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二十八章 涉嫌抄袭
  心情愉悦地度过了周末,贝晚若早早来了翰园,吃早饭开晨会。刚走进门,贝晚若敏感地发现氛围有些不对,大家都很沉默。

  贝晚若小心地走进餐厅,“瀚哥哥、御风哥哥,还有辰早上好。”

  木御风拉扯着长音,“不好。”

  贝晚若看了看百里辰,百里辰摇摇头。贝晚若又看了看南宫瀚,南宫瀚长叹一口气,方才开口,“我们刚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知情一下比较好。”

  贝晚若认真地听着。

  “周六,陶默默的新闻传媒部陶明轩在学校网站上发了篇文章,截至目前,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几乎整个学校80%的人都看过了。陶明轩找了一个艺术大家对你上次在部长会议画的画仔细分析,结论是画风80%像郑家么女贝晚若,画意画境90%像新晋艺术家being。同时,之前说陶默默就是being的文章重新被校友们翻出。一时之间,你的名声大降,陶默默名声大涨。”

  “晚晚,我们都知道你不可能抄袭的,这次的事肯定是陶默默暗中做的手脚。”木御风嘟哝,愤恨不已,“什么艺术大家,我看就是拿钱瞎说话。”

  南宫瀚继续平稳地说道,“这次的事情因为是在周末,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等现在注意到也已经不好控制了。”

  贝晚若点头,随口问了问,“文章里的艺术大家是谁啊?”

  木御风积极地抢答,“温长青,真是,还好意思叫什么长青。”

  贝晚若幽幽地看了一眼木御风,“那是我的画画老师。”

  木御风一噎,震惊脸。

  “我是贝晚若,也是being,无论再画多少副画,结果也一样。”

  这下木御风手中的勺子直接掉到桌子上,哐当一声。“不是吧,早先瀚这样猜测的时候,我第一个说不可能。没想到还真是。”

  贝晚若翻了个白眼。

  “瀚,你什么时候确认的?”

  南宫瀚摇头,“我早就不纠结身份了,我们交的朋友是这个人又不是她的身份。”

  木御风转过来看着贝晚若,真诚说道,“晚晚,你真是太能忍了。”他一直以为晚晚没有相当的身份和林溪玥抗衡,却从没想到她是想考自己的力量为自己争取公平与正义。

  忽然,他一拍后脑勺,“难怪我们每次提到郑煜明的时候,你不是呛到就是噎到。幸好,我对他印象不错,没说什么不好的话来。”

  “我和二哥关系可好了,听到批评只会用来嘲笑他,哈哈。”话音刚落,贝晚若就收到了百里辰哀怨的小眼神,贝晚若无语,这现在是连她哥哥的醋都吃么。

  贝晚若直接忽略百里辰,继续说道,“实在抱歉,先前对两位哥哥隐瞒了身份。”

  “小事。”木御风摆摆手,“就像瀚说的那样,欣赏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份。”

  贝晚若感激地点点头。

  “好了,我们回到正题吧。晚晚,你打算怎么办?借着这个机会公开身份么?”南宫瀚问道。

  贝晚若想了想,趴在桌子上,“这个陶默默想干什么呢?”哀怨地看了一眼百里辰,十有八九又是辰惹的桃花,真是气人。她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踢百里辰,眼神传递着“自己的桃花自己解决,怎么每次都来找她麻烦。”百里辰只觉冤枉,他发誓他看都没看过陶默默一眼。

  “你们说,陶默默既然找到了我的老师,会不会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百里辰立马说出自己的思考结果,赚一个表现分。“有可能知道,然后故意装作不知道设局,最后若是郑家找到她,她也有极好的理由全身而退。但我相信她不知道 ,甚至不愿承认的可能性居多,所以接下来可能会假想一个晚儿和贝晚若的关系。”

  不得不说,百里辰准确地猜中。

  陶明轩拿着画问了一圈艺术大家和评论家,大家都只称赞画工扎实,画境优美。没成想在最后一位拜访的画家温长青那儿听到了出人意料的答案。

  “这画该是我的学生画的。”

  “晚辈冒昧地请教,前辈是否可以告知名姓?”

  “她呀,对出名不感兴趣。”摆摆手,捋捋胡须。

  “实不相瞒,这幅画是晚辈校友木易晚所作。这幅画着实优秀,所以晚辈四下打探了一些,没有探到她的底细。如果是您的学生,晚辈也就理解了。”

  温长青闻言,眉头微皱,木易晚又是哪个人。他仔细看了看画作,“这幅画百分之八十像我的学生所作,可画境画意全然不像她,大概不是她做的。毕竟我从小就开始教导她画画,对她还是很了解的。她才刚去学校一个月左右,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可奇怪的是,这幅画自然流畅,不像是抄袭硬搬;我的学生的画作从没在公众场合展出过,只小范围的赠送友人。想不透啊。”

  “那您看画境部分能想到谁么?也许能解开迷惑。”

  温长青认真地看着画,细细思索,不确定道,“好像和最近国际上知名的年轻艺术家being有些相似。”

  “晚辈没有记错的话,being的画作画风黑暗又不失希望,这幅画如此温馨有爱,相似点请恕晚辈直言,没有看出分毫。”

  温长青不满,“你是学画画的么?你仔细看线条的处理,光线的表达,这些光和being的untitled画面上方的光束画法一样,只是being的光在黑暗的画里更加夺眼球,这幅画却添了不少温馨。”

  陶明轩彬彬有礼,“晚辈受教了。”辞别了温长青,陶明轩立即开始调查温长青的学生,经过多方探寻,列出了一个清单,排除那些公开开过画展的,竟然只有一个名字依然在列表上:贝晚若。

  陶明轩细细思索,在开学前一直有信息说郑家爱女将入学,可在校园里从未见过这位郑家大小姐,木易晚、贝晚若,名字倒是有一定的相似性。难道木易晚就是贝晚若?可怎么解释画作像being,难道being也是她?温长青也说了,贝晚若去上大学前还在他那儿学习画画,不可能一个月画风能有如此大的变化。

  陶明轩认真论证了一番,回禀陶默默,“大小姐,虽然说可能性极低,但木易晚、贝晚若和being是同一个人比较合理。”

  陶默默抓紧了椅子的把手,猩红了眼,“不可能!那个无知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身份和能力。你也说了可能性极低,这个就别说了。有其他发现么?”

  “还有种可能就是木易晚认识贝晚若,从她那儿拿了一副画学习,在这里念书后又参考借鉴了being的画风。”

  陶默默拍手,“我就知道木易晚是个爱耍小手段的人,这些东西压着等事情发酵了公开,这次我一定要从心理上摧毁那个女人。”

  陶明轩叹了口气,恭敬地退下执行命令。

  翰园客厅内,南宫瀚紧皱着眉头,“既然如此,有什么好的办法?”

  百里辰摇了摇头,“要看晚儿的想法,如果不公开身份,确实没有万全之策。”

  “不能让晚晚在大家面前重新画一次么?”木御风提议。

  “没有用,结果依然是画风画意想象,差别只是大家知道你不是照着现成的东西画的。”百里辰解释。

  “模仿和抄袭,性质差别很大呐。”木御风继续说道。

  “晚儿隐去身份是想像一般学生一样享受校园生活,可若是被冠上频繁模仿的帽子,我想晚儿也不会开心。”

  贝晚若趴在桌子上玩着勺子,“没想到校园里也会有这些手段,如果我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被人这般构陷却没有解决的渠道该有多么痛苦和无奈。”

  百里辰走到贝晚若旁边,轻拍她的背,“社会本就不公平,学校是社会的缩影,自然如此。如果你是普通学生,公开你是being也能解决不是么?”

  “可一般人要到那样的地位会需要更长的时间呐。”

  “拥有的更多就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不是么?何况我一早就提醒过你,有能力就同样需要实力保护自己。”

  贝晚若依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好受,可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百无聊赖地吃着饭。众人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待贝晚若去上课才一起重新讨论。

  “没想到晚晚还那么,呃,天真。”木御风感叹。

  “不过是这段时间给她比较多的感触吧。”南宫瀚说着,“只是她的态度到底是愿不愿意公开身份?”

  “我想先找之前为晚儿画展做推荐的画家,让他们露出只言片语引记者去采访,说出being的真实身份是木易晚。”

  “嗯,后续再看晚晚的想法吧。我这边就帮陶默默一把好了,她不是想踩着晚晚捧高自己么,就让她站到最高点好了。”南宫瀚露出一抹厉色。

  “那我呢,又是出卖色相去打探消息么?”木御风哭着脸。

  百里辰和南宫瀚都被逗笑,压抑的氛围四散开。

  那边,贝晚若如往常一样,走去教室上课。一路上,一直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这个木易晚好不要脸,抄袭,还一下抄两个人。要不是有人正义感爆棚,拿着画作去请教艺术大家,我们可都要被蒙在鼓里了。”

  “可不是,你说都是一个学校的,陶默默女神不声不吭用being这个分不清男女长相的名字,在艺术圈打出了名号,多长学校的脸。木易晚,明明有这样一张脸,什么都不做当个花瓶也不错,非要把自己塑造成才华横溢的美人。现在好了,把戏被揭穿,真是好笑。”

  ……

  贝晚若听着这些心里却异常平静,人总是这般聚众,一件事10个人里面有6个人说是这样就成了事实。人也总是这般健忘,之前她用实力赢了赛马、芭蕾、射击等的事情都不约而同被大家遗忘,只有这么一件漏洞百出的事情被大家放大、津津乐道。

  无视大家的闲言,贝晚若走进教室。苏若雪赶紧拉她坐下,“晚晚,我觉得我在听的这首歌特别好听,你听一下。”说罢不等贝晚若同意就给她套上耳机。

  贝晚若狐疑,雪儿这是怎么了。而且她边上的位置都没有学生坐着,有些甚至挤在一个座位上,戒备地看着她。她摘下耳机,同学的议论声准确地传入她的耳里。不同于路上所听的,这里的议论简直让她抓狂。

  “喂,你听说了么,木易晚是贝晚若的一个远方亲戚。贝晚若,你不知道是谁啊,太孤陋寡闻了,是十大豪门郑家的爱女。哎呀,豪门的事我就不和你解释郑家的女儿为什么姓贝了。仔细听我说,下面才是重点。一直说贝晚若要到我们学校上学,郑家甚至让远在英伦管理事务的郑家二哥也来米国照顾她。可我们从没有听说过贝晚若这个人吧。按理说出身这么好,入学肯定有大动静的。

  只有一次郑煜明也就是郑家二少爷来过学校,被木易晚截走了。你们仔细想想这里面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且啊,贝晚若从小师从温长青,画画水平没得说。她送了一副画给木易晚,木易晚苦学,学得十足的像。

  细思极恐呐,各位。会不会木易晚羡慕嫉妒贝晚若,然后把她软禁了?!”

  周围的人一阵惊呼,“这心肠太歹毒了。”

  “你们可离她远点。小心有什么特长被看上,然后就在校园里消失了。”

  ……

  苏若雪小心地看着贝晚若,“晚晚,你别听他们乱说。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有些发白。”

  贝晚若扯出一个笑脸,“说得和真的一样,我都要相信了。”

  “明明是这些人不长脑子,煜明哥哥明明在,怎么可能会任由绑架软禁发生。而且既然是远方亲戚,一个来学校找亲妹妹爱妹如命的人怎么会轻易离开。”苏若雪简直无语了,谁放的谣言,明明都是高材生竟然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事。

  “煜明哥哥?”贝晚若挑眉,“你的御风哥哥会有意见吧。”

  苏若雪好笑,“我明明在担心你诶,好心没好报。”

  “没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控制不了怎么说,我可以控制自己不听,不往心里去嘛。”

  苏若雪看着平静的贝晚若,不知为何觉得下面的情绪波涛汹涌呢?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