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网 第一百七十四章父母之命
  她怕了他!

  行吗?

  能不能别作妖,好好当他的少校,就那么难?

  他这么清闲,吃着公家饭好意思!

  月笙遥被捉弄的简直没脾气,目光略神经质地看向谭泽,璀璨的双眸夹杂着一丝乞求。

  她真怕他不管不顾的搞事情,以他无法无天的个性,还不弄的天翻地覆?

  不过他性格到底什么时候扭曲成这个鬼样子!

  不是说军人一板一眼,思想觉悟高,懂得奉献,怎么他完全相反。

  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放她自由?

  怎么他偏偏不死不休的纠缠,心累的无法呼吸。

  “行,我不问你什么事,你也不要欺骗我,我可以容忍你当他名义上的女朋友,但是不准有亲密行为!”

  老大,你真是老大!

  你有什么立场限制?

  呜呜呜~

  好悲惨,她为什么招惹神经病,还是偏执的神经病!

  何梓煜喜欢的是同性,怎么会和异性发生亲密行为?

  算了,不和他说,简直是对牛弹琴,碰上神经病能怎么办,哄,除了哄也只能是骗。

  等将何梓煜解决掉,往后山高水远,她爱咋咋地,还能受他威胁?

  人生在世,总要委屈一点,偶尔也要学会妥协。

  “行!”

  “你们不准订婚!”

  丫的,得寸进尺,是吧!

  看她好欺负?

  月笙遥低垂着头,紧咬着后槽牙,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地面。

  搭在腿上的指尖轻轻抖动,她得克制一下,万一不小心再干起仗,是打死好,还是打死好……

  “不可能,这个步骤不能省!”

  坚决不能纵容,否则以他的个性,递给他一个杆,能爬到最上面!

  “为什么?”

  听着月笙遥毫不犹豫的拒绝,谭泽脸色发黑的质问。

  他已经很克制不去管男朋友头衔,怎么还想占有未婚夫头衔?

  不准!

  不能忍,大不了搞砸,骂就骂呗,无所谓!

  “就一天,订婚当天你别捣乱,否则永远别想得到我原谅!”

  真怕他趁机捣乱,月笙遥板着脸威胁。

  好憋屈!

  她真的好委屈,招谁惹谁?

  靠自己的力量报仇还得看别人脸色?

  她的婚事她还做不了主?

  哼,等着瞧,有朝一日不虐得他痛哭流涕,算她没本事!

  谭泽不知,他偶然间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为日后悲惨的追妻道路增加多少障碍。

  “你是不是准备干坏事呢?何家比你想象中的要难缠,如若有需要,我可以……”

  “不用,只要你不去捣乱,不会出什么问题。”

  月笙遥冷着脸拒绝,却也不把话给说死,万一……万一把他逼着了,都是大事!

  据近日观察,再加上她丰富的心理学知识,谭泽性格上似乎有些偏执,对付这种人以迎合为主她并不想与他为敌,反正此事结束,她会悄悄躲起来。

  不是她怂,而是武力值太低!

  “行!”

  “我天天……哎……也不知上辈子做了多少孽,怎么就遇见你这么个磨人的小妖精!”

  谭泽目光含笑的盯着月笙遥,语气带着打趣的意味。

  “呵……”

  “你呀!以后能不能对我好一点,别冷眼横眉,摆出似笑未笑的模样!”

  听着月笙遥冷笑的声音,谭泽不满的申诉。

  “别得寸进尺,赶紧下楼去!”月笙遥略显烦躁的抬起头,连声催促道。

  赶紧下楼,别烦她!

  她怎么就招惹这么一个神经病?

  “好。”

  见月笙遥神情甚是不耐烦,谭泽有眼色的退让,慢条斯理整理着衣衫的从床上站起来,绅士地打开房门往楼下走。

  不可逼得太狠,否则逆则而反!

  哎,终于糊弄走了!

  想她肆意张扬那么多年,终于遭报应了。

  她有什么好?

  一时眼瞎了吧!

  估计脑袋里装得都是豆腐脑,所以才会喜欢她,先不管他,让他使劲作,时间会湮灭一切。

  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脑海里闪过各种繁杂的画面,突然眼前一黑,头脑有些发昏。

  哎,这是怎么了?

  月笙遥皱着眉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清澈的眸子闪过复杂的情绪!

  慢慢的从床上起身,整理着褶皱的衣衫,目光凝视着碎一地的玻璃渣,眼神闪过几分尴尬。

  吃饭,吃饭才是王道!

  小心翼翼的略过碎玻璃,踩着小步向楼下走去。

  “你们干什么呢?”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餐桌上的两人大眼瞪小眼,月笙遥好奇的询问。

  这两人干什么呢?

  不会打起来了吧!

  哎呦喂,真有情调,一会儿不打架手痒?

  “遥遥,他不让我吃饭?”扭头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月笙遥,艾婷苦着脸,委屈巴巴的告状。

  “谁不让你不吃饭?”

  看见艾婷委屈的神色以及苦巴巴的控诉,谭泽双眸一瞪,厉声质问。

  呵,搬弄是非的女人!

  “遥遥,你看他还威胁我?眼神跟刀一样戳我的心,我好可怜!”

  见谭泽瞪着她不放,艾婷大声嚷嚷着。

  她算是看出来了,谭泽虽然气势足,但余威太lo,遥遥才是幕后大boss,讨好遥遥就行。

  刚刚看他们吵架,她远远的躲在楼下,整整一天没怎么吃过饭,肚子实在饿的难受,就想找点东西吃。

  好不容易从厨房找了些热乎乎的饭菜,还没吃两口,将被这人给恐吓一番!

  她好委屈!

  听到她颠倒是非,黑白转化的描述,谭泽英俊的面孔气得发青。

  吃了几口饭?

  本来准备就不多,她一个人吃了一大半!

  饭是他亲手所做,菜是他亲手所洗,亲手所切,知道他洗菜有多费劲吗?

  作为一名糙汉子,会做饭已是极限,关键还做出那么好吃的饭菜,可这女人,一句话就将他所有功劳泯灭!

  气死他了!

  女人这种生物,果然最难缠,最不可理喻。

  “你跟他计较干什么?洗澡时不是说饿,赶紧多吃点,补补能量。”

  月笙遥瞅着孩子气的两人,无奈的翻个白眼,步履散慢的从楼梯上走下去,轻轻地揉了揉艾婷微潮湿地头发,轻声安抚。

  这两人,上辈子莫不是冤家?

  一见面就怼,真有趣!

  “遥遥,还是你对我好!”听到月笙遥贴心的安抚,艾婷扯开嘴角,对着谭泽露出嘚瑟的笑意。

  看,可怜虫!

  居然敢欺负她,当她还是小时候随意被人欺压的小姑娘啊!

  哼,有遥遥站在她身后,她无所畏惧。

  “你……”

  谭泽牙痒痒的看着艾婷,捏着筷子的手指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男不跟女斗,他让着她!

  上辈子作孽做的太多,这辈子轻易就被他们扰乱情绪,真是……

  “好了,别闹,有事和你说!”看着两人又互相瞪着彼此,月笙遥淡定的拿起筷子,目光轻飘飘地落在艾婷脸上。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