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5(下)
  她的第六世都在追忆,都在寻找,都在日夜兼程的路上,直到死亡,依然碌碌无成。前世的余孽太深重,魂牵梦绕,不得让人安宁,她最后一次生命仍然在苦苦追寻。只是这一次她遇到了我,我是最幸运的小子,这幸运让她无意间分了一杯羹,在我找到挚爱的翌日,她也找到了好友。

  冥冥之中,上神安排好了所有。

  她俩儿交谈甚欢,如胶似漆,“彼岸”差点儿没去产卵。我和蜘蛛在三人漫天漫地的交谈中认识并了解了对方,我完全卸下了对天敌的恐惧,它也不再视我为美餐,我们俩成为朋友,它成了我口中的“琴网”。

  我们是七生蝶,神许我们七次生命,六次复活,复活的耗时会越来越长,每一个生死的间隔遗漏的记忆也会越来越多。这是“彼岸”最后一次生命,她产完卵后,听完了“琴网”所有的琴曲。阔别三十年,她们有说不尽的话,道不尽的情,她们彼此心照不宣,心照不宣却一眼望穿。

  “我已将死,能否为我作一新曲,把我葬进你的诗歌里?”

  “当然,朋友!”

  “琴网”闭目凝神,抬手起势,转腕一弹,绕指缠音。轻快悠扬的旋律里我听出情感的奔涌,每一个音节都专注地淌着自己的韵律,那是一头活水,会涡旋,会翻折,会起伏,起承转合间,又有旷古绝今的莫大悲恸在暗流汹涌。

  “彼岸”闻声起舞,轻灵飞动,霓裳澄金,翩转成菊。她就站在美妙的音乐上旋舞,时而蝶袂乱炫,彩襐霞飞,忘我地怒放出激热的情绪,时而含身收翅,黯然沉寂,借重力在空中螺旋飘落有同秋日里蜷曲的凋叶。乐曲高潮处,又急转直上,妙步生莲,芳姿闪烁,婷婷净立,倩影流连。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一个为了将死的朋友谱了最好的曲,一个为回应朋友跳了最好的舞,节拍与舞步完美相契,情感与情感完全啮合,高山流水的情谊恐怕也难胜于此。想必,刚刚我眼前这幕必是古往今来最高格的琴舞。

  我已被美力的浪潮轰击得目瞪口呆,舞毕,仍然久久回不过神来。舞毕,“彼岸”蹑脚落在蛛网上,耷拉下翅膀,垂下触角,黯淡了目光,倒了娇躯。我仿佛看到她刹那化为尘埃,粘了一网。

  “彼岸”死了,我唯一的同类,我的妻子死了,她在死前完成了繁衍更找回了一切,她死如夏花,她达成了自己的圆满。

  “琴网”一根接一根地从小腹拨出蛛丝,可能是悲伤让它的动作迟缓了不少,肢体也略有颤抖。它用一层层的白丝把“彼岸”的躯体包裹,她像是又回到了虫茧里,只是这茧里再也没有蝴蝶会出来。不像前几次她的死亡,“琴网”再也不会把她葬在树下,无论多久也等待她从土里转生。这次“琴网”把她和她的丝棺裹抱在了怀里,它说要一直携带,至死不渝。

  “我这么收拾你的亡妻,你是否心有不平?”

  “她不仅属于我,她更属于你,她更该属于你。与其入土腐败,不如永远和你一起。”

  “年轻人,我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世事上下百年,前世今生沧海桑田,渺小如你我在偌大的天地前不过一粒尘土,我们如何也改变不了注定的生死与宿命的裁决,望穿前尘,我们所拥有的,从来只有时间和回忆。时间马不停蹄,颠覆所有;而至于回忆,本不该带去彼生。勿忘心安,朋友!”

  “……”

  它最后的赠语令我摸不着头脑,我目送它抱着“彼岸”离去。而我是等见了女人最后一面,才肯动身离开,去迎接自己的死期。我离开了她的新房,离开了她。由于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知道她是仍然是那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昨天她丈夫想伸手捉我时她及时拉下了那只大手,还叮嘱着家人不许动我,我知道她和“彼岸”一样是有灵性的,她的水一样的眸子里,倒印着我碧蓝的身影,这身影也倒印进了她心底里,她一定记得我,我就是当年那只蓝蝴蝶,我就是当年日暮那只蓝蝴蝶,当年,夜雨……

  勿忘心安,爱人!

  我们来世再见。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