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文网 第180章 ,没得选
  水本无忧,因风皱面,山原不老,为雪白头。太白山就是白头的sd北,西南走向,南起冷泉,横亘五洲。风光秀丽、景色迷人主峰白山多白色浮石与积雪而得名,素有“千年积雪为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的美誉。

  太白山本来不叫太白山,因剑仙李太白而得名。

  李太白负手而行,陈琦在后面默默跟着。

  陈琦当然不知道带他离开蓝关的那个白须老头就是传闻中的人物,“李太白”就是当世剑仙,他只觉自己修炼盘古诀,魔宗啊可是,可能要被这个白胡子好像正道的人士净化了,一路一直担心不已。

  “上古至今流传着一个传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并没有大分海的存在,上古大战,水神共工撞倒不周山时,手中利斧沿不周山檐劈开了一道裂缝,这道裂缝被大地水源汇聚,所有的水到这里都缓缓而沉,你可知道冷泉所处之海,并无一丝浮力。女娲神补天的所练的五色石,侵染共工之血之后修补这个裂缝之后,大分海才像一般的海一样”。

  “老前辈说的可是定海珠?”陈琦问道。

  李太白道“不错,这是影响天下气运的东西,十九年前敬亭山庄聚会就为它,地龙翻身定海珠出现,最终被符毅夺取,大分海就变的很奇怪,只浮不沉,十九年了,可能是天道崩坏,大地灵力遗失,引发了一连串的灾难,而我希望你做的,不仅仅是把定海珠取回来,还要把五洲大地的脉络理顺,拨乱反正,就像人的血脉一样,不通就要死”。

  陈琦不言语,心想不可能吧,吹的吧,我真是主角命吗?我可不愿意牵扯到这些事情里去。只浮不沉可不是什么大地灵力的问题,肯定是盐太多了啊,死海啊,陈琦腹诽,古人真没见识。

  李太白又道“二十几年前江湖就开始流传一句话,七星齐聚,紫气东移,三江寒彻,地覆天翻,这三江也不知道指的是那三江。而七星,我占卜下来,是修补大陆脉络的关键,得七星者得天下,早就该结束这混乱的世道了。”

  “老爷爷,您不是神仙吗,什么神啊魔的,怎么还关心着人间事呢,你是从哪得到的消息啊,我从来没听说过,七星什么的,这跟定海珠有什么关系。”

  李太白笑了,心道这小孩子,若不是你还有赤子之心,身具洪荒之力,乃天选人物,而且家境优越,培养好了,来日必成气候,那还跟你这么多话,当下道“小傻子,我可是人,不过机缘巧合,非同一般人而已,看到百姓流离,民不聊生,也会心下恻隐,你从小长在将军府,不知百姓疾苦,但本性纯良,该多出去走走”。

  “说道定海珠,据说冷泉的江最早的时候每每冬天,就冻上了,因为有温泉的关系,都是冰凌往下流,当年定海珠出世,地龙翻身,符毅造下杀孽,温泉爆裂,导致江水常年不冻,今年又反常的冰寒彻骨,当时定海珠回到了冷泉,而且传说中定海珠能延年益寿,使伤口永不腐化,瞬间而愈,你要取到定海珠,对自己练气也很有好处,符毅若无定海珠在身侧,十九年前就死了”。

  陈琦心下嘀咕,我可不是以前那个书呆子陈琦,百姓疾苦,可是我无能为力啊,要是在将军府,跟陈琦的大哥二哥一样出去领军,可能还有些用,这都成了大秦叛军了,还能有什么结果,也不知道将军府里怎么样了,小公子叛国,可是重罪啊,不过柱国将军府,也不是说动就动的,算了,不管了,想也帮不上忙,定海珠能延寿,还是第一次听说,随口道“老爷子,这定海珠对练气有什么帮助?”。

  “帮助自然是有的,具体有怎么样的帮助呢,问问符毅可能就知道了。”

  问问符毅?老爷子说的轻巧啊,皇帝都死了几个月了,还怎么问,心中呵呵一声,开口道,“哪老前辈为什么不自己去呢,小子可没那本事,而且我何德何能,让我去梳理天下脉络,寻找定海珠呢,我怕力有不逮啊”。

  李太白无奈的摇了摇头,“实话跟你说,定海珠是上古神物,能影响到人的精神,若精神力不够强大,正邪翻转一瞬之间,需要极强的精神力方能控制,纵观九州,我还没见过如你这般强的精神力,当今之世也不会再有几人,可能就是独苗一根,可不能荒废了,老头子自诩精神力不及你,当年符毅造成冷泉杀孽,跟定海珠也有极大的关系,可不能落在一般人手里,徒增杀孽”。

  陈琦仰天长叹,安安稳稳的过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是我,“啊,老前辈刚才不是说七星才是梳理天下脉络的关键吗,七星跟我没什么关系吧,而且我可能要让你失望,老前辈,定海珠!上古神物啊那可是,我怎么可能就不被影响了呢,这都是您老的猜测吧,要我说,咱们就不要管人世间这些琐事了吧,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用不着咱们小人物操心,再说我感觉不到定海珠呀”。

  李太白随手敲了陈琦脑袋一下,“臭小子胸无大志,你想安稳,总要九州安稳了才好,这十多年九州无大战,各国国力恢复许多,几国看似相安无事,内里其实谲波诡云,各国又能人辈出,心怀一统之人不在少数,不出两年,天下必然动荡,到时候你上哪安稳去,生存的条件都几乎没有了,还谈什么追求,谈什么超脱生死,卦象上也无从解释七星是什么,可能是七个人,也可能是七个物品,还可能是个叫七星的东西,或者不是东西,天下之主,可要好好挑选一个,这是你的任务,你可明白”。

  “哎呦我说爷爷那,那就跟我更没什么关系了吧,我什么功夫都不会,计谋也不出众,更无一兵一卒,有什么资格跟在天下之主的身边”。

  李太白似乎没有反驳的话,眼神一变,凌厉的让陈琦胆寒,声色俱厉,哼道,“要么跟着我练功,或者被净化,你选一个”。说完也不理会陈琦的抱怨,自顾自只管在太白峡谷里走着。陈琦嘟着嘴,好半天,舔舔嘴唇,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嘀咕道,“辩不过人,恼羞成怒”。

  (本章完)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