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第18章 街头再遇
  1.

  后半夜的雨真是大,但来得快,去得也快。

  清晨之时,只有那草尖上的雨珠,房梁之上所滴下的雨滴,鹅卵石上未干的水迹,还有那湿润的泥巴向人们说明了雨曾来过。

  都城之中,卖包子的,馄饨的,面条的,早早地就开了门。

  冰冷正和夜斓在一家馄饨铺子中,吃着热腾腾的馄饨。

  冰冷咽下口中的馄饨,好吃不腻,鲜美,果然这种小吃就是比那些山珍海味好吃得多!

  冰冷足足吃了三碗,都将一旁的夜斓给看呆了。

  馄饨铺子的老板娘是一个年级四五十岁的大娘,一副慈祥的模样。看着冰冷吃了这么多,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直说:“公子这么喜欢这馄饨,常来,大娘我常给你做。”

  “真的?对我这么好?”冰冷问道。

  冰冷女装时美若天仙,男装时,俊美之中却多了一份不拘小节,颇合大娘的口味。

  大娘凑近了冰冷,说道:“公子生得这般俊朗,不如娶了我家小女,大娘我免费,而且还是天天做给公子吃。”

  原来是一个说媒的啊。冰冷听后看了眼身边的夜斓,直摇头,一把揽过夜斓,道:“大娘,我已有家室。府中大概已经有了二十多个妾,你的女儿若是嫁了过来,恐怕我没福享受啊!”

  大娘一听,叹了一口气。这么好的公子竟也如此地留恋花丛,自己的女儿若是嫁过去,只怕会受苦。

  “这样啊!没关系,这馄饨铺我常在这里开,公子想吃常来便是。”说罢,边摇着头,边叹气,回去煮着馄饨去了。

  夜斓听完二人的话,尤其是冰冷口中那“二十多个妾”,看着冰冷,真是没想到。

  她轻声地问着冰冷,“公子真的娶了那么多妾?”

  冰冷挑眉看着她,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道:“你觉得呢?”

  吃完了馄饨后,冰冷心满意足。

  才没过多久,这街道之上的人便已渐渐地增多。一些卖着玩物,布料等店也随着开门营业。

  冰冷看着笼子中的一只黑色鸲鹆,大眼瞪小眼,后来竟撇过头去,傲娇得很。

  老板看着冰冷对这只鸲鹆很感兴趣,便问道:“公子不如买一只鸲鹆回去,生活还能添很多乐趣呢!”

  老板话音一落,鸲鹆突然地叫道:“不卖,不卖。”

  老板一愣,而冰冷却笑道,“老板,看来这家伙似乎不想离开这里啊!”

  老板还未回话,鸲鹆又叫道:“不想,不想。”

  冰冷见状,只能摇了摇头,“看来,这笔买卖谈不成了……”说完便打算转身离开。

  老板见这么一桩生意就这么地泡汤了,连忙叫住冰冷,“公子……”

  可这声音,冰冷并未听见。

  因为,远处正快速地驶来一匹马和一辆马车。马在前,马车其后。

  马上之人,大喊,“走开!快走开!”

  站在路中间的冰冷看着这即将要撞到自己的马,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连逃都不知道。

  皇甫羽城急忙拉住了缰绳,就在马蹄即将要触碰到冰冷之时,后面的马车中突然飞出一人,将冰冷拦腰抱起,再眨眼之际,已经进入了马车内。

  夜斓看着眼前不到咫尺的马,早已瘫坐在了地上。

  皇甫羽城顿时咒骂出声,“你是不是眼瞎!让你走开还存心挡路,想死啊!”

  夜斓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马车内传来一股严厉的声音,“五弟!”

  皇甫羽城本欲再次骂出口的话就这样被咽会肚中,他回头,却见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撩开了帷裳,跳下马车,来到夜斓面前,一把拉起她,问道:“你没被吓坏吧?”

  夜斓顿了些许,等到要做出回应之时,冰冷早已回头怒视着骑在马上,振振有词的人。

  她以为,夜斓这么久没回话是真的被吓坏了,便转身,将夜斓护在身后,道:“眼瞎骂谁?”

  皇甫羽城欲开口便接到:“眼瞎骂……她!”能让二哥出手相救的人,他还是别把矛头对准她好了。

  此话一出,周围人顿时一片笑声。驾着马车的楚千看着皇甫羽城吃瘪的模样,憋着笑。

  皇甫羽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冰冷便道:“好啊你!竟然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冰冷毫不留情地开怼,“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王老子啊?!就算是天王老子,没人告诉过你,开……骑马长点心眼,限制超速懂不懂!”

  冰冷伸出纤长的手指指着他,“我看你不仅是眼瞎,这里还有问题。”说着,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皇甫羽城本欲忍耐,只是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气。向来都是别人低声下气地求他,讨好他,哪有开口骂他脑子有病的?

  他正欲回口,但冰冷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继续说道:“我告诉你,脑子有病就赶紧去看病。我这人吧,什么都会,但是你看病可别找我,我可不是兽医!”

  “你……你……”皇甫羽城气得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你什么你!”冰冷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哦对了,你别和我说话。”

  在众人诧异之下,她继续道:“因为我听不懂。在别人眼中看来,我和一条猪在吵架真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这下,周围的笑声更大了。还不断有人向冰冷竖起了大拇指:兄台,好样的!

  楚千这下憋不住了,能这么怼五殿下的,想必只有冰姑娘一个人,而且是还活着的!冰姑娘真是好样的!

  皇甫羽城的脸早已绷不住了,又要拿出他的那股子傲气来压人,只是还未能说出口,马车内就传来声音:“五弟,这件事你确实错了,跟人家姑娘道歉!”

  二哥开口,他不敢不从。憋着一股子气,毫不愿意地正要开口,却被冰冷制止,“抱歉,道歉就算了,也不需要,下次小心点。”

  皇甫羽城气冲冲地看着她,却耐她不了,转过头去,不去理她。冰冷看着他的样子,突然地想起了之前的那只黑色鸲鹆,真是像极了!

  楚千得到了苏沐清的示意,道:“我家公子邀请二位上车。”

  虽说是邀请,但夜斓却感觉到不容拒绝。

  冰冷可没那么多心眼,知道里面是苏沐清,也不揉捏,大方地上车。夜斓见状,也只能跟了上去。

  马车内位置很是宽敞,坐下三个人绰绰有余。

  冰冷自来熟地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这才道:“苏公子,可真巧啊!”

  “是挺巧的!”他淡淡地回了一声。

  夜斓看着苏沐清,这张如画中的人,被深深地痴迷,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苏沐清。

  冰冷咳了几声,还用手肘碰了碰夜斓,她正才回神,低下了头,一言不发。冰冷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看了看外面的路,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苏沐清微微一笑,并未回答她的话,只是问着她:“若是可以远离尘嚣,你想住在什么地方?”

  冰冷想了想,脑中便现出一副画面,道:“我啊!嗯……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能够住在河畔旁,一座小屋,河中最好呢,有些莲藕,鱼虾,还可以吃。还有,再在周围种些瓜果蔬菜,可以再养一些鸡鸭。而且,小屋旁最好是有竹林的。”

  苏沐清震惊地转头看了看正款款而谈的她,这一模一样的脸,就连这都几乎差不多。

  同样的河畔,莲藕,鱼虾,瓜果蔬菜……仿佛,她还活着,正好好地活着,在自己的眼前活着!只是,苏沐清淡下眼中的激动,更多的却是深沉。

  他心痛的闭上了眼,再睁眼时,早已否定。不,她不是!只是巧合,汐儿她要的不是竹林,而是花海……

  2.

  冰冷看着这一片湖光山色,十分的养眼。湖对面,坐落着一处山庄,背后是渺渺群山,连绵起伏。

  楚千的动作甚快,早已从柳树下牵出了两条船。

  他先上了一条船,随后向夜斓伸出了手,夜斓死活不肯,道:“我要跟着我家公子。”

  楚千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跟着你家公子?一会儿是你撑船还是你家公子撑船?”这眼神毫不留情地蔑视着她,“撑船,你会么?”

  “诶,楚千,你还别说,我真的会撑船。”冰冷听到了楚千的话,答道。

  这拆台子拆得,真是……

  楚千不依不饶道:“你是公子请来的客人,哪有让客人撑船的道理。”

  “说得也是。”冰冷道。

  夜斓这下子不淡定了。她对他们不熟,比起冰冷,还是待在她的身边有安全感。她理直气壮地反驳,“可以是我和我家公子,还有他……给我们撑船。”说着,夜斓指了指靠在柳树上,嘴里叼着草的皇甫羽城。

  皇甫羽城听后也不淡定了。长这么大,从来都是他使唤别人,哪有别人使唤自己的?

  不经大脑思考便脱口而出,“你让我给你撑船?!你以为你……”

  楚千恭敬地唤道:“五公子。”皇甫羽城转头看向他,见楚千把眼神转到了一旁的苏沐清。

  皇甫羽城这下不敢嚣张了,转着话锋,“其实……我也不会撑船。”说着,他已经踏进了楚千所站的船里。他可不敢和苏沐清乘同一条船,那可真是太冷了。

  楚千挑了挑眉,看向夜斓。

  冰冷憋着笑,趁夜斓不注意时,推了她一把。她措手不及,整个人直接往前,然后扑倒了背对着她的皇甫羽城。

  夜斓的鼻子被他坚硬的背磕得生疼。

  但事情还没有完,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击力,让船不稳,偏向一边。突然,船一个翻身,“噗通”,两人都跌进了湖里。

  不错,是两人。楚千早已反应过来后,跳下了船。

  冰冷看着成了落汤鸡的二人,若不是苏沐清在这里,她一定会大笑出来。

  两人游上了岸,皇甫羽城便毫不客气道:“你不长眼啊!害得我全身都湿了!”

  夜斓被他这么一说,原本已在眼眶中回旋的泪就忍不住地脱眶而出。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知所措。冰冷率先反应过来,用衣袖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像只母鸡护着崽的样子,“你别说她,是我推她的。”

  “你要打就打我。”说着,凑上了自己的脸,闭上了眼,“轻点,我怕疼。”

  皇甫羽城的手收了回来,憋着这口气,离她远点,看着湿漉漉的衣服,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最后,还是楚千,夜斓,皇甫羽城上了一条船,率先离开。

  苏沐清站在另一条船上,一袭黑衣,在这么优美的景色之中,静的好似是一副精心描绘的水墨画。

  他一手拿着桨,对冰冷伸出了手,道:“过来。”

  冰冷抓了他的手,上了船。

  苏沐清在船尾悠闲地划着木桨,而冰冷则是坐在船头,笑着问他,“为什么带我来这里?那是你的房子?”

  他沉默了些许,才缓缓道来:“觉得这个地方特别适合你。嗯,偶尔来这里清闲几天。”

  冰冷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喜欢?”

  他回头看了看她,四目相对,似乎有着什么情愫。冰冷慌忙地转过头,捞起了裤脚,褪了鞋袜,将双脚慢慢地放了下去。

  凉意浸骨。想必刚刚的二人一定被冻坏了吧!

  还真是,夜斓坐在船中间,不时地打着喷嚏。反观皇甫羽城,却什么事也没有。

  “看你现在不是很喜欢吗?”苏沐清若无其事道。

  冰冷低低地笑了笑,她确实很喜欢。心底里某个角落因为他的话,柔软了起来。

  船尾男子撑船,船头女子戏水。这幅画面令人看起来丝毫不觉得有违和。苏沐清的目光时不时地会落在冰冷的身上,她也会有些察觉,回过头对上他的视线,笑得认真,“苏沐清,遇上你,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冰冷却从未想过,对他上心之后,他却是一次又一次地伤痛了她的心。

  苏沐清淡下眼眸中的异样情绪。可是,冰冷,遇见你,我却不知是祸还是福……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