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十八章 真面目和转机
  “那么搞定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就像是完成了什么劳累的繁琐工作一般,习惯性地拍了拍手自语道。

  刚刚还是长满棕色毛发有着利爪的手部,变回了原本纤细有些苍白的双手。如果仅仅从这看来,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就像是一个常年蹲在家中不爱运动的宅罢了。身体看上去有些消瘦,面容苍白一看就是长时间没有接触过阳光,戴着兜帽显得有些孤僻阴沉。完全符合了一个容易受到欺负的人的形象,让人完全无法对他心生警惕。

  当然前提是不去看那眼前的如同地狱般的景象。四处散落的断肢,血如同不要钱的油漆般涂抹满了整个巷道,还未完全死去的神经使得大块的躯体还在不时抽搐着。一个个死去的面容,上面写满的恐惧和慌乱。

  转过头来,慢慢向着还在一边无力干呕的李曦阳走过去。显然刚刚的那一幕对他的刺激一直存在着。但,出乎意料地,他踢到了某个软乎乎的东西,低头看去。

  “哦,差点忘了还有你啊?怎么?还想活着吗?”

  这个或许算是勇敢的人,做出了反抗,但没有得到什么好的结局。断腿的痛楚加上大失血导致的意识模糊,一般来说昏迷过去才是正常。如果说之前发生的一切他还只是因为步入非现实而下意识不想相信这个状况,那么接下来他目睹的一切轻易地击碎他的精神。

  朋友、损友或者说只是平日里一起鬼混的人都死了,死的那么简单,死的那么突然。没有任何的轰轰烈烈,或许当人老去也是这样,但这绝非和死在一个类似于人的家伙手中一样。无论是屈辱地求饶还是奋起反抗,结局没有差别。

  就像是神降下的天罚,没法反抗没有道理,当对方决定了之后结局便已经注定了,与其说是屠杀还不如说是屠宰,这是多么的绝望啊。

  “请,杀了我吧。”

  目光中带着一丝祈求,祈求对方能给他一个痛快。

  “呵。”

  双目对视,全盘地接收了对方那绝望而又空洞的情感。轻蔑地一笑,利爪割断了他的颈椎,就如他所愿,给予了对方毫无痛苦的终结。终于,他今天原计划中要杀掉的人都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那么我该怎么处置你呢?你知道因为你,我今天过得很不开心吗?”

  看着李曦阳,带着一份困惑和思虑问道。

  对方终于盯上了自己。他擦了擦嘴角,胃里的东西早已经吐得干干静静了,哆嗦着扶着墙努力站直身体,虽然脚不听使唤,但最终还是靠着墙强撑着将腰杆挺直了平视对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不是你的目标吧?”

  他小心地试探道,当对方能轻易揉捏自己的性命时,哪怕是一些话语上的疑问他都小心不要冒犯到对方。好在对方好像也还没有想好最后拿他怎么办,就走到离开他大约2~3米距离的位置就停下了。

  “没错,按道理来说,你不是的。”

  但对方的毫无所谓的语气告诉他,接下来估计就是一个转折。

  “可惜,你看到了这一幕,我就不能轻易地放你走了。更何况,你报了警。”

  “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警察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这样我很麻烦啊?”

  语气中的无奈,让他下意识地追问道。

  “麻烦?”

  对方仅仅只是露出了一个戏谑地笑容。伸开双臂,转了半圈,示意了一下周围那狼藉的样子。

  “对啊,处理起这些东西很麻烦罢了。”

  话题中止了,他明确地认识已经无法指望任何其他人了,要想活下去就要靠自己。而对方也完全没有打算把话题延伸下去的样子,只是脸上带着一丝诡秘的笑容看着他,估计也是等着看他到底能说出些什么话题来吧。所以他打算直接切入主题。

  “那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看到对方脸上毫无变化地神色,他急忙补充道。

  “当然我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有任何的举动,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其他的我才能活着离开呢?”

  虽然十分愤怒,但他还是明白对方可以随意地蹂躏自己,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有用尽一切努力活下去。

  “呵,终于说到关键了吗。”

  对方终于对他的话语有了反应。

  “说实话啊,我确实不是很想杀你。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完全没有理由地乱杀人那完全就是疯子的行径好吗?本少爷才不会那么没品呢。”

  对方的话语确实地蛮不讲理,那完完全全蔑视别人生命的态度,最终还是让他不由地恼火了起来,情感随着话语倾倒而出。

  “那就可以这样胡乱地杀人了吗?这些就算他们或许有些不堪,但是也没有理由就这么地死去,毫无价值和尊严。”

  话说出口他感觉不妙,但已经出口就没法收回了。万幸对方并未生气,反倒是好笑般反问他。

  “理由?理由你不是很清楚吗?”

  “不过是弱肉强食罢了,这才是真实的法则啊。生活、社会、世界,就是这么简单,背景强的欺负背景弱的,学位高的压过学位低的,能力强的管理能力弱的,上层压榨下层,大国蔑视小国。什么平等、什么民主,那不过是在相近地水平中的游戏规则罢了。”

  “我不过是把这法则真正地回归最原本的状态罢了。最原始也是最本质的样子。”

  他意识到了,对方就是一个凌驾于现实的**裸地怪物,不仅只是一个**力量上的超现实存在,精神上的扭曲更为令人惊悚。无情地践踏着人们公认的规则和常识,仅仅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而不巧的是对方真的有这份能力这么做。想到要从这样的怪物手中逃出,他一时感到或多或少的有些绝望。

  怪物停顿了片刻,好像是在观察他的表情一般。看着对方不断变化地神色,不由地嬉笑出了声音,最后仿佛敲定了注意般说道。

  “那就这样吧,如果你能和我讲道理让我真的信服了,我就放过你。”

  听到这句话,他的心直接沉了下去,他知道了对方不过是在戏弄他而已,和他说那么多话也仅仅是为取悦自己,期待着眼前这个猎物外的人能给他带来点乐子罢了。既然如此索性他也就放开了胆子说出了那些埋藏在内心的话语。

  “说什么信服?说什么道理?你本身就不信服任何人,不讲道理,或者说你只信服自己的道理罢了。”

  “哦?没想到啊,你让我越来越不想下手了。继续说,我听着。”

  对方点了点头像是认可的他的话语,但就算对方没有让他继续,他也会说下去。

  “你扯什么弱肉强食,什么狗屁道理,你压根就是因为这样做能让你开心才做的吧。呵,你何必掩饰呢?”

  但显然后面的话语让对方那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渐渐凝固了。

  “你这家伙。”

  “你不过是凭着力量为所欲为罢了,何必给自己套什么高帽子呢?仅仅是为了取乐,你只要靠着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才能感受到高高在上的感觉,你和这群被你杀死的混混除了力量上的差距又有何区别呢?”

  “够了,闭嘴。”

  他见李曦阳完全没有在意他,还打算接着说下去的样子,直接动手了。几米的距离完全看不到动作,等曦阳反应过来,喉咙已经被对方单手掐住了提了起来。但哪怕如此,他还是用手挣扎着撑开对方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

  “哼,我说中了?你就是这样让我说服你的吗?”

  怪物没有在意对方话语中的嘲弄,只是看着对方一脸倔强地神色摇了摇头,好似为对方惋惜道。

  “真是可惜,如果你没见识到这一幕,我们或许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准。”

  “呸,我才不稀罕和你这种人成为朋友。”

  怪物听到对方的话外之音。

  “人?”

  当掀开对方那令人畏惧的力量的外壳后,背地里的不过也是一个渺小的人格罢了,哪怕喉咙被对方如同铁钳般的手死死掐住,呼吸已经开始不顺,意识渐渐不清。但他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害怕的情感,反而嘲笑道。

  “对,你不过是一个恣意妄为地人罢了。哪里是什么怪物,真是可笑,我竟然会怕你这样的一个弱小的人。”

  “什么!”

  这无疑激怒了对方,另一只手直接探入了他的腹腔,痛楚瞬间刺激的神经,他能感受到对方在揉捏着他的脏器,刺激着他。即便如此,他将口中的血吐出,毫不屈服地反问:

  “恼羞成怒了吗?”

  狰狞地面容扭曲着,饱含着怒气紧紧盯着他。

  “你竟然敢这么说,我真是小瞧你了,放心,我会好好招呼你的。想死?没那么容易。”

  “好了,到此为止了!”

  突然,低沉有力的声音在巷道里回响,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只见一柄利剑被用力地掷出,直飞他的手,没办法只好将这个敢对他出言不逊地人暂时放下,抽身躲开。

  他虽然怒火中烧,但是理智还是告诉他,来者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所以没有立马对着对方上前攻击,只是饱含着怒意地问道,并且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什么人?敢坏我雷狮的好事。”

  但显然来者并没有给这个名号什么颜面的打算,完全不惧的回道。

  “呵,就知道万兽的家伙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货色,没想到还有你这种全靠欺负普通人获取优越感的垃圾,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配上之前李曦阳的话语,狠狠地嘲讽了他一番。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