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02 终觅幸福(结局)
  转眼间,又一个月过去了。

  快要入冬了,天气明显的寒冷了许多。

  慕容悻芷刚做完月子,今日便要起身,说是在屋内闷了一个月了,想到外面走走。楼翠屏劝不过她,只得作罢。

  铅灰色的天空,偶有几朵浮云飘过,暗沉的有一丝压抑。

  慕容悻芷只着了一件淡蓝色的外褂,一个早晨的时间,就只这样静静的站在庭院,望着远方,美眸中流光晶莹,熠熠期盼。

  到了晌午的时候,天空忽然间更加暗了起来。渐渐的,一阵“叮咛”稀落的声音响彻周围。

  这是雪?

  下雪了。

  慕容悻芷唇边泛起一丝浅笑,伸出一只莹白素手,静静的看着雪仔敲打在手心里,有一种生生的轻微的疼。

  正巧来到廊檐下的一个白色身影,撞见了这一幕,心中忽觉一阵怒气冲天。他复又转身回屋。出来时,手中多了一件白色的狐裘大衣。

  悄声的来到慕容悻芷的身后,长臂一展,白色的狐裘大衣一把罩住了慕容悻芷羸弱的身子,同时,两臂一用力,隔着大衣,紧紧的抱住了这两个月来日夜思念的人儿。

  慕容悻芷浑身一震,僵硬的无法动弹。久久之后,她方才悠悠回神。全身却依然不敢动,她怕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两个月了,自从她知道傲龙山庄又恢复之后,她便天天盼着他会来找她。可是盼了又盼,他依然还是没有来。

  如今,会是他么?他来了?

  身后的温热渐渐温暖了慕容悻芷的全身,她也终于确定了。

  他来了!

  一声轻微的低泣自她的喉间逸出,身后的沈凌君微微一震。轻柔的转过她的身,便瞧见了她双眸含泪的笑望着他。

  “怎么了?”沈凌君的心中本想责备,可是看她这一副低低饮泣的模样,所有的责备话语也都吞回了肚里。

  “没”慕容悻芷轻轻的摇头,美眸泛着晶亮的溢彩,她眉眼含笑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心中的喜悦无法言语。

  望着他略微瘦削却依旧俊美的温颜,小手轻轻的从狐裘大衣内伸出,轻颤的抚上他的俊颜,眼前仿佛又模糊了许多。

  沈凌君温热的大掌轻轻覆盖上她的小手,当触到那冰凉的小手时,之前心疼气她的感觉便又回来了。

  “这么冷的天,你站在这外面作甚?你刚做完月子,要好好躺着才是。”说着,便要拉她进屋。

  “不。”慕容悻芷轻轻的拒绝,然后笑得嫣然而温柔,“我喜欢在这里。”

  “外面天冷,你会冻着的。”沈凌君微微皱了一下眉。

  “刚才是有点冷,可是现在不冷了。”慕容悻芷指了指身上的狐裘大衣,菱唇弯起一抹嫣然浅笑。

  沈凌君无奈的轻叹,随后也温笑出声,双手又紧了紧狐裘大衣的领口,把她的全身包得严实而密不透风。

  慕容悻芷轻轻的把螓首靠在沈凌君温热的怀中,满足的逸出一声轻叹。

  她不想问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想问他这两个月傲龙山庄怎么样,她只是想就这样静静的和他拥抱在一起。

  因为,最重要的一点,他来了!不是么?

  “对了,宝宝,我们的宝宝。”慕容悻芷忽然想到,抬起头,作势就要去抱孩子。

  沈凌君一把拉住她,温笑的说道:“宝宝我看过了,刚才在来的时候先去看了她,宝宝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和她娘一样美。”

  慕容悻芷顿觉双颊飞红,低垂着螓首。对他这呢喃的情话有点不知所措。心中却是溢满了甜蜜的幸福。

  沈凌君轻轻抬起她的下鄂,望着她嫣红的双颊,一股渴望已久的冲动令他缓缓倾下身,温唇慢慢覆上她有丝冰凉的菱唇,慢慢品位她的甜美。

  慕容悻芷轻轻的昂起螓首,娇羞的慢慢闭上眼睑,菱唇微启,丁香小舌慢慢试探着伸出,缠绕。

  沈凌君闷哼一声,微微用力,加深了这个缠绵悱恻的吻。

  直到慕容悻芷感觉就快要窒息时,沈凌君适才放开了她的唇。两个人都在轻微的喘着气,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沈凌君望着慕容悻芷嫣红的双颊,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抚摸她已有些微肿的红唇,温柔的说道:“芷儿,跟我回去,好么?”

  “回去?回哪?”慕容悻芷微微蹙眉,不知他这是何意?

  “回傲龙山庄。”沈凌君一脸温情的望着她。

  “不。”慕容悻芷诧异的抬眸看他,坚决的摇头,微微离开他的身。“我说过我不再回傲龙山庄,我不会再回去。”

  “芷儿!”沈凌君微微扬声,慎重的说道:“这也是爹的意思。”

  慕容悻芷一脸清寒,“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沈凌君轻轻揽过她的肩,道:“走吧,去屋里。我把事情告诉你。”

  慕容悻芷僵愣着随着沈凌君把她一路拉进了她的房间。

  “那天你走了之后,我便为了傲龙山庄的事情整日忙碌不停。大哥不知所踪,二哥又”沈凌君一顿,薄唇逸出一丝悲伤的轻吐。

  慕容悻芷静静的听着,没有开口。不过眉目间,也有一丝淡然的哀伤。

  沈凌君调适好自己的心情,温浅的声音又传来:“爹自从那天之后,明显的老了许多。你走了之后,爹便要我当庄主,我不愿。但是傲龙山庄的事情我不能不管。后来,就在我收到你生产的消息的那天,爹去找我,并和我深谈了很久。”

  沈凌君深深吸口气,接着说道:“爹说:傲龙山庄需要有能力的人来管。他说他其实从以前就知道了我的能力在大哥之上。而自从前几个月,你当了傲龙山庄的当家之后,更是深知你的经商才能也是一顶一!而他,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之后,深深的觉得自己很愚昧。所以,他要我去找你回去!回傲龙山庄当家!他想把傲龙山庄的生意交给你!”

  慕容悻芷听完沈凌君的话,只觉得荒谬,“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

  “这是真的!芷儿,爹他真的希望你能回傲龙山庄。他还说,要带着他的孙儿一起回去。”沈凌君微微扬唇。

  “什么?”慕容悻芷咂舌,瞠大美眸看着沈凌君,呐呐的道:“他不怪我害得他的几个儿子兄弟相残么?甚至害得整个傲龙山庄鸡犬不宁,还害得傲龙山庄的名誉扫地?”

  “爹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芷儿,跟我回去好么?”沈凌君温柔的话语似加了魅惑一般,令慕容悻芷差点失去思考。

  “不!我不回那里禁锢了我十年,我再也不要回去了!凌君,我们俩不是说好了,一起找个山清水静的地方,逍遥惬意的过一生,不必为了那些头痛的生意所烦恼,这样不是很好么?”慕容悻芷有丝激动又有丝恳求的对着沈凌君说道。

  沈凌君无奈的低叹,他轻轻摇着慕容悻芷的肩膀,叹息:“芷儿,我们不能那样。若是今天大哥没有离家出走,那我便是什么也不管的跟你浪迹天涯。可是如今不行。大哥走了,我那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没有能管理一个偌大山庄的能力,若是我们也走了,傲龙山庄那就真的要倒了!”

  “那就让沈凌傲回来啊!他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算是怎么回事?”慕容悻芷气愤的脸色雪白。

  “芷儿,你还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走么?”沈凌君轻问。

  慕容悻芷一愣,美眸闪过一丝异彩,她伸手直至自己的巧鼻,“因为我?”

  “嗯。我想大哥的心中一定很难过吧。本来他是默默的为了你而娶的水恋依。但是当所有的事情摊开之后,他要如何面对沈家上下的人,他还如何去做那个庄主?而水恋依始终是因他而死,他又如何能轻易释怀?我想,在大哥的心目中,水恋依依然存留在,十年爱恋的女子,突然变得冷血残酷无情,他一时之间怎么能接受呢?而让他看着我们俩相亲相爱,不是更加让他难堪么?况且,我们俩也会不自在的,不是么?”

  “芷儿,我们还是给大哥一些时间吧!等他哪天想通了,肯定会再回傲龙山庄的。到那时,我再陪你一起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可好?”

  慕容悻芷静静的不作声,心中其实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她自己不也是因为不想碰到那种尴尬的场面,所以才想离开傲龙山庄的么?

  毕竟,她曾是凌君的大嫂,这种关系本来就让人百口莫辩。加上,若还同时生活在一起,总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想想那种场面,会是多么的尴尬?而背后,又会有多少的闲言碎语?

  她自己不怕,可是她怕将来她的孩子长大了,还要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下过活。她不能让别人污辱了她的孩子。

  所以,她才要决定离开傲龙山庄,立刻这里所有认识的人。

  只是没有想到,离开的人,竟然是沈凌傲!

  “芷儿,跟我回去吧,可好?”沈凌君的声音在慕容悻芷的耳边响起。低沉的嗓音轻柔而迷醉,仿佛有一股魔力,令听的人浑身轻颤。

  慕容悻芷忽然不想再挣扎什么了。

  她一直在等的,不就是“跟我回去”这句话么?

  如今,他来接她回去了,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但

  “还是不行。我是你的大嫂,虽然是休了的,可是若我跟你回去,还抱着你的孩子,这还是让天下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看傲龙山庄的笑话!”慕容悻芷说道,黛眉紧拧。

  沈凌君温笑出声,轻轻搂着慕容悻芷的细腰,低头说道:“放心吧芷儿。天下人不会笑话你的!”接着又状似神秘的一笑,“我已经有办法让你名正言顺的进门了。”

  “哦?什么办法?”

  “那就是,我沈凌君要娶妻了!”

  慕容悻芷闻言全身一僵,美眸中瞬间聚满了雾气,两只小手一用力,推开沈凌君的怀抱,状似轻松的说道:“你七少爷既已要娶妻了,又何必来我这里?”

  沈凌君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心中暗喜不已。他也不急着辩说,反倒一脸轻松的笑笑,“是啊,正因为我要娶妻了,所以才来京城看看,我怕以后没机会来了。”

  慕容悻芷的脸色更加煞白,转身走到窗前,故意看着外面已经飘起的雪花。可是纠结的心口,却早已溢满了苦涩。

  她该是庆幸么?庆幸他在成亲之前还会想着来看她一眼?

  思绪才这样想着,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对!他刚刚明明是说要带她一起回去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卦?

  慕容悻芷立刻转身走到沈凌君的面前,扬起一张清丽的小脸,沉静的问道:“你说要带我回去?又说有办法可以消除别人的口舌?而办法就是你要娶妻?”

  “嗯。是呀。”沈凌君点点头,唇边始终噙着一抹笑意。

  慕容悻芷更加觉得不对劲,皱了一下眉头,问道:“那敢问七少爷你的新娘子到底是何人?”

  “她是一名温柔娴静,漂亮**,冷静聪颖的女子,我与她是一见钟情。”沈凌君只是隐含着一抹深深的笑意,如是说道。

  慕容悻芷听得火大,他这样说根本就是故意的嘛!

  她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说道:“那要恭喜七少爷了,竟找到了这么一位如花美眷。”

  “不客气不客气,你也认识她的。”沈凌君唇边的笑意加深,从来没有发觉,这游戏竟是这么的好玩!

  “是么?七少爷,悻芷还有事,请自便!”慕容悻芷冷着脸,看也未看他一眼,便要开门出去。心中却在暗暗猜测到底是谁?还是她认识的女子。难道是翠屏?!

  “芷儿,你不想知道她是谁么?”沈凌君在她踏出房门的前一刻,非常温柔的向她问道。

  “不想!”慕容悻芷自牙缝中蹦出了这两字,接着衣裙便消失在门边。

  “她是我孩子的娘!”沈凌君忽地扬声大喊。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翠屏楼。

  只听门外“咚”的一声,接着是一声女子的娇呼。

  沈凌君在屋内听的真切,起身走至门外,只见走廊的尽头,一个蓝色的身影正蹲在地上,身子弓起,看上去异常的娇小可怜。

  沈凌君快步走到她的身边,望着慕容悻芷正抱着自己的一只腿,脸上闪着痛苦。在看到沈凌君来的时候,又极力想恢复一脸的漠然。

  结果,她本来清丽的脸变得异常扭曲而诡异。

  “怎么了?让我看看。”沈凌君轻轻撩起她的裙摆,只顾着查看她的腿,一时还没有发觉她的表情。

  她的白玉般的小腿上有一处很大的刮皮,而且都淤青了,渗出一点点的血丝,并且已经在渐渐的肿起来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会撞的?”沈凌君担心又心疼的问道,双眼还在看她其他的地方有没有伤口。

  半晌没有听到声音,沈凌君这才诧异的抬起头望着她。

  只见慕容悻芷紧紧蹙眉,冷汗都已经冒出来了,可是还在假装坚强的强忍着。

  “傻瓜!痛就出声啊!”沈凌君的心疼的喊。

  “这点痛比起生宝宝的时候,好多了。”慕容悻芷淡淡的说道,唇瓣紧抿。

  沈凌君一听这话,心疼和愧疚的更加自责不已。

  他一把抱起慕容悻芷,转身又折回房内。轻柔的把慕容悻芷放在床上,对她说道:“你先躺着,我去拿药。”

  接着,沈凌君转身飞出房间,不一会儿,他手中多了两个药瓶回来。

  沈凌君打来一盆热水,轻柔的擦起她腿上的伤口,然后再轻轻的给她上药,直到一切都结束之后。他才正经的坐在慕容悻芷的床头,一把紧紧的拥她入怀!

  “对不起!芷儿。”沈凌君微微颤抖着音说道。

  慕容悻芷粉颊染红,轻轻的任由他抱着。

  刚才看到他一脸的紧张和心疼,她便无法再苛责他什么了。

  “刚才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好好的走路也会摔倒?”沈凌君轻轻放开她,看着她说道。

  慕容悻芷脸颊一红,清冷的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

  “我?”沈凌君反应过来,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

  他一脸无奈的再次紧紧拥住她,“对不起,下次不逗你了。”

  “还有下次?”慕容悻芷一凛,双眸泛着寒光。

  沈凌君呵呵笑出声,赶忙摆手,“没有了!没有了!”

  两个人静静的靠在一起,绮丽的浓情蜜意紧紧缠绕其间。

  沈凌君忽然又弱弱问道:“芷儿,我还是很好奇,你刚才是怎么摔倒的?”

  “沈凌君!”慕容悻芷娇喝的怒喊。

  沈凌君这次立刻摇头,“不问了!不问了!”

  慕容悻芷双颊娇羞,再也不想想起刚才的事情了。

  刚才她气愤的出门,却没想到突然听到他那声大喊,当下吓得一只脚踩住了罗裙,全身一时失衡,软趴趴的扑倒在地!幸好当时廊道上没有任何人,否则,她真要挖个地洞去钻了。

  “不过,生宝宝的时候真的很痛么?比刚才摔倒的时候还痛?”沈凌君忽然温柔如水的望着慕容悻芷的娇颜,俊美微蹙。

  慕容悻芷淡淡的点头,似云淡风轻般的道:“嗯,很痛。”

  “对不起!芷儿,生宝宝的时候我没有在你的身边陪你!”沈凌君不无一丝遗憾的叹息。

  慕容悻芷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唇边弯起一抹柔意的浅笑。

  “凌君,你刚才说的办法到底是什么?”慕容悻芷忽然想到,清浅的问。

  沈凌君微微扬眉,“这个嘛,暂时保密。到时一定会让你有个意外的惊喜的!”

  “哦?什么事还要这么神秘?”慕容悻芷的好奇心被吊出来了。

  沈凌君噙着一抹莫测高深的笑,道:“自从得到爹的应允之后,这一个月,我一直在准备这件事,虽然有点难办,不过还是让我办到了!”

  “究竟是何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不告诉你。等到时你便会自然知晓了!”

  慕容悻芷皱眉,美眸闪着一丝疑惑,隐约的,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然后,在几日之后。慕容悻芷便知道了那个意外的惊喜是什么!

  确实,有点意外,也有点惊喜。

  当慕容悻芷的腿伤好了之后,沈凌君便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回到了傲龙山庄。

  在进傲龙山庄的大门之前,慕容悻芷便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当他们抵达傲龙山庄时,慕容悻芷几乎被她所看到的场面吓到了!

  傲龙山庄今日,人山人海,宾客云集。

  而整个傲龙山庄,被布置的喜庆横生。大红的喜字高高挂起。

  可是与一般成亲不同的是,新人的礼堂设置的非常独特!不若一般人成亲那样,而是在礼堂的正前方放了一个高高的木台。

  而在礼堂的外围,放了一排排的板凳,说是给来宾和亲朋好友坐的。

  而更加奇特的是新郎和新娘的礼服!

  别人成亲,都穿的是大红的喜袍,意图喜庆。可是看看今天这一对!

  所有人都睁开惊奇的大眼,惊叹的打量着那穿着一身白色纱裙,仿若仙女般的新娘,还有那穿着白色锦袍的新郎,俊尔不凡,仿若谪仙。

  这两人,便是沈凌君和慕容悻芷。

  慕容悻芷怎么也没有想到,回到傲龙山庄,迎接她的竟然就是她的婚礼!

  她几乎是混沌的让那些丫鬟们摆弄,身体僵硬的让她们在她的脸上涂抹,然后,当她看到这件白色的纱裙时,她已经惊讶的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了!

  犹如娃娃般被她们穿上这件堪称“不伦不类”的白色纱裙。慕容悻芷仿若如坠梦中!

  然后,她便看到了一身锦衣华服的沈老爷。

  沈老爷轻轻温笑的来到了慕容悻芷的面前。他似有丝不好意思的别扭开口道:“凌君那孩子真是的。他要我来来牵你出去。”

  慕容悻芷愣愣的睁大眼,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沈老爷不好意思,又非常别扭的弯起一只手臂,轻轻对着慕容悻芷道“凌君说,就是让你拉着我,说是以后的人结婚都这样。”

  “沈老爷我”慕容悻芷艰难的发出一丝声音,却是语不成句。

  “还叫沈老爷?”沈老爷佯装严肃,又接着好像一副赴死的表情的道:“来吧,吉时快到了!”

  慕容悻芷有丝感动的湿润了眼眶,渐渐的伸出手臂,勾住沈老爷的臂弯。

  外面的唢呐吹着所有人都不熟悉的乐曲,但是每个人都吹的很投入。

  院里院外,围满了所有看热闹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惊奇!

  但是没有人发出声音,所有人都在看那特殊的成亲仪式。

  沈凌君静静的站在礼堂前方,嘴角,眉眼,皆染满了笑意,盈盈望着那一身白衣胜雪的清丽身影慢慢走来,心头千头万绪忽然之间,全部涌来。

  明姝,我终于可以娶到你了!

  在等待了这么久之后,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们依然走到了一起。在另一个地方,在远离21世纪的朝代。

  这个婚礼,是他精心策划了一个月之久。

  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他的要求所布置的。而所有的人,也都是他一一亲手教会的。最难的便是那件婚纱,他整整跑遍了所有的店铺,请求裁缝师父帮他缝制。

  虽然没有现代的那么好,也已是他能给出的最好的了!虽然经历的很多的苦难,但是一想到她,便什么也觉得甜蜜了。

  慕容悻芷静静的在沈老爷身边缓慢走着,她的身体是僵硬的。她也看得出来,沈老爷的身体也是僵硬的。

  她想笑,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脸皮僵硬的根本笑不出来,她看到沈老爷的脸上也是一种近似扭曲的笑容。她心里想,自己脸上恐怕也差不多吧。

  而看看四周的人群,他们一个个充满惊奇的大眼,在在在她的身体灼灼盯视,令她浑身感觉不舒服。

  可是,当他们渐渐靠近礼堂,当她看到礼堂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时,她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她恍惚间,仿佛有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

  好像自己以前也曾就这样静静的在向他靠近

  而那种幸福的感觉,此时正紧紧的围绕在她的身边,溢满她的心口,甜蜜而感动。

  当沈老爷终于把慕容悻芷交给了沈凌君时,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沈凌君紧紧牵住慕容悻芷的柔荑,黑眸脉脉深情的看着她。

  而慕容悻芷亦是满含深情的紧紧回望着他,唇边嫣然浅笑,甜蜜如花。

  当一切仪式终于结束的时候,慕容悻芷早已全身僵硬的快要散架了一般!

  她静静的坐在新房内,这时才慢慢的从混沌的意识中回过神来。

  她今天成亲了!

  她嫁给他了。

  她

  哦!艳红的粉颊微微泛红,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虽说她孩子都生了,可是她失忆之前的事一点也不记得了,那

  不能想不能想!

  慕容悻芷自我催眠般的直摇头。

  当沈凌君进房时,便看到了慕容悻芷狠狠摇头的模样,一张小脸粉红粉红的。

  “怎么了?芷儿。”沈凌君轻问。

  慕容悻芷吓了一大跳,惊慌的转身,回道:“没没什么”

  “没什么怎么脸这么红?我看看。”沈凌君说着,大掌轻轻抚上她的额头。

  慕容悻芷静静的任由他抚着,脸上更加红晕。

  “还好,并没有生病,只是有点点的发热。”沈凌君淡淡的说道。

  慕容悻芷的心思却突然变得异常敏感。沈凌君就站在她的身后,他的身上轻轻的飘出一股好闻的清香还有一丝酒香。

  “你喝酒了?”慕容悻芷随便找个问题问道。

  “嗯。喝了一点。”沈凌君知道她没事,心稍稍放下,黑眸逐渐转暗,灼灼的盯着她的娇颜。

  “娘子”一声魅惑人心的轻柔呼唤令慕容悻芷差点站不住而浑身发软。

  “干干嘛”慕容悻芷全身颤抖,力持镇定的轻问。

  沈凌君暗暗贼笑一下,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吹气,声音更加轻柔的道:“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是是又怎么样?”

  “是的话,那我们接下来”

  “接下来会如何?”她忽然发觉她的头饰掉了。

  “娘子,你说会如何呢?”

  “我我怎么会知道”这次是缎带。

  “那要不要为夫告诉你?”

  “等等等!”

  “嘎?”衣服解到一半,玩兴正起的沈凌君突兀的被她这一声娇喝打断。郁卒的眯起眼。

  慕容悻芷羞怯的呐呐的低声说道:“我我忽然觉得不舒服,今晚你去睡书房吧,好就这样,明天见!相公。”

  慕容悻芷一边快速的说完,一边麻利的迅速把僵愣的某男推出了新房。然后,落拴。

  沈凌君直到站在了门外,才恍然间惊醒过来,额上的青筋隐约的跳动着。温和的嘴角一抽。露出可怕的诡笑。

  亲爱的娘子,你知道新婚之夜让相公睡书房的后果是什么么?

  窗外升起一股皎洁的弯月,映照着喜庆的新房。

  桌上的一对龙凤红烛,灿灿燃烧,祝福着这一对经历了诸多磨难的新人。

  本书完。

  文文说:呼呼本文终于完结了!撒花撒花哈!这是文文的第一篇文,真的要非常感谢亲们一路走来的支持和鼓励!鞠躬!话说,这最后一段新婚的内容,纯粹是文文自己的,呵呵,亲们看着纯作娱乐,可无视。nn哈哈,某文顶着钢盔飘了亲们,群么么下本书再见。

  再回来吼一声,内个都已经结文了,各位潜水的亲们,是不是也露下脸哈?呵呵呵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