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我有孤独和烈酒-16
  萧也驾驶大众amarok皮卡。记起杰克凯鲁亚的「在路上」。让人想到物质安排(epistemic)的类似对立,言说世界如何地存在。就像神恩赐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之后他开始走进沙漠公路。而仙人掌,花花柴,地黄等植物即立于现象世界自使的衢处。

  “我到什么地方了?感觉还是很荒凉。”

  06:25时候再看地图。萧也抵达柴达木班戈县。当他在岔路犹豫着选择方向去太白省的时候。忽然被巡逻的伪军白匪发现了。白匪驾驶imprezav4军用吉普靠拢,还用车载广播喊:“你处于警备区。停车!停车!”

  萧也瞧了瞧方向盘前的仪表,之后慢放离合,改装过的大众amarok皮卡,2挡也能让转速达到6000,他踩了油门短暂加速,打舵到左40°变道越过伪军的车辆,而在临近障碍物时候,萧也5档换4档然后提起手刹,把车子重心加到前轮,后半个车身倾斜了过来绕行,依旧在95km/hour,耳边尽是呼啸的音响。

  “车牌mverts813你将被捕入狱。”伪军使用maxim-17/a重机枪扫射萧也。打得遍体鳞伤残缺不全。班驳。变形。

  “我还是跑进复杂地貌中,这样或许会摆脱他们。”萧也想。不过他刚刚驶进山后。车熙攘地爆胎。方向操控忽然困难。

  伪军围住萧也拿枪说:“你是什么人?请你束手就擒。”

  “我是路过的普通寡民。来这里旅行的。有什么不行?”

  “瞎说。我觉得你是观察情报的特务。”长相凶恶的伪军白匪拿手铐走向萧也。“我不能被缉捕。否则没有办法脱身。”于是萧也露出冰冷的笑,骤然发起惩击。他的乘气带有分魔之火。而且。这些只是平凡士兵。所以很简单就解决了其中几个。

  “小子你杀了我兄弟,今天我要你命!”白匪癫狂地用sh41重锋枪射向萧也。而萧也徙身回避。没有任何表情:“死!”

  战刀之上,火焰燃烧。随后挥刀。仿佛流风之回雪。澎湃地乘气给伪军白匪造成了可怕地还击。萧也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刀气似点点繁星斩向伪军白匪。犹如蹂躏他们。

  破空之声瞬间发生,刚开始时只是黝黑的一道,之后犹如死海,覆没了伪军白匪的所有退路。萧也到底杀了6/7的人。“请你立即离开。而我不杀你。”萧也对剩余的人说。然而等年逾中年的白匪走远,在他以为摆脱危险的时候,幽灵垂柳说:“萧也。注意。他们身体里藏有妖孽会变形。”

  幽灵垂柳刚说完。已死伪军白匪忽然又站了起来。并且更幻为恶魔残卒的形态。向萧也身边很有气势的袭来。

  “应付你们。我觉得还是足足有余。”萧也踏临虚空,近身后直接出于原地超低和高跳跳砍。“欺!更如彼岸!”之后又霸道地举刀使出硬性伤害。萧也的刀紧迫缠身。剽悍。凶残。恶魔残卒的身体体无完肤。搏斗之后,萧也明白各自的深浅,低级恶魔不是自己的对手。

  “再来几刀。就能让你们戮没而死。”“遵!惟攻是名!”

  滔天的灵力河流之中,鲜艳的乘气陡然乍现,以肉眼无法察觉的运动攫越,刀气所过之处,恶魔残卒露出了其中的漆黑空间裂缝。它们身形暴退,面庞上涌现出浓浓的惧怕。“现在我要解决了你们。”萧也拿刀又发起攻击。终于全面地杀死所有的恶魔。

  “我觉得应付这些低级勇武。是很简单的事。”

  幽灵垂柳说:“萧也。你好像变强了。”“是吗?”“我想我们得立即离开这里。免得被人发现。”萧也驾驶伪军的imprezav4军用吉普向西方的太白省樊口趋近。然而这时候。天又黑了。深处出现许多巫妖。它们只有虚化的白骨。带着黑暗年代的戳记。

  “只能等这些魔鬼走远。我再出现。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异形。”萧也藏在红树属灌木丛中对幽灵垂柳说。“你感觉我比以前强多了吗?”“我好像从新创始乘气了。”

  “是的。我想大概是(神格)的效果。”幽灵说。“其实鸢尾花变成的(神格)应该还有更深的武意。”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总感觉识海好像被改良了。并且还有什么东西流向身躯深处。是我进化了?”萧也咀嚼着牛肉饼干,喝尽了半瓶水,又看看无名指的纯银戒指。萧也觉得这只是守护存在迷宫的使者给的日常物品。然而幽灵垂柳很感兴趣。“这戒指很好看。”

  “我感觉里面藏着什么。”幽灵垂柳说。

  “大概是神迹的特别眼泪。我好像认识。”

  萧也说:“这是指称什么?我从没见过。”

  “戒指应该在不断地变化。你看。你看。是不是很耀眼?”萧也知道,每当记起自己写的诗:「道无即桃花,犹物而皆任。我往从靦然,后与之复聲。」鸢尾花和戒指就会在冥冥之中发生黑暗的性质。很像观沧海之多少。应该是进化的条件出现在我身体里。

  “我帮你瞧瞧。我觉得我好像能帮你做些什么。”幽灵垂柳说。之后萧也识海中闪现出自然花。他发现(神格)中流出了一些东西。所有的星辰气息都相对应,似乎在和纯银戒指永久地确认关系。

  纯银戒指浮现了团团反虚固体。神格也浮现团团反虚固体。它们就像对某事取得了某种程度的妥协。风貌变得明净。葳蕤。

  之后萧也无名指的纯银戒指遽然阐明。逐渐地变成烈火。萧也整个身体覆盖在其中。幽灵垂柳说:“我看出来了。这是剑。”

  “是吗?然而我不知道能不能将火收歛起来。我身体这样燃烧之如发光。过于瞩目。大家在任何时候都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你再试试意念限定。看看能不能控制它。”幽灵垂柳说。之后萧也试了一下。只见烈火隐没了。萧也再试。它又出现。再试。它又隐没。倏忽钻进了萧也的身体里。感觉很冰爽。

  萧也又想:“出现!”火立即悬在萧也右手边。“恩?幽灵说戒指的真身状态是剑?”萧也拿过来。感觉它很重。他遽然想到了在尊者身边修行的事,于是念:“进虚为剑!”之后纯银戒指真的变成宽25厘米,全长1米多,重量超过70斤的重剑。重剑浮起在他身边。

  “我感觉我用刀习惯了。用重剑。还不熟悉。现在我特别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应该是很美的称呼。”就在萧也抱着疑问、舞动重剑、小心翼翼运动的时候,忽然从鸢尾花瓣(神格)中冒出关于剑的话语:“奉剑三千寻其一。此为用影。有孚威如。履道之流实受其福。”用影?萧也想。我重剑的名字叫用影吗?终于有了我的独拥武器。哈哈。我很喜欢这火。用影!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且敬你的名为圣直到永远。永远。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