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八十三章
  女子见漫天的雷电劈下来,好似要灭杀所有乡民的之势。

  接着她立马出手,双手在胸前变幻几波手势,那劈下的雷电竟被一层深蓝色的结界所挡。

  天弃儿的所有攻击手段遇上结界后,在虚空升起一道道涟漪光圈。

  从结界表面向四周扩散,顿时方圆几里被夷为平地。

  原来绿林成荫的古木变成了厚重碎木屑,懒散地铺洒在地面。

  这时所有的乡民全都鸦雀无声,跪倒在地的身子开始颤颤巍巍,背部衣服湿透一大片,胆小的乡民,裤裆处竟有尿迹显现。

  “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乡民,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残杀他们”?女子眯着眼盯着天弃儿问道。

  天弃儿露出了一个苦笑,开口道:“当年就是他们把我活活打死,慌乱中他们还踩死了无辜的于爷爷,这种人也配叫朴素的乡民吗”?

  接着他用手指着跪倒一地的众人,再次骂道:“要不是我命大,好不容易死而复活,而你们刚刚一见到我,就要对我再下毒人,你们比妖兽还凶残,死不足惜”。

  “不管他们过往如何,他们必竟是人族,有我在此你就不能伤害他们分毫”,女子语气很坚决且果断。

  见女子发愤了,天弃儿收回了术法,开口道:“滚,再也不想见到你们这群人的嘴脸”。

  四周的乡民见天威消失后,连滚带爬地向镇上跑去。

  “为什么跟着我,你到底是谁?又想做什么”?女子开口道。

  “你救了我,我过去就立过誓言要保护你,我又用木之精华养蕴了你出生,所以我也算得上你半个父母”。

  天弃儿知道这世道人心险恶,向女子这般轻易放走刚要对付她的敌人,以后说不定会吃大亏,所以他决定要寸步不离地保护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呵呵一笑开口道:“你这么小,还要做我父母,真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吗?再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天弃儿感觉女子对自己很冷漠,他用右食指在左掌心一划,殷红的鲜血股股直淌。

  接着他抬起头望着女子的俏脸,密切注视着眼前女子的面部表情。

  突然女子秀眉一皱,用手捂着胸口,好似自己的心脏传出阵阵痛意,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与那流淌在地的血液有了莫名的联系。

  仿佛那流淌在地的血液就是从自己身上流失了。

  “啊”!

  女子一声惊呼!

  只因这种莫名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她能感受到对面男孩的心跳频率。

  更甚至连男孩脑海里所表达出来的善意,她都能一一知晓。

  这是一种血肉相连,但又比血肉相连更神秘的灵魂联系。

  “当年我死在包裹你身体的那枚蛋壳上,可能是我的血激发了某些神秘的符文,催动了蛋壳的神奇力量,才会死而复生”。

  天弃儿缓慢地解释着当年的神秘情况,而又再次开口道:“从那以后,我就能感受到自己血液与蛋壳里的生命有了联系,不久后我发现我们双方的血液有了无限循环交替”。

  “我遗失了一部分最重要的记忆,甚至我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但我隐约感觉在大陆最中心,有一个同我一样的女子,只要找到了她,我尘封的记忆才有可能开启”。

  女子仰着头望向地平线的尽头,一双眼眸熠熠生辉,一脸期盼地神情,恨不得立马飞过去。

  与此同时在“神武门”中。

  沈嫣然原本被禁足一年,但在一年期限到临之时,困住她的结界并没有打开,还是如当初那般牢不可破。

  她用尽全力在结界内撞得过头破血流,一身白裙血迹斑斑,躺在巨石上无力地哀求着。

  “嫣儿,你这又是何必,为师也是为你好,那峰主一脉势大无匹,你出去指证秦天宇,想搬翻他的背景,只会是以卵击石,想开点,报仇雪恨的机会多的是”。

  原来是“水灵峰”峰主化身成一道残影出现在结界内,她语重心长地告诫沈嫣然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不,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要为风师弟洗脱冤名,让那秦天宇绳之以法”。沈嫣然愤怒地吼叫道。

  “哎!在你闭关这一年时间里,据说萧剑与秦天宇已去了“九阳界面”,去追寻那武道极至,在你实力未突破到神境之前,怕是今生报仇无望”。

  “水灵峰”峰主当时知道此事后,心里翻起了大波澜,没想到自己苦苦追寻一百年的目标,竟被两个后辈抢了机会。

  “萧郎也去了,他竟然抛弃了我,我还一直苦等他那天能来迎娶我做他的新娘,没想到他一声不吭地就去了另一个界面”。

  沈嫣然很是失落,萧哥哥竟为了那飘渺虚无的武道巅峰,抛弃了自己这个未婚妻。

  接着她再次开口道:“不行,我一定要去九阳找他,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如此做,我不会放弃你、不会放弃”……

  “水灵峰”峰主见嫣然如此痴情,只好开口道:“你修为突破到王境后,这道结界会自动消失,若你真想救风雨轩,那等你成为执法堂高级长老后,可动用权力为他减刑”。

  随后,她望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弟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

  “天都峰”对面的石像平台上,谢云峰一脸心疼至极的神情,每个月他都会来此静坐三天。

  只见他轻轻地抚摸着眼前娇小石像,甚至指尖处都轻微地颤抖,一双瞳孔似有泪花在打转。

  “灵儿,为什么你这么傻,我们都要订婚了,你却为了救那小子,把自己十年的光阴白白浪费在此”。

  谢云峰说的很轻,整个身体倚靠在石像上,轻轻用衣袖擦试掉那石像脸庞的尘灰。

  接着他再次开口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的你是那么孤傲、圣洁,仿佛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玄女”。

  随后只见他拿出一瓶灵酒,倒了满满一口在嘴里,呛得他不得地用手拍打着喉咙,而那朦胧的泪花越来越明显……

  他举起衣袖一擦,开口道:“我没有哭,只是这烈酒太呛,你看,都把我眼泪都呛出来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