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22章 第 25 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赵基正在由赵萧服侍着喝着汤药,可是他本就是个男人,又是王爷,哪里伺候过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汤勺喂过去,却是太烫,赵基一个不慎全喷了出来,撒的满身都是。

  “对不住,八哥,我,都怪我不好。”

  赵基无奈地笑笑,“行了,你哪里伺候过人,还是叫林玄进来吧。”

  赵萧霎时垂头丧气,只得把林玄叫了进来。但看着赵基在林玄的服侍下还是艰难地吞咽着苦涩的药汁,心头不觉一阵痛。都怪他非要拉着赵基试试新得的宝剑,哪知那日赵基怎的会心不在焉,而他想试验一下宝剑的威力,就用尽了全力,当场穿胸而入,血流如注。

  赵基昏死过去,却还不忘嘱咐赵萧千万要保守秘密,否则一旦传出去,他就会背上弑兄的罪名。因此,赵萧不得已只得请大夫秘密诊治,赵基的伤势因此恢复的格外慢。

  “哥,实在不行,我去城里请个好大夫。再这样下去你!”

  “闭嘴!我说话不管用了是吧!”

  “哥!”

  “滚出去!”

  赵萧还想再劝,但见赵基已经咳嗽起来,怕牵扯到伤口,只好和林玄一起退了出来。

  屋子里一下子清净了很多,赵基疲倦地往靠在塌上,面色苍白,却是忍不住从怀里掏出那只孔雀玉钗,小心翼翼地摩挲着。

  赵基纵然是个从战场上的血肉堆里爬出来的铁血汉子。但人生病脆弱,思念亲近之人,却是本能。而此刻,他最想要看到的人却是她。哪怕,只是像那日和韩昌离去时,她在朝阳下淡若秋水的眸子。

  此时,赵萧虽然出了门,却还是放心不下,一直在门外候着。林玄随侍在侧,自然也小心翼翼。此时,弟弟林深却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面上略有焦急之色。

  林深到了跟前,长舒了一口气,“见过九王爷。”

  赵萧瞧了,知是有急事,便挥了挥手,“不必多礼。此时王兄正病重,你先别去打扰他,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

  林深面有难色,忍不住看了哥哥林玄一眼,却见林玄点了点头。这才顿了顿,说道:“国公府的三位小姐说风筝刚才落在府里了,要来取。属下不知道该不该放人进来,只好来请示王爷。”

  赵萧一听,忙问道:“那三位小姐中可有一位叫李珠妍的?”

  “为首的正是镇国公府二小姐李珠妍。”

  赵萧哈哈一笑,“快!去迎接三位贵人。”

  此时,李珠妍正满心忐忑的停在怀亲王府的门房。原本当时头脑一热,隔断了风筝线,看着它飘进了赵基的院子里。

  可如今,看他的长随欲言又止还要通传的模样,难道他今日府上有客?或者他不想见她?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李珠妍恨不得现在就转身离去,可是她又存着一丝希望,纠结百转间,正心急如焚。此时,却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李珠妍几乎两步并作三步跳到了门前,却见林玄和林深两兄弟前来,恭恭敬敬地拜了拜,“让李姑娘久候了,我家王爷说了,请李县主和两位姑娘后院稍等,已经让人去寻风筝了,找到了自会送到三位手上。”

  李珠妍闻言,长长舒了一口气,就跟着二人一路鱼贯而入进了垂花门。三人被请到客室,上了茶。李善若有些拘谨,倒是李雪涵打量着屋子的摆设,见古色古香,高雅精致,却不失大气。忍不住啧啧称叹。

  “想不到这位王爷的品味如此别致,你说是吧,二姐姐?”

  李珠妍知道李雪涵曾是京都有名的才女,能得她的夸赞,实属不易。心里竟不自觉的有些骄傲,眉眼忍不住往上浮了浮,脸上却是极平淡,“妹妹平时可是不随便夸人的,既然如此说,那看来就是极好的,我反正是不懂的。”

  李雪涵听了,笑颜如花,却是不忘揶揄道:“姐姐素来对我也不是这样宽和的。怎的如今听我一夸王爷就忍不住举手称赞,莫非~”

  李珠妍到底是个15岁的姑娘,就算心智再成熟在这样地事儿上也不免脸红。忍不住嗔怨道:“好你个李雪涵,还未出阁就净说胡话,看我不撕你得嘴。”

  说完,李珠妍就举起团扇要打李雪涵,李雪涵一躲,却刚好碰到来传信的林玄。二人一惊,这让人看到了闺阁女子如此喧闹的一面可怎么好。却不想,林玄面色清淡如水,道:“王爷请李县主到客房一叙,说是要感谢那日小姐的恩情。”

  三人那日都在秋猎宴上,自然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但归根结底,其实是赵基先挺身而出,李珠妍不过是知恩图报,对赵基来说也没有多少恩情可言。但如今赵基如此相邀,却也说得过去。

  李珠妍也未多想,转身嘱咐了李雪涵和李善若两句,也便随着林玄出了门。赵基的后院景色清幽,多种些有了年岁的松柏,间或有奇山怪石掩映期间,甚是情意盎然。

  转过几段长廊,李珠妍便来到了赵基的书房前,林玄带完路便恭敬地退了下去。李珠妍感觉周遭忽地一片寂静,心里竟生了怯。手抬了几次却又放下,不敢应门。

  犹豫再三,正思虑间,屋内却传来赵基的声音,“林玄!”

  听着颇为急切,李珠妍蓦地推门而入,却看到了正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赵基。

  二人俱是一惊,倒是赵基首先回转过来,“你怎么来了?”

  李珠妍愣了半天才想起回答:“不是王爷叫我来的?”

  赵基眼睛一眯,露出些许危险的神色,不过转瞬却又消失不见,除了他那位好弟弟,还有谁敢假传他的话?

  可是,再看怯生生的李珠妍,眼睛湿润,像头无辜的小鹿,真是我见有怜。心头一时柔软下来,“奥,是我叫你来的。”

  “王爷没事儿吧?可是那日的伤?很严重吗?”

  赵基被李珠妍一说,忽地想起那日在韩昌马蹄下的屈辱。今日好不容易单独相见,他怎么也要找回几分薄面。便硬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淡淡道:“无碍,只是前几日偶感风寒而已。”

  李珠妍看着赵基异常惨白的脸色,心知定然不是伤寒,但又不好多问,一颗七窍玲珑心也没了辙,只得在原地绞着帕子,不知所措。殊不知她这副小女儿情态快要把赵基折磨疯掉。

  他粗大的喉头儿很是滚动了几下,沉了沉声,“今日我在病中本不宜和姑娘见面,更不宜单独说话。只是想着县主今日好不容易登门拜访,我总要把那日那份恩情了结。便想着送县主些东西,权作些微报答。”

  李珠妍闻言,忙摆了摆手道:“那日是王爷救了小女,小女还未感谢王爷的大恩大德,怎的能让王爷如此费心呢?”

  赵基听了,不由得愁肠百结,“可是,要想见到李姑娘一面可是真难。”

  李珠妍听了赵基这话,不由得耳根子都羞红了,他这是在暗示她,无论是谁欠了谁的恩情,他都很想见她?

  不是吧,或许是想多了。可是,如果不是,他又为什么屏退众人单独见她,且要跟她说这样的话呢?

  赵基见李珠妍低头不语,只好艰难地从床上下来,披上了外衣,不料扯动了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李珠妍听见,急忙上前去,却不料关心则乱,一个不慎跌倒在地。

  赵基慌忙去拉,却被李珠妍带倒,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她得身上。两个人顿时面贴面,唇连唇,两具身体严丝合缝儿,密不透风。

  李珠妍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不到猛烈的心跳声。这才静下心来看到了眼前的男人,他刚毅的脸庞,深邃的眉眼,如宝剑出鞘般惊晃的目光中,却隐约透着几丝柔情。

  她忍不住动了动唇,却更加激动了他,赵基血气翻涌,再也忍不住,蓦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贝齿。

  力道虽轻,却如雷霆万钧,二人身子俱是一震,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猛的从地上翻坐起来。赵基怕李珠妍委屈,慌忙间去抱她,不料大手却误打误撞摸到了胸前那对柔软。

  李珠妍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一张脸烧的火辣辣的疼。可她却不想推开他,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地上,连叫喊都忘了。

  倒是赵基却像触了电似的跳了开去,丢了魂似的满屋子走,最后却从脖子上抓下一块玉来,塞到李珠妍手里,慌忙道:“这是,这是,这是谢你的!”

  李珠妍茫然地接过玉,呆愣愣的起身就要往前走。赵基看着那个娇弱的背影,胸中千头万绪,飘荡激烈。他很想叫住她,对她说些什么,可脚却像钉在了地上,嘴怎么也张不开。

  而李珠妍则失魂落魄的,云里雾里般,那个谪仙似的男人刚才竟然吻了她,还摸了她的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