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绵羊
  回去的路上,夏北一开始骑得很慢。

  已经有差不多七八年没骑过机车了,他得先熟悉一下。

  走在南山的盘山公路上时,看着一辆又一辆超过自己的飞行车,胭脂倒也不在意,她能够明显感受到夏北的生疏。

  但那又怎么样呢?

  她觉得就这样靠在夏北的背上,一路慢悠悠地回去就挺好。

  不过,没过多久,胭脂就发现夏北的速度快了起来。飞行车灵巧地在盘旋地公路和来往车流中飞驰,见缝插针。

  而后速度就越来越快。

  胭脂有些惊讶。要知道,她的机车可是没有智能驾驶系统的。不光她没有,石龙,小刀,乃至整个飙车党圈子里的机车都没有。

  对于机车玩家来说,智能驾驶系统完全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而这也就意味着,在没有智能系统的辅助下,悬浮机车的控制会非常难。

  车身在半空中,如同在海浪中一般时起时伏。

  速度快一点,慢一点,还有转弯时的入弯路线不同,都会导致车身姿态的不同,稍微一个控制不住就会出洋相。

  不是冲出道路撞上山壁,就是凌空翻滚倒栽。

  因此,要娴熟地控制机车,必须要对四个悬浮推进器的角度以及推力大小,有着极为精确地掌握。

  就像骑马一样,身体起浪的节奏要和马在不同速度下的步伐以及身体的起伏配合起来,做到人马合一。

  而这需要大量的练习时间。

  夏北他……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胭脂静静地感受着夏北的每一个动作以及机车的车身姿态,渐渐的,她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闭上了眼睛。

  无论夏北是快是慢,她都静静地搂着他,侧头靠在他背上,一声不吭。

  机车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地弧线,精准地穿过了废弃的车间,以一种柔软的下沉姿态落在了小院外。

  “到了!”夏北摘下头盔,准备下车的时候,却发现胭脂抱着自己一动不动。当下出言提醒道。

  “嗯。”胭脂慵懒地继续贴在夏北背上,声音在头盔里闷闷的,问道:“你送过快递?”

  夏北笑了起来:“薄饼小弟。”

  噗哧,胭脂笑了起来。她明白夏北的机车技术从哪里来的了。

  胭脂松开夏北,直起身来,摘下头盔,轻轻摇头甩着长发,眉眼都满是笑意:“是骑的小绵羊吗?!”

  夏北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小绵羊是一种已经被淘汰的小型悬浮机车,外表酷似小绵羊而得名。

  这种悬浮机车功能和式样都简陋到极点,不过因其皮实,便宜,且易于在车流中穿行,因此常常被餐饮快递用来做交通工具。

  夏北的机车技术,就来自于以前当薄饼小弟的经历。

  那时候,为了争分夺秒,他天天骑着小绵羊在车流中乱窜。甚至一些台阶,陡坡,都直接骑着车上去,就怕迟到了客户不给钱。

  而这样的机车技术,显然和飙车党的速度极限不是一回事。

  他没有那种将机车性能压榨到极限,在失控边缘驾驭机车的能力,但是对于灵巧的见缝插针以及敏捷闪避方面,倒是更胜一筹。

  “那以后我就叫你小绵羊了!”放下头盔,胭脂愉快地做出了决定,拉着夏北进了小院。

  从听到院外传来的机车轰鸣声开始,院子里十几双眼睛,就紧紧地盯着院门。

  看见胭脂拉着夏北走进来,尤其是看见胭脂脸上笼罩的寒霜消失不见,嘴角甚至还带着微微笑意的时候,众人都眼睛一亮。

  “回来了?”石龙的大嗓门响了起来,一副迫不及待地样子,“开饭开饭。夏北,来来来,咱们喝一杯。”

  “对对,夏哥,咱们正说给你庆功呢!”

  “嘿,老夏,这仇报得真漂亮!孙家现在可惨了!”

  “来来,今天不醉无归!”

  小疯等人也兴奋地道。

  胭脂轻轻哼了一声,白了石龙一眼,松开夏北,径直往厨房走去,而夏北则被众人给簇拥着坐在了小院的桌边。

  “怎么样?”一坐下来,石龙就鬼鬼祟祟地扭头看向胭脂的方向,“她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了。”夏北笑道。

  话音一落,他发现石龙,小刀,山猫……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松了口气的样子。

  如果说之前的气氛还有些刻意,那么,这一口气松过之后,就顿时变得热烈起来。几个人甚至主动起身去厨房帮忙端菜。

  而在此之前,大家明显都对那个方向敬而远之。

  酒菜很快就摆齐了,众人吆五喝六推杯换盏,话题一直都集中在校际大赛上,对夏北推崇不已。

  要知道,夏北的对手可是瀚大和信德集团。

  这两个随便哪一个拿出来,对于在座的人来说,都是让人几近绝望的庞然大物,别说将其击败,就算是想撼动一下,也是白日做梦。

  可夏北明明无权无势的一个人,竟然就生生把这个仇给报了!

  这可牛逼大了!

  平常大伙儿吹牛,无非是上南山东山跑出了什么时间,无非是干翻了哪个不长眼的白痴,无非是遇见人多势众的对手也没怂……

  可只要仔细想想,大伙儿就觉得自己这些东西跟人家夏北比起来,简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妈的都不好意思开口。

  酒到微醺,石龙拍着夏北的腿,说道:“夏北,还是你们这帮读了书的家伙厉害啊。要是换成我,恐怕就只能提把刀找孙季柯拼命。”

  众人都纷纷点头。

  不过气氛却因此忽然变得沉闷了起来。

  所有人都明白,真要是自己遭遇夏北这样的屈辱,能用的手段似乎也只有这些了。

  可结果如何,大伙儿自己都能想象。

  就算一刀捅翻了孙季柯,最终倒霉的也还是自己。孙家财雄势大,手眼通天,自己这些人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伸伸手指头就能摁死的蚂蚁。

  因此,大家对夏北固然钦佩,但看了看彼此鼻青脸肿的脸,心头都油然而生一丝挫败感来。

  夏北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笑着道:“这可不一定。如果换做是你的话,孙季柯那种人根本就不敢来招惹!”

  说着,他环顾四周,问道:“对了,你们去过体院了?”

  去体院帮夏北出气的事情,大伙儿一直都没跟他说过,却没想到夏北此刻竟然提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胭脂身上。

  胭脂本来一直静静地托着下巴坐在夏北的身边,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夏北的影子里一般,安静得几乎没有存在感。

  可当听到夏北这番话的时候,大伙儿发现,胭脂也睁大了眼睛。显然这不是她告诉夏北的。

  夏北也扭头看了胭脂一眼。

  看着夏北似笑非笑的神情,胭脂把头埋了下去,下巴压在膝盖上不啃声。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石龙也不矫情,爽快地承认了,问道,“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没有。”夏北微微一笑。

  当时听说孙启德和周仁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有骑着机车的流氓去体院殴打了刘波等人,他就知道是这帮家伙。

  其实当时麻烦还是有的,只不过后来随着比赛的胜利,以及瀚大请愿贴闹起来,这件事也就没人关注了。只有孙启德买通的一些人在网上努力以此反击,但都淹没在了对孙家的愤怒声音之中。

  但无论如何,夏北心里是感到暖意的。

  当你受伤,或者遭遇屈辱的时候,你的朋友不声不响就去帮你出气。无论他的作为是对是错,但这种朋友总是没错的。

  心里想着,夏北对小疯道:“小疯,把你的光脑借给我用一下。”

  小疯一愣,旋即答应了,起身去拿便携光脑。

  夏北道:“既然大家帮了我一个忙,我也想帮你们一个忙。”

  众人都面面相觑。

  很快,小疯将光脑拿来了,夏北打开,然后在光脑上飞快地列了一些东西,其中包括一辆卡斯牌的二手载重机车,以及一些零件。

  “修车厂的事情我听说了,我跟胭脂商量好了,准备再赌一把,本钱我这里有……”夏北一边操作光脑一边说着。

  一听到这话,众人立刻炸了锅。

  “这怎么行?”石龙霍然起身!

  “是啊,不行不行。”小刀和山猫也纷纷道。

  用自己的钱去赌,大伙儿能接受。但用夏北的钱,而且是在明明已经输了一场,知道胜率不高的情况下再去赌,大家就坐不住了。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纷纷劝阻。

  “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的胜率有八成。”夏北埋头输入,“而且我已经跟你们虎哥说好了。”

  “虎哥。”众人把头扭向胭脂。

  石龙道:“胭脂……”

  胭脂安静地坐在夏北身边,半边身子都隐藏在他的后面,只听到声音:“谁跟他商量好了……”

  她轻轻地嘟囔着:“不过,我听他的。”

  “好了!”夏北输入完成,旋即用手机转账给石龙,“这是一千星元,用来买这些材料还有你们的修车零件。另外,我需要找一些加工仪器,清单上面有。明天我过来,咱们开始干活儿。”

  众人都呆呆地看着他。

  石龙拒绝了夏北的转账,问道:“你说胜率有八成?怎么赢?”

  夏北微微一笑道:“我力气很大,打架很厉害。”

  众人一愣,旋即纷纷点头。

  或许是夏北的干净俊逸的外貌实在太过人畜无害,因此,大伙儿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时常会忘记这一点。

  而此刻提起,他们立刻就想到了夏北在车站的那一拳,以及他一人打翻两个保镖的新闻画面。

  扪心自问,包括石龙在内,在场没人敢在力气和打架方面挑战他。

  “另外,我还会骑机车,这辆卡斯就是给我骑的。”夏北环顾四周,旋即用筷子沾了水,简略地画了一幅南山地图,如此这般地讲解了一番。

  听着听着,大家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胭脂没有去管夏北的什么战术。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北微笑的侧脸,看着小刀山猫等人一个个兴奋的神情,嘴角便轻轻扬了起来。

  她喜欢这种可以安心偷懒的感觉……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