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87,入眼成因果
  “你是个刚正的人,不怕得罪人,这是难能可贵的。可真要是得罪人多了,即使你是对的,君上也不能完全回护于你,毕竟他还得考虑整个兰陵郡,霸城毕竟只是小小的一县。”

  米问天接着道:“像这次的事,你完全可以等一等,年复一年的一点点改善灵田册,归根结底,你还是气太盛,不想报隔年仇。气盛是好事,气盛才有锐气,可气太盛,终究会伤到自己的,这些是官场上的东西,以后同样也是修行上要遇到的问题。

  “大商国共四百八十六位县主,五十四位府主,六位郡王,你以为商君是让你们来管理一县一府一州的吗?每个县、府、州都相当于一国,君上是让你们从各种琐事中领悟修行的东西,君上最看好的是你们这些县主,你们更年轻,成就会更高,不要局限于一县,这天下大的很,大商国之外更大。”

  “要想在修为更进一步,你就得从百事中体悟,先在官场上历练。不能安稳的立于庙堂,有多少才华也是枉然。修行之路可谓难于上青天,学不会养气,是休想走通的。”

  米问天目光谆谆的望着魏子阳道:“我当年就是气太盛,以至于修行困顿多年,不得舒展,前车覆,后车戒,你当深自警醒。”

  “是。谨遵太师教诲!”魏子阳站起身来,朝太师深深作揖。他对太师已经是五体投地、铭感五内了。米问天目光如炬,看出了他性格的弱点,又以过来人的教训,教育他勿重蹈覆辙。能得遇这样的上官,何其幸哉?

  米问天终于忍不住笑道:“你这副《早春山水图》的题诗,大气的很。”原来魏子阳一直将那副画,挂在公房的中堂上,太师一进来就看到了。

  是以太师都忍不住问:“这字,看着不像画圣吴道子所题,是何人所题?”

  “是县衙一名叫吴道田的吏员。”魏子阳接着道:“卑职很喜欢这首诗,就这么一直挂着了。”

  米问天缓缓诵念一遍,不禁赞道:“好一个‘春来我不先开口,那个虫儿感应声?’,这霸城真是藏龙卧虎啊!”

  “是……”魏子阳原本不打算告诉太师,自己背后有高人支招。但在太师身边,潜移默化的,魏子阳觉着自己要是不诚实,简直就不算人了。

  这就是大黄庭的道韵,能同化近距离接触的人和物,连黄庭二境的魏子阳都受到了影响,不知这太师的修为到了那个层次。

  但道韵的影响是短暂的,一旦远离,会很自然的恢复原来的性格。所以有很多穷凶恶极的妖物,被修为高深之人降服后跟在身边,性情就会逐渐的变化。但若这妖物内心一直没有明悟真善美的真谛,一旦离开之后,本性就会一点点的恢复。

  对于这些,读书人有几句话概括的很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久居兰室不闻其香,久居鲍市不闻其臭’。。。说的就是道韵的影响。

  于是魏子阳坦诚相告道:“此人确非凡品,下官此番所做,全赖他的谋划!”

  “哦”太师似笑非笑,也不觉意外,赞赏道:“子阳君子也!”

  “愧不敢当,”魏子阳说出来之后,也是心情轻松道:“不过是近朱者赤。”

  “呵呵…”太师笑了起来:“看来我白担心了,就凭这手马屁功夫,你也能在官场游刃有余。”

  “属下从不说违心之言。”魏子阳正色道。

  “那就多谢你美誉了。”太师敛住笑容道:“本官能见见吴道田么?”

  “他就在门外。”魏子阳赶紧出去,对候在外面的吴道田道:“太师要见你。”

  “啊……”童文失声惊道:“不会吧!”对他这种读书人来说,太师是堪比君上的存在,那是遥不可及。在大商国,读书人有两大泰斗,一是官府的太师,另一个就是楚师,也是两位大黄庭境。

  “是。”吴道田却很从容,以他的人生阅历,自然不会诚惶诚恐。

  见他波澜不惊的样子,魏子阳不禁心里暗赞,但还是要嘱咐几句,以免他在太师面前失仪。

  进去公房,大礼参拜之后,太师让吴道田坐下,魏县主要告退,却被太师叫住道:“子阳可一起参详。”

  “是。”魏子阳应一声,重新坐下。

  公房里,太师看着吴道田,见他其实还是个少年,样貌清秀,双目黑白分明,亮得瘆人。米问天很奇怪,他一直释放自己的道韵,连黄庭二境的魏子阳心态都受到了影响,这个少年却一点不受影响,很不简单,仅仅是化气境,心志就坚定的可怕。

  米问天暗中以‘润物无声’的神通拂入对方身体,静静的品味了一下,感受到了一圆润的心境,这样圆润的心境,只有修为高深的黄庭境才会达到,连魏子阳如此出彩的人物,在心境的修炼上都欠缺了很多,这少年是如何做到的?还有他的三魂之中,蕴含的文气如此的浓郁,这究竟是一位小吏?还是寒窗苦读数十载的书生?连他都有些拿不准了。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想出那样老谋深算的计策,还能写出蕴含道韵的字,还有那大气磅礴的诗,不止这些,还有那圆润的心境、散发文气的三魂,米问天都不敢小瞧他了。

  于是他开口道:“小友,老夫有个难题,听子阳说,你很有慧根,故而冒昧一问,还望不吝解答。”

  吴道田心思百转,从进来之后,他就感觉到太师身上春风佛面的气息,这是大黄庭境才有的道韵,能影响周围人的心境。若是寻常之人,那还有秘密可守,这太师的修为真的高深莫测。

  他赶紧回道:“小人愚鲁,恐不能让大人满意。”

  “你姑且听之。”米问天不置可否,实际上仍是一脸冷寒道:“现在有一件事情,让我委实难决。”

  米问天说完看着二人道:“此事与二位无关,只是我苦思无方,今日见了贵县的高超手段,若有所悟。故而讲出来,看看二位有没有好主意。”

  魏子阳便对吴道田道:“你要慎重考虑,切不可给太师惹麻烦。”

  太师闻言笑道:“二位畅所欲言即可,不管对错,后果如何,均与二位无关。”

  “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或者说一个人的修为吧,到了一个瓶颈后,面临两个选择:一是不断积累本身,打破瓶颈,自内而往外发展。二是借助外力外部压力,暴利打压,从而打破平衡。”

  “这两个选择,哪一种选择的几率会大一些?”

  吴道田听闻后,陷入沉思,这也是自己曾经遇到的瓶颈,自己也考虑了很久,这才选择了在

  “鸡蛋从外面打破是食物,从里面打破是生命!从外面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成长。如果等待别人从外面打破你,那么你注定成为别人的食物;如果你能让自己从内打破,每一次的打破都相当于一次重生!”

  米问天听闻后,陷入沉思。

  “呵呵,你很好。”米问天捻须赞赏道:“我素来贫寒,拿不出多少修行之物,你有没有表字?”

  魏子阳捅一下吴道田:“赐表字,就是收你为记名弟子。”

  “啊……”吴道田心说好突然啊,我还没细想利弊呢,心念旋转,飞速盘算起来……跟太师成了师生,目前好处一大堆,但也结下了一份因果。现在天地乱的征兆已经初现端倪,冥冥中,吴道田感觉和太师扯上关系,就会多一份很大很大的因果,弄不好还得把身家性命赔进去……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