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210章 重聚
  没有人发现暴风雨是什么时候停止的,他们只知道此刻已经是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城楼之上。

  贯白丘率领着数位将领,走向红色军队的首领——温国太子溪有历。他自始自终坐在步辇之上,看着两军交战,又指挥着自己的队伍进入战场,然后又看着城头变幻大王旗。

  贯白丘上前一步行礼:“子桑国督统贯白丘多谢温国太子对我军施以援手。”其余将领也俯首表示感谢。

  溪有历走下步辇,虚扶了他一把后,笑道:“贯大人不必客气,你我两国本就是盟国,贵国有难,我温国岂能袖手旁观。”他头一次如此仔细地打量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吗?刚才在来坞镇的路上他想起了以往的种种片段,在灯会时的英雄救美、在云岛上的同甘共苦、在海难中的浴血重生,原来这个男人一直在她的身边啊!自己果然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贯白丘并不知道这太子心中的诸多弯弯绕绕,只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他的眼角余光早就被步辇边牵着灵犀的少女吸引了,她似是没有看到自己,只是拿着帕子擦拭着灵犀额上的雨水,一面还用自己的脸颊摩挲着灵犀的脸颊,摩挲了之后又亲了亲它。无论是人还是马,浑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他气闷无比,这俩个一起失踪了这么些时日,竟是要将自己抛却了么?

  溪有历看着这奇妙的二人一马间的互动,哈哈一笑说道:“不过贯大人倒是有一件事得好好谢一谢本太子,本太子将肖学士完好无损地带了回来。”

  肖天然听到溪有历提到自己的名字,就转过头来看向贯白丘那边,微微笑了笑,算是对着他们打了招呼。

  这一笑之下,将士们倒是齐齐一呆,他们早已注意到了这引人注目的白色角马和少女,只是刚才耽于战事,根本无暇去思考。这白色角马不就是贯大人的灵犀吗?怎么在这少女的手中,又对她如此俯首帖耳。他们又赶紧去看贯白丘,发现他们的督统大人竟是痴痴地看着那个少女,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庄重与威严,不由地全部都惊掉了下巴。这……原来贯大人也会……

  幸好王斯是个老将了,忙在背后拍了一下贯白丘,贯白丘回神,又对溪有历说了不少感谢的话,说是要好好款待他们。

  溪有历却是婉拒了,说是坞镇刚刚收复,百废待兴,还是不要铺张浪费了。听他说的有理,贯白丘便不再坚持,但仍是留温军在附近的地方安营扎寨,过了今夜再启程。

  收复失地,举镇欢庆。离乡背井的坞镇老百姓都回来了,坞镇重新又恢复了生气,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宛若一个初生的婴儿虽然脆弱,但充满了无限的朝气。

  当溪有历的步辇朝城门外行去时,有不少百姓前来送行,赠送了他们精心准备的瓜果蔬菜,这代表着他们最诚挚朴实的感谢。战争果然比不上和平,虽然他也曾经梦想过占领这座城池,坐拥此地的江山,但经历了那么多后溪有历已经明白了什么才能让温国更加强大,不是靠天珞石不是靠武力野蛮地侵略,而是大力发展经济。他率领着枫叶军离开了这座小镇,回过头去,看到那城墙上的一对璧人依旧朝他站立着送行。似乎是起风了,那男子解下身上的大氅披到身边女子的身上,那女子似是嫌重想要推拒,被那男子不由分说地裹紧了。溪有历转回头去,浅浅一笑,这通商的事情还是派他的皇弟来做吧,再见了!

  子桑国正史记载:圣初元年,宣国联合果顿国对子桑国南北夹击,致使坞镇沦陷,圣初帝任肖天然为使臣出使温国都城温兹,两国签订了《温桑通商章程》,正式结成了友好关系。温国太子溪有历率枫叶军前来并正式向宣国宣战,宣军败退,坞镇被收复,果顿国继续负隅顽抗。

  “果顿国为什么还不撤兵?”肖天然托着下巴看着坐在案头查看文件的贯白丘问道。

  贯白丘放下手中的文件,负手立于窗前。

  肖天然翻了个白眼,尼玛,又来了,每次他纠结的时候就是这副德性。不过,不得不说,每次这个时候她都是一面心疼着他的纠结,一面对着他的背影流一下口水。

  他叹出一口气说道:“因为果顿国得到了颛孙氏的支持。”

  然后他就将那一日颛孙裕前来坞镇劝说自己不成,后又北上前去与果顿国结盟之事说了。

  “哦,那支袭击了李宇他们的神秘势力,果然是颛孙裕啊!”她点点头,其实那时候看贯白丘的反应再结合时势,她也已经推测出了个七七八八来。

  他目光中带了丝欣赏望住她:“原来天然早已经猜到了。”

  “那是当然,除了颛孙裕,谁还能让你这么纠结呢?”她坏心眼儿地在脑海中勾勒着这一对曾经的好基友相爱相杀的场面,嗯,很不错的素材嘛!

  他丝毫没察觉她脑子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说道:“不错,我与他毕竟同窗十年,那时候的我们同时怀抱着强大子桑国的理想……”

  看吧,看吧,多么美好的回忆。

  听完某人基情四射的充满青春感伤的回忆后,肖天然说道:“你继续工作,我去看一下张冲。”

  那一天,收复了坞镇之后,士兵们先在一间屋子里找到了被囚禁起来的安阳公主和晓翠,又从她们的口中得知了张冲和有去被关押在了地牢里。张冲和有去才被人从地牢中救了出来。其实她已经去看过张冲好几次了,但是每次安阳都在那边照顾着,除了有去、胖子和晓翠,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

  贯白丘微微颔首:“好,如果安阳公主仍是不愿意其他人去探望,就别勉强。”当师徒俩被救出来后,他和天然前去探望他们,却被安阳挡在了外面。

  肖天然说道:“我知道,那我走啦!”说完人已不见了踪影。

  贯白丘先是无语,然后浅浅一笑,以前装淑女走小碎步一定很累人吧,还是这样的她更可爱更天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