绍着自己和作家的一切,好像恨不得把自己家里的筷子有多少双都数来给大家听。短短一个晚餐的时间,她便让李想我有了一种认识作家夫妻多年的感觉。

  作家夫人眉飞色舞地说了一小时之后,她才想起告诉大家自己的名字叫大红。

  当大红郑重其事地说出她丈夫名字的时候,李想我习惯于应付陌生人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上还是掀起了一丝波澜。

  “什么?叫什么?盛莫言?胜莫言?”

  这个名字好倔犟,而且内涵深刻。李想我开始瞎琢磨起来。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