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二百四十六回 一个假的结局
  《陈楚风土志》——元陈时,天下皆以肤白女子为美。不论民间还是朝廷,女子十四即需染肤,若有女子天生肤白,即会被当作姿色过人。与此相反,肤色黝黑的女子,则要背上“黑丑”之名。

  《作者的话》——以上讯息第一百八十二回时有提到。

  蛟壬一亲上去就后悔了,原本见燕君胧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他心里气不过,只加大压力,逼她露一露怯的。谁知当凑近到呼吸相闻的距离时,这身子便不受控制起来。不过话说回来,在唇间传来冰冷的触感时,蛟壬的目的也终究算是达成了。

  燕君胧眼中那一抹复杂的灰色,令蛟壬心头一跳,猛得拧腰收势,将这轻薄的一吻收了回来。

  “我这算兽性大发么?下午才刚较量过一回,晚上就用监视的借口住一屋,结果还对她……这算是借着武力为所欲为吧?我靠……我什么时候成这种角色了?!”

  尽管身上感觉颇为燥热,可那一抹凉意却留恋在唇间,久久没有散去。蛟壬不敢让燕君胧看他此刻的表情,故意冷笑一声背过了身去,然后就立刻哭丧起脸来。

  正在他动着“要不去和吉祥如意四个挤一挤”的念头时,背后的燕君胧却轻声道:“蛟大侠倒是生冷不忌。”

  话音冰冷,倒是燕君胧一贯的语气,只是蛟壬听着总觉着有些异样。女子突遭轻薄,心中愤恨轻蔑实属寻常,可蛟壬回头一看,燕君胧眼中那一抹讥讽,却仿佛在自嘲。

  不愿示弱的蛟壬在背后捏了自己一把,强自镇定道:“为了让你燕捕头示弱,用些手段罢了。”

  他只想大事化小,谁知燕君胧一听,竟破天荒笑了起来:“哈哈哈,好一个手段。也是,你武功通神,若是真想要女人,三千佳丽也能弄到手,又何必损人不利己,来沾我这块黑炭?”

  这话就有些酸味儿了,蛟壬猛得想起在花陵太学卧底时的事情。那时燕君胧还用着“叶思雪”这个化名,露在衣裳外头的肌肤洁白如雪。但在蛟壬之前的印象中,燕君胧的手上肌肤却是近乎黝黑的。以蛟壬的见识,不难猜测她定是用了能令肌肤白皙的药霜,只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慈音膏”现在还放在唐朱玲腰囊里罢了。

  此刻,月色下的燕君胧犹如披着一层幽兰胧纱,但蛟壬仍然能看出,她的肤色并未染白,而是像原先那般略微黝黑。连日来的赶路、加上蛟壬时刻的监视,让燕君胧根本没有余力再顾上染肤之事。自昨日起,她已将发髻梳成了男人模样,索性邋遢了起来。

  “对了,之前我扮包公的时候,她曾经嫌弃过我,小唐说她看不惯包公染黑的肤色……难道……”

  这么一想,燕君胧眼中那复杂的嘲怨就变得合理了起来。

  “燕捕头连我这一身诡异武功都不怕,又何必在意这些小节?”说这话时,蛟壬小心地斟酌着语气。

  燕君胧避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看来你跟在楚麟身边,的确是别有所图。做大事之人,能屈能伸,更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招惹一下如燕某这般无盐之女。”

  她凝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月色入目,染得她眼波流动。

  这是燕君胧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这般神态,只可惜蛟壬一时竟无察觉,反而苦恼地抓了抓头,暗道:“不就是小麦色肌肤吗?健康的一皮,有这么难受么?”

  蛟壬此刻并不能理解,就算性格再如何刚强,燕君胧毕竟自小就生长在陈汉,风土习俗之势对一个人的影响是绝难以估量的。

  只可惜这一点,出身不同的蛟壬就完全不放在眼里。

  “你查过我的底细么?”

  忽然冒出的一句话,让燕君胧的目光恢复了清澈。她回头盯着了蛟壬片刻,简洁明了地扔回两字:“蓬莱。”

  “蓬莱的规矩,你知道多少?”

  “既是仙岛,自然不凡。”

  “仙岛上住的也是人,是人就有各种长相。而且蓬莱那边整日都是大太阳,是个人就晒得乌黑,所以……我小时候看惯了的女子,就是你这样肤色的。”不顾燕君胧重新避开的目光,蛟壬咬了咬下唇,终究是将憋在心里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燕君胧,你这个人阴险、狡猾、消极、狠辣,不过实话实说,漂亮还是很漂亮的。在我心里,你堪称蛇蝎美人。”

  看着蛟壬绝不似说谎的神情,燕君胧终于发现,她也有无言以对的一天。

  亲密的碰触已经得手了;耍帅的话也已经撂下了,正当蛟壬本能地用眼神去试探燕君胧的反应时,她的双目却忽然一冷,射出警惕而危险的寒光来。

  蛟壬一愣,随即也赶紧矮下身子,只将小半个头露出窗沿,小心打量起外头的情形来。

  夜色下的巷子看不出一丝灯火,然而成队的脚步声在寂静的环境下尤为刺耳,蛟壬与燕君胧双双跪在窗头,凝神辨析着脚步声的变化,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起来。

  “是往咱们这边来的。”蛟壬板着脸道。

  “三十人,高手。”燕君胧神色如常。

  “不好对付。”

  “不论这些人受了谁的命令,都必然是楚王麾下精兵。”燕君胧眉间一挑:“若你连他们都觉得不好对付,方才杀尽燕王之语,燕某只好当一场笑话了。”

  蛟壬忙摇头:“你听我解释哈,这世上的事情,不是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小楚和他爹闹得再僵,那也是一家人,这些楚王派来的人是依令行事,谁知道里头有没有像‘程老爷子’一样,和小楚亲密的?到时万一我出手太重,打死了小楚的熟人,伤了兄弟情义怎么办?”

  “你与楚麟这场兄弟之戏,倒是演得惟妙惟肖。”

  燕君胧嘴里仍是丝毫不留情,气得蛟壬直想再堵她一次。

  ————

  佟寿、佟禄原是混迹于城防军两兄弟,受到楚元龙的赏识,这才从楚王家奴一步步升至家将。楚元龙说,佟禄被由楚麟手下高手杀死,佟寿一介武夫,对此此话深信不疑。此刻,他带着三十位王府精兵杀气腾腾将客栈围拢了起来,心中丝毫没有对那位“高手”的畏惧,反而不断纠结着“该不该顺便错手杀掉二王子”这个念头。

  佟寿并不是武林高手,他手下这些精兵更是连内功都不曾习得,然而久经训练的他们,却是所有武林高手的克星。此刻,一身夜行衣的佟寿等人虽未披甲,但护心镜、银丝网、催筋灯、石灰包、落雁钩、火铳……这些以技克武之器早已完备,更可怕的是佟寿亲手扛着的一门散砂炮。这玩意儿相当于暴雨梨花针加上火铳,一炮打过去入目之处蚊蝇难逃,专克轻功卓越之人。

  这三十人,原是楚元龙专门训练出来对付刺客的,对他而言,楚麟身边那个黑甲蛟壬,也只不过是一名“高来高去”的江湖人罢了。

  当然,楚元龙因为轻敌而付出代价,那是很久以后的故事了。

  至少当第二日,有人在洳陵客栈后巷发现三十个不省人事的黑衣人时,楚元龙仍旧毕恭毕敬、又恨又怕地跟在他父亲屁股后头,往花陵都而去。

  ————

  “我楚对象发誓,你兄长的确不是我所杀,也并非我身边这两位所害。”

  距离秋林驿两日路程的官道边,一辆八轮大马车停在茂盛的甘蔗田中。宽敞的车厢中,佟寿被反剪双手绑在车柱上,愤恨地望着眼前这位赌咒发誓的二王子。

  以蛟壬的影术,三百个人都不在话下,所以他手下那三十名精兵,也是连一声呼救都来不及发出就尽数被点了穴道。当然,蛟壬是不懂点穴的,若是他亲自出手,能否掌控好手下留情的劲道都未可知。但若他的影术搭配上燕君胧的武功,这便不是什么难事了。

  只是正如蛟壬所说,很多事情不是光靠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

  比如洗刷冤情。

  佟寿被绑在那里动惮不得,通红的视线在蛟壬和燕君胧之间来回寻梭着,瞪得蛟壬只能在心里庆幸这眼神杀不了人。

  连蛟壬都能看透,楚麟自然更清楚,他想了想又解释道:“你也见识过了,这位蛟壬是星月门高手,凭他的影术,能遁入阴影来去自如。他要带我逃跑,根本不必杀死你兄长。”

  佟寿也是犟,闷声道:“要杀就杀,少装好人!还有你们两个,练得一身武艺,却连担下人命都不敢,是怕咱们兄弟从阴间回来报仇么?哼!懦夫!”

  这种粗鲁莽夫正是最棘手的人,再加上一想到楚元龙当真下得如此狠手,楚麟心头烦乱,一时还真拿这个佟寿没了办法。

  唐朱玲就在一旁动起脑筋来了:“这不就是一起凶杀案么?反正本姑娘这辈子马上要嫁鸡随鸡了,要不在隐退之前再破一个案子?”

  想到这一点,唐朱玲根本没顾上四周的气氛,颇为兴致高昂地“跳”了过来:“你哥被杀了?”

  “你!”看着这小姑娘如此开心地说出兄长死讯,佟寿顿时目眦欲裂,偏偏身子被蛟壬那条铁链绑着,不论如何挣扎也松不开半分。

  “哦……抱歉抱歉。”唐朱玲也意识到自己这会儿的笑容八成太过开心了,连忙致歉肃然道:“那个……在下花陵都捕快,也算破过几个案子。反正你现在也被绑着,不如让我来接手这个案子如何?”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