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网 第八五六章 广月要塞
  “似乎也只能如此了,我会让他们尽量将信徒,从北面撤离。”

  玄星神使的语声,苦涩至极。

  神教在北地的根基,就此放弃了确实可惜。可日月玄宗崛起之势已经难以阻止,若还他们继续在北地恋栈不去,只会承受更大的伤亡。

  “这只怕难以办到,总之尽力而为吧。”

  神尊的语声淡漠:“也无需太悲观了,毕竟这北地,还隐藏着一头巨兽。你看这湖,看似清澈,可如把这里面的水抽走,就可见下面的污浊。我们这次若不走的干净些,那位是不会轻易跳出的。”

  玄星神使闻言,也是双眼微凝:“确实,如今这局面,总不能再让那位庄主躲在神教之后,挡风避雨。”

  “还有,再想办法查一查,那张信的究竟。此人究竟是否真正上官玄昊,此人到底是死是活——”

  神尊说到此处,却又微摇头:“算了,如今纠结此事,已无必要。”

  玄星神使倒是理解这位的心情,如今他也怀疑,他们对张信身份的判断,究竟是否正确。

  短短两年时间,此子就能将‘两仪都天破法雷诀’,这个悟性,实在过于骇人,

  “如果有可能,我会尽量查证此事。不过这次,就只需将白帝子等人召回就可?无需任何惩戒?我也知这次失败,是非战之罪。张信实力如此,他再怎么谋划也无济于事。可如果不做一点处置的话,只恐难以服众。”

  “问问白帝子,是否愿与神永生?如果不愿,之前不是在双星基地,取出了荆棘神锁吗?可以给他用上。”

  神尊冷冷的说道:“此外提升天雄神子高元德,为第一神子。白帝子,天元,天坤,天冥,天罗,天龙,天寒七人,还有紫薇玄宗附近的九万神军,以及一应主祭与祭司,都归其指挥,拥有全权,让他尽力保障紫薇玄宗南面的所有教坛,”

  玄星神使微一蹙眉,刚想要说什么,却被神尊抬手止住:“我知道这些人手,远远不足,所以并不指望高元德太多,事后也不会苛责。”

  他说到这里,又望向南面的那一片林原:“毕竟我等当务之急,还是这座广月要塞,是无上玄宗的那件神宝。”

  玄星神使不禁凝目,也向神尊所视之处望了过去,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半信半疑:“无上玄宗那边的进展还算顺利。可织命师真能确定,广月要塞就在这附近?”

  毕竟他们在这附近,已经寻觅了数月之久,却依然毫无所获。

  “不只是织命师,现在便连本座,也可确定了。”

  神尊的唇角微挑:“应该就在这下面,距离地面一万丈到一万五千的所在——”

  神教的出路,在于开辟神国。可他如想完成这一切,那么那么眼前的广月要塞,还有无上玄宗那件可以聚众信之力的神宝,都不可或缺。

  他们在日月玄宗的所有谋划,已经彻底失败,无需再作任何留恋。倒是此处的‘广月’,已经逐渐展露曙光。

  ※※※※

  张信返回日月本山时,并未在山内惊起太大的动静,只因他全程都未在人前露面。之后也只有本山内的几位天域,陆续前来拜访,表达一下关切。

  只有归真子与离恨天二人,未踏足伴山楼。前者直接命刑法堂,可他定下了面壁半年的惩戒。而离恨天,则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张信之意,甚至拒绝了他的请见。

  张信无奈,只能请原空碧与雷照两位师兄师姐,在离恨天面前为他求情。

  又信誓旦旦,保证绝没有第二次之后,才得到离恨天的谅解。

  之后他这师尊,也是推心置腹与他深谈了一次。离恨天自认从张信入门以来,就未能尽到师尊的责任,并没有真正教导过他几次。而张信所修的绝大多数功法,都是自习而成,所以这个师尊之称,其实名不副实,张信即便不认他这师尊,也是可以的。

  然而离恨天自觉为师一日,就需对他尽心竭力。而身为师尊的责任,可不仅仅只是传道受业。不能因他现在的修为高深,法力高强,就从此放任不管。

  这些言语,颇让张信汗然,全程唯唯诺诺,不敢言声。这一方面是因自己心虚,一方面则是因对离恨天的敬重。

  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张信还是很认可这个道理的。更何况他在离恨天门下,虽没有被师尊教导过几次,可他在入门之处,却享受到了神海峰的便利,这是实实在在的恩情。

  之后张信,又老老实实的遵了刑堂谕令,前去月峰祖师堂闭关面壁。这宗门法度,也是需要遵守的,不能因自己如今,已身登绝世强者之林,就以为自身可以例外。

  好在刑堂定下的惩戒也不重,面壁半年而已,对他而言不痛不痒,可以当成是闭关。

  也就在此时,司神命再次通过特殊的通信方法,与张信联系。

  “十载苦修,今日本座终至世间绝巅。啧啧,这句话真是好生霸气——”

  视频中的司神命,语气阴阳怪气的说着:“普通人哪怕修至五阶灵师,也至少需二十年时间以上吧?你这所谓的十年,算是什么苦修?我想那些终一生都未能踏入神师之门的家伙,如果听了你这句,一定会哭出来的!你张信把他们的努力,当成什么了?”

  张信闻言,不禁尴尬的一声轻咳,直接转移话题:“司神命你这次联系我,总不会是专为嘲讽本座?有什么重要的事,可以说了。”

  司神命闻言不屑的一声轻哂,不过他也没继续下去,而是神色一肃道:“首先是恭喜你,如今终于心愿得偿,终于成为当世绝顶之一。不过还请继续努力,未成圣灵,终究只有二百岁寿,现在还不是你能放松的时候。此外这今日神教的动静有异,我看他们,是打算彻底从北境撤离了。”

  “彻底从北境撤离?”张信不由眯起了双眼:“他们的动作很大么?”

  “超出你的想象,看来是下定决心了。”

  司神命苦笑道:“据我所知,如今神教在北方近九成的主祭与祭司,都在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我虽是下令全力截杀,可限于人手不足,加上对方退的坚决果断,所有成果不多。”

  “竟有此事——”

  张信皱起了眉头,心想既然连司神命的斩神组,都没取得什么战果。那么想必日月玄宗这边,也不会有多少收获。

  他立时取出了自己的真君印玺,查阅起了近日的消息。随后就发现内外情司的许多人员,果然已发现了神教的异常。

  可这些情报汇总到内外情司的总部之后,虽是得到足够的重视,可仍处于‘确证’的阶段。内外情司那边还需等到证实之后,才会通告十天柱,而等到他们十天柱决定该如何行动应对,应当是半天之后的事情。

  张信不禁微一摇头,一声叹息。

  大宗派虽然人多势众,可也有着许多因此而滋生的毛病,反应迟钝是其一,远远及不上司神命组建的这个组织,反应灵活——

  “那么你这次询问,是问接下来斩神组,该如何行止吗?”

  “不错!”司神命微一颔首:“我想神教既然退出了北境,那么这斩神组,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你这是说什么傻话?”

  张信冷笑:“退出去了又如何?自然是继续追杀,不死不休!”

  司神命闻言一楞,随后意外不已:“虽说我已料到你会这么说,可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坚决。不过这样真的妥当?张信你这一年为斩神组消耗的资财,已经达五亿四千万大罗玉符了吧?”

  这些钱,主要花在聘金上面。要让那些散修神师,死心塌地的为斩神组效力,与神教为敌,他们自然得拿出一笔足够的买命钱不可。

  其实维持这个组织的花销,只需二千四百万大罗玉符就可,可这已经足够夸张了。

  如今斩神组内,已经有圣灵十二人,顶级神师一百一十位,其余神师境则达五百人,还可组织起四万人的道军。

  “五亿四千万大罗玉符又如何?明年我投入的资金,也不会低于此数。”

  张信微一摇头:“我对这个组织最低的要求,是高层的战力决不能弱于之前的天罗宗,并能够随时组织十万人左右的道军。”

  “可这有何必要?”

  司神命不解的问道:“神教主力已经南下,如今自有中原诸宗来头疼。那边再怎么乱,与我日月玄宗何干?”

  张信闻言,却再次摇头。他并未立时答言,而是语声悠然的反问:“司兄还记得十三万年前的幽冥宗吗?”

  “幽冥宗?”

  司神命目光微凝,有些明白张信的意思了,这是一个曾经占据了几乎四分之一个中原的庞大邪宗。其功法邪异,可以炼人为尸,化为尸傀。还有方法,可吸人灵能化为己用。

  那时的幽冥宗,四处捕拿灵修,只因他们的尸傀,死前修为越强大,则其战力越强。又可吸收这些灵师的灵能,以壮大自身。

  也因此故,掀起了一场波及整个天穹大陆,死伤亿万人的大战。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