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三十一章 情切切 千般无奈
  “哈哈”老人露出满意之色,轻轻挥手道:“起来吧。”

  一股和煦清风轻轻托起二人,又听老人道:“不过你要想娶我师侄,这聘礼嘛”

  “您说您说,只要小侄办的到阿不,是小侄一定办到。”

  “呵呵,不用紧张。只是老头子我最近嘴馋的很呐,总想喝点什么。”老人笑眯眯,好似另有所指。

  青年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赶忙说道:“好的,好的。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老头子酿的酒多。”

  “老夫可不要那些寻常佳酿。”

  “有家父亲自采摘海蒛果、和北地半月泉所酿造的‘月海泉霖’,保证伯父满意!”青年拍拍胸脯。

  “你小子”老人脸上笑意更甚,指了指青年:“若是你父亲知道你已经许诺了我‘月海泉霖’,你怕是不能完好无损来娶我师侄咯。”

  “嘿嘿”青年挠挠头,憨笑道:“和‘月海泉霖’比起来,当然是婷儿最重要。”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可以即刻启程,回去见见你家老头儿,再带我问个好。”老人捋捋胡须:“老夫我可是很久没喝到好酒了,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瞧师傅现在的模样,哪还有掌门的威严样子,整个一酒鬼嘛。

  澹台明月有点怀疑身前的老人是否是自己的师傅了。

  两人再次谢过老人,随后退出大殿,跃到空中。

  一道流光升起,转瞬消失在天际。

  走了呀澹台明月想着。她心里为少女高兴,脸上冷漠悄然化开,一抹笑容浅浅浮现。

  可惜,无人看见。

  再后来,澹台明月再见少女时,她已为人妻。青涩的脸庞变得成熟,成熟的让她有些陌生。

  澹台明月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离自己而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她静静站在那里,面容仿佛更冷清了一些。

  “明月!”已为人妻的女子远远看见了澹台明月。

  不,准确的说是澹台明月刚注视到她,她似乎有所察觉,忽然一转头,视线就锁住了澹台明月,那么快,也那么自然。

  仿佛冥冥中有根丝线连着二人,澹台明月脸色稍缓。

  女子欢喜地招手,青年在一旁小心看着自己的妻子,眼中满是关心与担忧。他手臂虚扶着女子,好像生怕她有什么闪失一般。

  女子好像特别高兴,直接推开了青年的手臂,朝澹台明月奔来,身后的青年紧紧跟随。

  “婷儿小心点。哎,慢点慢点小心身子。”看他那着急模样,着实让人发笑。

  不过他倒是有心。

  “明月,我有了哦”女子跑到她跟前,神神秘秘的附下身子,悄悄在她耳旁说道。女子眼眸弯成月牙,一脸幸福模样。

  “有了?”澹台明月眨眨眼,“有什么?”

  “哎呀,就是小宝宝呀”

  “嗯”她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女子的小腹。果然,其中有一点微弱的生命迹象

  “恭喜姐姐了。”她表情依旧,淡淡道。

  “什么嘛,这么高兴的事,明月不应该笑一笑的吗?”女子脸色沮丧,嘟囔道。

  “笑一笑,笑一笑嘛~”女子抬起手来,双手轻轻捏着澹台明月的脸颊。

  旁边的弟子,包括青年看见女子的动作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关键是澹台明月不闪不躲,就任由女子揉捏,脸上还慢慢扯出一抹笑容。

  脸颊被拉扯变形,她的笑容显得十分别扭,可女子看到这一幕,好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澹台明月静静看着她,清澈的眼中倒映着她的影子。

  女子收敛的笑意,凝视着她,右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又轻轻放在她的头顶。轻声道:“呐,小明月就应该高兴一点嘛,天天板着脸可不行哟。这样下去会没有朋友的”

  “我不需要朋友。”

  “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呀。”

  “我不需要。”澹台明月加重语气。

  “好好好,我家小明月不需要”

  女子识趣的转移开话题,叽叽喳喳向澹台明月说着这些日子里发生的点滴。平日里的琐事她也讲得兴趣昂然,这一次,澹台明月依旧静静听着。只是,女子旁边不在只有她一个人了。

  青年完全不像她静静听着,而是时不时插上一两句话。说着说着,两人渐渐交流起来。

  澹台明月感觉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一般

  她脸色淡然,心底却没那么平静。

  恩,这样挺好的。他们,也挺般配的。她在心底对自己这样说。

  可不知怎的,空气忽然好闷,她好像喘不过气来。

  原来,自己也并非是个‘石头人’啊。

  ‘石头人’是私下一些弟子对她的称呼。其原因好像是有个弟子说大师姐像石头一样冷冰冰的,后来好些弟子就用‘石头人’代指她。

  不过那有怎么样呢,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她也从未放在心上。依旧是该修炼修炼,该休息就休息,修为也远比那些弟子精进更快。

  两人说了许久,最后尴尬的发现把澹台明月晾在了一旁。

  他们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澹台明月表示没关系。

  “我还会来看你的哟,小明月。”

  看着他们携手离开,她转身回到住处,挥手关门,轻轻震动,门外小树绿叶凋零。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女子都兑现了她的承诺。她每次都会带些小食,或是带点世俗的小玩意儿之类的。

  每次澹台明月都会表现的一幅满不在乎的淡然模样。使得女子每次离开的时候都要仔细嘱咐她,千万不能扔掉她带来的东西。

  其实,女子不知道的是。等她走了之后,澹台明月才会悄悄打量周围,确认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才会像小猫一般,偷偷拿起放在一旁的小食。每次吃的时候,她都偷偷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

  事实却截然相反,每次她都忍不住。只得安慰自己:是姐姐带的小食太好吃了。

  还有那些小玩意儿,她每次都收起来,藏在了房间里的小木盒子里。每次修炼完,她都会拿出那些东西,鼓捣鼓捣,感觉特别安心。

  随着女子小腹越来越大,她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渐渐的,澹台明月发现女子面容挂上了丝丝忧愁。虽然她掩饰的很好,可与她相处了那么久,澹台明月一下就看出来了。

  她有不经意问过,可是女子缄口不谈,每次唠叨完之后,看着远处翻腾的云雾暗暗叹气。

  澹台明月看在眼里,却什么也做不了每次这样,她都觉得格外无力,这种感觉好像让她回想起了曾经发生过的事。

  她莫名的烦躁起来,修炼也总静不下心来。

  突然有一天,好像心头总缭绕着不安,她发现女子已经很久没来找她了。

  终于,她忍不住问了师傅。

  可这次,一向和蔼的白须老人罕见的露出了怒容。呵斥道:“以后不许再问她的事!”

  那是师傅唯一一次责难自己,澹台明月小脸煞白,懦懦说不出话来。

  老人沉默良久,之后面容稍缓,长叹一声道:“这件事,很复杂”

  “这真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放在中州,虽然是数一数二,可放眼天下,还排不上什么名号啊”老人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澹台明月觉得师傅的背影,不再那样如剑一般笔直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