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八百六十七章番外(五)
  身处热闹的婚宴大厅,看着台上笑颜如花的侄女方圆,我的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一杯接着一杯,没有多久一瓶红酒多半就落进了我的肚子里,我知道我心里的羡慕已经上升成了嫉妒,甚至隐隐生出一

  种叫做恨的情绪来。

  我自己没有孩子,在方圆出生以后,曾经替忙着给方诚求医问药的兄嫂带过那么一次两次方圆,可是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一生下来有着唇裂的毛病的侄女,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唇裂,反正就是不喜欢。

  可是无论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当年这个生下来上唇就带着一条唇裂毛病在我看来丑得令人不忍目睹的丑小鸭,现在已经蜕变才了美丽的白天鹅。再看看站在大哥身边的谢珏,当年因病无法生育而把自己弄得憔悴不堪,好不容易求来了一对龙凤胎,却没有一个是健康的,几乎整个人都被压垮了,可是现在呢,却容光焕发地站在台上,身边是美

  丽的女儿和英俊的女婿。

  可是我呢?

  曾经的我,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还有一个深受自己的忠犬丈夫。

  现在的我,虽然工作依旧却早就不再是令人羡慕的职业,而那个叫李睿的男人,那个曾经说过会一辈子爱我照顾我的男人早就成了别人的丈夫和父亲!

  想起李睿,我总会想到他曾经对我的好,可是我却更恨他对我的绝情。我知道在两人吵架的时候,我不应该提出离婚,可是那不过只是我一时之气意气用事,我只想他更加重视我、更加爱护我、而且有更多的时候陪伴我,可是他居然完全不明白吵架时候无好话这个的道

  理,居然真的与我离婚!

  本以为他把房子存款什么都留给我,是为了给他自己重新回家的借口,却没想到他居然从此一去不回头。

  没有他的日子真的很不好过,在上大学前我老娘从来不让我做家务,与李睿确定关系以后,我更是几乎十指不沾阳春水。

  买菜烧饭洗衣拖地李睿一手包办,甚至包括我的内衣裤都是他清洗的,情到浓时,李睿曾经说过,我只要负责美貌如花。因为没有孩子,我们的家本就比别人家来得安静,没有了李睿的家显得格外寂寥,晚上我不敢关了灯睡觉,开始的几天我把家里所有的灯都开着,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哪怕只有一个轻轻的脚步声

  我都觉得是李睿回来了。

  可是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李睿就那么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甚至从这个城市里消失,再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发疯一样到处找他,可是给他的传呼机留言没有回音,给他的单位打电话甚至亲自到他的办公室堵人结果都一样,他请假了,而且请的还是长假。

  我又气又急,在此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除了上班,我唯一做的事就是找他,我几乎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和朋友家都给找遍了,可是李睿仿佛从这个人间消失了。

  家里的灯坏了,煤气用完了,再没人替我更换。

  因为没按时交纳水电费,家里被停了水和电,连与外界联系的电话也因为欠费而被切断了。不是我手上没有钱,李睿离开的时候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我,就算我几年不上班,也足够我生活,可是原本这些交费的事情都是李睿做的,看着整齐放在抽屉里的各种交费的卡,我连去哪里交费都不

  知道!

  要不是大哥因为几天没联系到我,怕我出了什么事,亲自找到家来,我都不知道在这个没电没水没电话的家里还能坚持生活多久。那天大哥气得不行,打开家里所有的门窗透气,又对着我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最后却耐下性子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料理家务,还亲自带着我去交纳各种费用,把这里的水电电话重新开通,又去煤气站换

  了煤气,总算让我用上了电喝上了热水。

  尽管如此,我还是生大哥的气,他对我说教我没意见,可是他为什么又拿我与王秀英放在一起比,王秀英那么好,大哥为什么不把人娶回家,还非要娶个不会下蛋的?!

  不过这样的话我到底没敢说出口,不是怕大哥生气,而是怕这样的话传到王秀英那个男人的耳边我又要吃亏,那个男人实在太令人胆寒。

  当年我不过是因为喜欢他,另外也是想通过他取得留在京城的机会,与我妈一起用了点小手段,却没想到不但大哥不得不远走西藏,我自己还因为一件小事差点儿被学校记了次大过。

  虽然我没有证据证明我那次差点记过是李龙跃的手笔,可是时间太过凑巧,由不得我不怀疑,如果不是大哥当即立断自请援藏,我的档案袋里妥妥地就留下了这次大过的记录。

  想起这些我就恨!

  我恨李友跃不解风情不给一丝情面,不过我更恨王秀英。

  想当年,明明我什么都比她强,她却处处与我争,王秀英她凭什么呀,不过一个没了父母的小孤女,土了吧唧的,以为能赚几个钱就把自己当是九天玄女下凡尘!

  台上的那几个人真的太刺眼,我收回目光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迷蒙的目光在大厅里扫过,突然几个从大厅门前走过的身影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个正与身旁人谈笑风生的人不是李睿又是谁?

  我站起来就要往外跑去,却被坐在自己身边的老娘伸手抓住了衣罢:“你要去哪里?别找事,小心你大哥翻脸!”

  我一边用力将自己的衣罢从老娘的手中拉扯出来,一边说道:“谁说我要找事?突然想起件事,需要赶紧去办。我就不回来了,等会你们自己回去。”

  可是就因为这么一耽搁,等我出了大厅已经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拉过一位站在大厅外的服务员,终于问出了李睿那一行人的去向。

  原来他今晚就在酒店三楼吃的晚饭,这会儿是吃完了准备离开。

  我匆匆下楼,正好看到了他准备上出租车的背影,心里着急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幸亏楼梯只省下最后几阶,要不然非摔得头破血流不可。

  待我从地上被人扶起来,酒店外哪里还有李睿的身影,就连那几个与李睿同行的人也都不见了踪影。

  我心念一转,那几个与李睿一起吃饭的人,虽然已经多年没有联系,可是我都认识,因为他们都是我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老同学。

  我知道他们都有自己的车,既然他们没有打车,肯定都是各自开着车来的,只要我赶得及时,一定可以在停车场拦下他们。

  只要拦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就有希望拿到李睿的电话号码,就算他们不告诉我李睿的电话,我也通过旁敲侧击打听出一些李睿的消息,再想办法找出李睿现在住的宾馆。

  我知道李睿现在有家有妻子有儿子,可是凭什么他有妻有子过得那么滋润幸福,而我却只能孤独终老?!

  如果不是李睿没能管住的他的下半身,我能一次次人流,最终失去做母亲的能力吗?

  李睿人在京城,我鞭长莫及拿他没办法,可以现在他在市就由不得他了!

  我甩开扶我起来还在絮絮叨叨的酒店服务员,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地往停车场跑去。虽然从脚上传来的疼痛告诉我,脚应该是扭伤了,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神秘的声音一直在提醒我,如果今天不能与李睿见上一面,也许这辈子就真的永远错过他了,我不

  甘心!

  可是当我一瘸一拐还没赶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到几辆车从停车场里出来呼啸而去。

  我流着眼泪看着这些呼啸而去的车子,我心里明白,这几辆车正是属于我那几个老同学,因为开车的人我全认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与李睿之间已经永远没有机会了。

  我蹲在阴影里捂脸呜呜大哭,任谁过来劝都无济于事,就这样哭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

  站起来擦干眼泪,回过身静静地看着依然灯火通明的酒店,二楼传来一阵又一阵欢呼声,我知道方圆的婚礼应该正进行到最热闹的环节。

  仿佛全世界的都在开怀大笑,只有我一个人独自站在这片阴暗中,这似乎就是我未来的人生,阴暗而没有希望。

  甩了甩已经有些沉重的脑袋,我踉跄着走向灯火昏暗的停车场,却突然想起今天自己压根就没有开车子来。

  不由自嘲一笑,就算开了车来,我喝了这么多的酒也不能再开车。

  我到底还是个怕死的人,就算明知孤独的日子难熬,我还是想活着。

  不都说明天会更好嘛,只有活着才有明天,才能看到更好的风景!

  当老娘被大哥送回到我的家,我已经洗过澡正穿着睡衣端着一杯红酒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看着电视。

  老娘没看出我有什么异常,絮絮叨叨了一番,那意思自然是埋怨我离开得太早,让大哥不得不多跑这一趟,我没有与往常那样不耐烦地顶回去,只是对着老娘撇了撇嘴。

  我自认为自己掩饰得极好,可惜到底还是逃不过大哥的眼睛。

  等老娘回房间休息,大哥皱眉凝视着我就是不说话。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顶得住任由他打量,最终还是敌不过他锐利的目光,不由嗔了大哥一眼压低声音道:“我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别老把我当个小孩子,行吗?”

  大哥点了点头道:“行,希望你以后只做你这个年龄该做的事!”

  我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的好大哥,你那么敏锐难道就没察觉到我已经想通了吗?

  不对,大哥肯定是看出来了,要不然他这话该怎么理解?

  我站起来送大哥出门,大哥难得地伸手拍了拍我的肩,果然大哥是最明白我的那个人。重新做人不容易,我还是想努力试一次!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