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小说网 第五章 系统赠送的战斗女仆
  清风吹来,伴随着泥土和青草的芳香,树叶沙沙作响。

  南过坐在一颗大树的枝丫上,嫩绿的新叶重重叠叠,遮蔽了他的存在,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这不是为了什么意境,也不是为了遮蔽本就温暖的阳光,而是南过就快要死了,此时的他虚弱无比,就是一只野猫来挠他两下,他都不能反击,也不能跑,只好躲到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来避免在欣儿离开的这段时间出现意外。

  从这里眺望,远离太阳的地方,能远远地看到前方浓密的丛林和起伏的山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他们的速度,大概在太阳落山前便能就进入妖兽山脉,但妖兽山脉内部妖兽横行,要想找到一个合适清净的地方,却不知道要多久。

  昨晚矮道人的那一脚踹到他身上,直接踹断了他好几根骨头,内脏也受创很重,当时不死就已经是奇迹,后来靠着伤药才勉强支撑,此时经过长时间的奔波,他的脸上早已没有一丝血色,看四周的景色都很是模糊,若不是意志坚强远超旁人,恐怕他早就昏迷不醒了。

  饶是如此,他也几乎已经是必死的局面,照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最多撑到明天中午。

  时间紧迫啊。

  而之所以要在这里停下来,则是因为一个很正常,但放到这种情况下却不怎么合适的理由——南过饿了。

  想想因为昨晚着急出来,而忘记带干粮真是失算,包裹里只有钱和几颗没什么用的丹药,对于充饥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已经将近一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只是在河边喝过一些水,这对于一副重伤之躯来说,无疑是在加快死亡的时间,如果再不吃些食物,很可能连明天中午都撑不到。

  “不知道欣儿找到吃的了没有。”

  南过看着树叶晃动间投下的光斑,有些无聊的想。

  他虽然虚弱至极,却一点也没有将死之人的绝望和悲伤。

  以往的路途也艰辛,他也曾受伤过无数次,其中比这更重的也有不少,但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需要赌,赌能不能成功,赌生死,一点退路都没有。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早就知道这条路很难行走,南过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远处传来几道急促脚步声,是欣儿回来了。

  几步走到大树前,抬头看看,公子还在,欣儿松了一口气,然后一步蹦到了大树枝丫上,邀功似的将手中的两只鸡晃了晃,开心地说道:“公子,吃的我给你带来了。”

  两只母鸡比较瘦小,虽因为是野的,所以有些倔强,但此刻被练气圆满的欣儿提在手里,一副任命的样子,连挣扎都欠奉。

  周远神色萎靡的靠在树干上,抬头看了一眼欣儿手里的鸡,又看了看处于高兴中的欣儿,重新低下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感觉自己这个手下有些不靠谱。

  “怎么了公子?”欣儿看到他这副模样,疑惑问道。

  南过有些无奈,“我不是让你带些吃的东西吗?”

  “这不就是吗?”欣儿又将手中的鸡递得近了些,见到南过还是没什么反应,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难道公子不喜欢吃鸡?”

  “……”

  “……”

  两人四目相对,一双眼中不解,一双眼中无语。

  “你难道以为你家公子现在的状况能生吞了这两只鸡吗?”

  南过重重的咳嗽了两下,欣儿赶忙腾出一只手,帮他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同时弱弱说道:“那公子,我再去找找其他东西,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不用。”

  周远艰难的抬起手拦住了她,缓了两口气后说道:“带我去附近的人家,那里总有锅可以熬些鸡汤。”

  “哦”欣儿答应道。

  然后两手一松,将鸡丢了下去。

  南过“……”

  他此刻心情复杂,很不想和欣儿说话。

  “怎么了公子?”欣儿上前准备抱起南过。

  南过又咳嗽了两下,吐出一大口血来,欣儿又立刻小心地擦掉。

  顾不得胸口传来的剧痛,南过问道:“你把鸡丢掉做什么?”

  “抱着公子可以舒服些啊。”

  “可是你把鸡丢了,咱们怎么熬鸡汤?”

  欣儿一拍脑袋,“对哦!”

  “对什么对,还不赶快去把鸡抓回来。”南过看着远处扑腾着翅膀撒丫子狂奔的两只野鸡,顿时感觉好难过。

  这就是开局自带的战斗女仆吗?

  以前怎么没感觉系统这么坑啊。

  ……

  ……

  刘寡汉坐在小札凳上,看着床上一小块用布包裹着的事物,很是发愁。

  仙师来了,带走了两只鸡,却留下一块金子。

  这是一笔怎么看都是赚大了的买卖,然而刘寡汉却一点高兴不起来,从出生开始就对那些仙师怀着畏惧和恐惧的心情,让他在有关于仙师的任何事情都竭力往坏的方向去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无意间触怒仙师,从而降下灭顶之灾,他知道有些仙师是好的,甚至对于他们是有一点善意的,但他从来不敢轻易的接受,并认为这份善意就是好的,仙师们向来喜怒无常,他不敢赌上自己全家的姓名轻易揣测。

  对于仙师,他一向认为不接触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刘寡汉很想追上去把金子还给仙师,但他跑不过仙师,同时也不敢真的去追,他甚至想着,这块金子是不是仙师无意间掉到他们院子里的?

  而每每想到这种可能性,他更是脊背发寒,感觉屋顶漏下的光都是冷的。

  旁边女儿秀娃和刘寡汉并肩而坐,她从来没见过金子,也所以不知道床上摆着的那块金闪闪的东西是什么,只是阿爹盯着看,她也就盯着看。

  就在刘寡汉忐忑不安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又传出了动静,他转头望去,却是吓得一颤,差点跌坐在地。

  屋里的光线黯淡了几分,土屋那道不大的门口,此时正站着一道人影。

  刚才的仙师,竟背着一个人回来了!

  果然那块金子是她无意间丢的吗!

  刘寡汉扑腾一下,不忘拉着女儿一起,跪倒在地,额头紧紧地贴在地面,气都不敢喘。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81xsw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