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39章 露玉弄巧送龙子,左世好奇遇天兵
  “实不相瞒,我家出了些麻烦事,宝物不能久守,交给了别人怕是暴殄天物,尤其是那虎斑鸠,久闻兄台幕此宝物,今朝特来相送。”露玉苦着脸说。

  薛领镇见宝眼开哪管你出不出事,只要能得到归自己所有就是好事,因此不免有些急噪的问“果真如此你可不许玩笑?”说完又觉得十分唐突就缓和了些故做关心的问:“兄弟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吗?”

  “别提了都因那天妖的谣传弄出了一档子事,攸宜因此丧命,杀他的竟然是失踪很久的龙圣,这事激怒了所有人,你知道的我父亲原来对龙圣的失踪是负有责任的,现在旧事重提,怎能置身事外。。。”露玉连连摇头叹息道。

  “原来是这事!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薛领镇立刻严肃的说道。显出十分关切的样子。

  露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还怎么能烦劳老兄你呢。只是我们不便出来,需要你去取,只是那虎斑鸠凶猛异常。生人不得进身,想带走不容易。”

  “这事容易,将个熟人借来,待那斑鸠与我熟识在将熟人归还与你。”

  “这确是个主意,我府上驯斑鸠的小童子正可以借给将军,不过现在我家在风口浪尖之上,进处人物皆被重视,不好办呢。”

  薛领镇低头沉思起来,这的确挺棘手的,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取来虎斑鸠,这就有受贿的嫌疑,太虚又在案子上,这可是顶风冒险,怎么能无声无息的带回来呢?暗想这个时候去太虚以什么名目呢,他来回走着。突然计上心来道:“我去取?你准备好宝物,我马上就到。”这个薛领镇也有点鬼点子,他想借天妖的名义出发到太虚宫弄来宝物,因这天兵营拱卫天渊的安全,天妖是天渊的大敌人不说,最近天渊还似乎有别的什么敌人在捣鬼(其实都是啊拉泰和鬼道所为)连连出事,虽然有天渊护卫的神将管,但天兵营作为天渊的防卫机构更是责无旁贷,于是就向天兵督总管大神武炽打了报告请求派出部队到城里维护安定。武炽见薛领镇说的很有道理就同意派他前去。就这样在天渊城中事故叠出的时刻,天兵营的军马也开进来了。

  左世等人又转悠了一个时辰来到了城门口,突然被骑天马的神兵冲到了一边。“闪开,闪开。不要命了。”天兵们边跑着边喊。

  “牛什么牛,不就是当个大头兵吗!有什么了不起。”左世的那三个伙伴显有怒气,冲着他们的身后吐了几口吐沫骂着。回头又向前走,却被左世一把拉了回来。“等等——”

  “怎么了?发现可疑人物了?”那三人问。

  “不是——你们看这些天兵,他们进城是需要调令的,可长老院并没有下这样的调令。”左世疑惑的说道。

  “他们也许是有紧急的任务执行吧,看他们急匆匆的,跟死了爹娘似的。”其中一个还在气愤只中,不觉说了两句恶语。

  “很有可能,他们也许发现了什么,来不急请求调令。走我们跟过去,兴许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左世说着便带着三个人一路跟来。

  薛领镇直接就到了太虚宫并将其包围起来,薛领镇大模大样的骑着三足乌兽,拿着金顶开花樘在大门前一立,点指着太虚守卫们说道:“听闻城内闹鬼,为防止天妖被劫走,我等天兵营勇士前来保驾,速速通知你们的管事出来答话。就说右卫天兵营领镇薛化龙到此。”他特别把自己的名字拉的很长讲的很重。就是要守卫们通知里面,好让露玉及早做准备。

  左世等人在远处听的真切,心道:“原来是帮忙看管天妖来的。都说这天妖是劫难,到底有何神通,长老们谈之变色,天兵营也为她出兵?”好奇之心顿起便对其他三人说道:“你们先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他说完一转身从一个胡同向太虚的后边走去。三个人就远远的看着,就见一个守卫匆匆向里面跑去,不一会露玉出来了,他和薛领镇寒暄了几句后,就同薛领阵及一队天兵进了太虚宫。

  这两人明着是查寻有无异样,实际正在讨论着接宝的事。“看见我的天兵了吗一共来了十个,其中最后的我特意带来个矬子,正可以和你的那个驯斑鸠的童子个头差不多,我会让他留下来,而你把他的衣服换到你的童子身上,跟我走,千万别忘了带上那件东西!”薛领镇说道。

  “你放心吧,你叫那个矬子跟我走就是了。”露玉小声的说着。

  为了掩人耳目薛领镇不时的东还西顾大声的说道:“那边去个人看看!”一会又突然住足指着一个鼓楼说道:“上去个人查查。”

  等走到太虚后园的时候,露玉低声的说道:“就这——”

  薛领镇看了看对矬子说:“这里离天妖囚禁的地方远未必能有他的同伙,不过还得要查,你跟着露玉管事去里走一趟。”

  那矬矮的天兵应了一声就同露玉到了里面。等进了后园露玉照着那矬矮就吹了口气,只见那天兵就软软的倒了下去,露玉连忙将他的衣服,配刀,腰牌都拿了下来带到那童子呆的地方给他穿戴起来,最后送出了后园。对薛领镇使了个眼色,薛领镇会意的说道:“太虚宫防卫森严,看来不须我等庇护,我且到城里其他地方搜艘,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走——”说着集合了那十个人当然也包括了龙圣的孩子在内,呼呼啦啦的出了太虚。

  再说左世穿墙而过想找到关押天妖的地方,却无意之间进到了后园,发现了瘫软的那个矬矮天兵。左世以为他是太虚里的什么人。忙上去解救,将其唤醒。还没等左世开口,那天兵就喊道:“什么人敢暗害你家天兵老爷。”说着就一个冲天炮直打左世面门,左世一惊,心下大骇这人竟然是天兵把自己当贼人了,自己若被他揪住那真是百口莫变了。于是旋既一个倒仰向后跌去,急跑到墙下隐顿了身形,只听那天兵在里面喊:“快来人,快来人,这有奸细。。。”他只穿了个白挂子从后园跑了出来,一路大声喊叫。引来了不少太虚的守卫。见是个生人又衣冠不整便将他抓了起来。“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天兵!我是天兵!”他喊着。声音被回来的露玉听到,他发觉不妙就投出一记凌空手印将他打昏。

  “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露玉故意的问守卫。

  “我们也不清楚,他从后园跑了出来,还说自己是天兵。”

  “胡说——天兵早已经被我送走,哪里来的冒牌货,将他关到地下的囚室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得放出。”露玉厉声道。守卫们便将矬矮天兵架着投进了暗室之中。事情虽然被露玉处理完了,但他心却不安,暗自寻思‘我刚才的法术足以让他昏迷几天,怎么这么快就醒了?一定是有人叫醒了他。是谁呢?他是不是发现了我的秘密?’他开是不安起来。

  (本章完)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