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二十七回 眉目传奇勾吕布
  单纯的女人是最美的。

  貂蝉敢对王允做出承诺,说她自有办法在董卓、吕布之间周旋,促使两人反目成仇,互相伤害。这可以证明貂蝉绝对不笨,甚至可以说,貂蝉必定极有心计,才能有这样的信心。

  可是貂蝉只因为王允愁眉不展,只听了王允一番说辞,就心甘情愿的为之付出一生。这样的貂蝉,却又是极蠢的。

  如果貂蝉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历经沧桑的中年美妇,她或许不会答应的如此痛快,王允也未必敢把这样的大事托付给她。

  未涉尘世的女孩,他们或许聪慧,或许精明,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单纯,并不影响他们愿意为心中最重视的人,去付出自己的一切。

  难怪纳兰性德感叹: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我们在初见的年华,遇见最纯真的人。

  却在懵懂的岁月里忽略忽视,伤害放弃。待到繁华散尽后,才回想起最值得珍惜的那一切。只是,物是人非了。

  弹指一挥间,沧桑巨变。

  王允没有弹指一挥,王允用一番话,一个响头,就彻底改变了貂蝉的整个人生。

  …………

  ……

  得到了貂蝉珍而重之的承诺后,王允终于决意放开手脚,对付董卓和吕布。

  王允家里,有几颗珍藏多年的上好珍珠。他知道对于如今的董卓、吕布来说,普通的金银,对方根本不会看得上眼,自己全家上下,估计也只有这几颗珍珠,能够拿得出手了。

  王允请了几位能工巧匠,加紧制作了一顶精美金冠,并将那几颗珍珠镶在了上面。

  随后王允找了个机会,偷偷把金冠献给了吕布。

  吕布收到金冠之后,果然异常喜欢,当天朝会完事之后,董卓在重兵的保护下离开了皇宫,吕布也偷了会闲,来到了王允府邸登门致谢。

  王允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为的就是这一刻,家中的美酒佳肴早就准备好了。

  他一听说吕布来了,连忙亲自跑到大门外去迎接,一直带着吕布进了后堂。

  后堂的酒宴早已经摆好,王允先请吕布坐了上首主位。

  吕布错愕道:“司徒大人,你是朝廷重臣,三公之一百官之首,吕布不过是太师府上一名家将,我哪能做首位,还是快请你坐。”

  吕布也不是跟谁都耍横,对他好的,跟董卓关系不错的,他都会依着对方的身份,给上几分面子。

  要不然的话,别说你司徒王允了,前几天董卓宴请百官,司空张温还不是被吕布当场揪出大堂,砍了脑袋。

  王允把吕布按在了主位上,面带谄媚的说道:“温侯啊,论天下英雄……”王允说着比出一个大拇指,然后继续说道:“你是这个。”

  “我敬的,可不是将军的官职,是敬重你的英雄气概啊。你要是不肯上坐,那可是瞧不起我了。”

  吕布自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贵身份,这一人之下,自然是在董卓之下,至于什么皇帝大臣,那都得往后排。

  所以,他刚才的话本。来就是跟王允客气客气,这会听王允一个马屁拍上来,感觉是全身舒爽,身子都麻了一麻,顺势就坐在了主位。

  吕布落座以后,王允也跟着在一旁坐了下来,陪着吕布喝酒。

  王允本来就故意放低了身份,一心想要哄着吕布开心。吕布呢,一介武夫出身,奉承话虽然听的多了,但他认识的那帮粗人,那有几个拍马屁能像王允这样,拍的有层次,有深度,有讲究?

  而且王允不仅拍吕布的马屁,同时还大拍董卓的马屁,吕布就更加高兴了。

  当然,马屁被拍的多了,吕布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客气道:“大人,你是国家重臣,我还指望你在天子面前,给我多说几句好话呢。”

  王允连忙说道:“诶,温侯这说的哪里话,是我希望温侯你,在太师面前多多美言老夫几句,多多提携提携老夫才是啊。”

  吕布哈哈大笑,也没否认,一口干了杯中酒。

  王允看看时候、火候都差不多了,让那些粗笨的小厮下人都退了出去,同时吩咐道:“把我女儿喊过来,让他给吕将军敬酒。”

  一会工夫,两个小丫鬟带着貂蝉,袅袅婷婷的来到了吕布桌前。

  貂蝉盈盈下拜,双目带着三分好奇,七分仰慕的偷偷瞄了吕布一眼。然后赶忙收回了目光,跟吕布见礼。

  这一眼可不得了,在吕布看来,这一眼真好似盈盈秋水,蕴着说不尽的万种风情啊。

  刚才王允说让他女儿来给吕布敬酒,吕布还没当做一回事,毕竟跟着董卓混了这么长时间,美女他也见过不少,现在这眼光也是相当高的。

  他还以为,王允的女儿,充其量在他眼中也不过能算上有几分姿色,也就不错了。谁知道此刻见到了貂蝉本人,他以前见过的那些所谓美女,别说几分姿色了,跟貂蝉这一比,简直就全成了丑八怪了。

  眼见貂蝉拜倒,吕布连忙伸手搀扶,他倒是忘了自己还在桌子后面呢,把桌上的酒菜都打翻了好些,连声说道:“不敢,不敢,小姐快快请起。”

  看吕布这个架势,只怕是他干爹董卓给他磕头,他都不带这么着急的。

  别说他干爹,怕是他亲爹给他磕一个,他都不带伸手这么快的。

  王允喊道:“孩儿,还不快给将军倒酒。”

  貂蝉轻移莲步,来到吕布身侧,给他把酒杯斟满了。

  看吕布定定的看着自己,貂蝉似乎也想要多看吕布几眼,又因女儿家的羞涩,让她不敢直视吕布,只能眉目含春的偷眼观瞧,这欲拒还迎的模样,更把吕布的身子都给看的酥了半边。

  王允拿着手里的酒杯喊道:“将军,来,喝酒。将军?将军?”

  王允连喊了好几声,吕布才回过神来,他废了好大的劲,才把眼睛从貂蝉身上,移到了王允身上。

  吕布匆匆的把酒杯干了,连忙向王允问道:“大人,这,这位是?”

  王允一看吕布的模样,就知道这事大大的有戏,这会他脸上的笑容,倒有七分是真的了。

  王允笑着答道:“将军,这是小女貂蝉,我跟将军的关系,好像亲人一般,所以才特意让小女前来,和将军见上一面。”

  依照当时的礼节,两个人之见能彼此拜见对方的女眷,那得是俩人的关系得好到一定的份上了,就算没有磕头拜把子,也得差不多了。

  王允和吕布的关系明显没有这么密切,不过吕布现在的全部身心都系在貂蝉身上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吕布“哦”了一声,眼睛马上又转回到了貂蝉身上,貂蝉似喜还羞的微微低下了头,错开了吕布的目光,弄的吕布更是心痒难耐,仿佛有一百只老鼠,不,一千只老鼠在心里爬来爬去似的,那叫一个抓心挠肝,恨不得马上把貂蝉搂在怀中,温存百遍。

  很多人说吕布是色中饿鬼,见了貂蝉啥都不管不顾了。

  其实这事哪能怪得了吕布,就算换成是你我,面对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的诚心引诱,难道能把持的住?

  貂蝉眉眼之中那欲说还休的绵绵情意,举手投足间欲拒还迎的羞怯模样,可不是某些十八禁场所的女子,一开场就让你脱衣服的生意做派,能够相提并论的。

  吕布生怕眼前的美人跑了,连声说道:“小姐,不如坐下喝酒?”

  貂蝉目光轻移,带着询问看向了王允。

  王允故作姿态道:“吕将军是我的至交好友,既然他让你坐,那你就坐下一起饮宴吧。”

  貂蝉缓缓起身,来到了王允身边坐下,看得吕布又是无比纠结。

  可吕布也没辙啊,王允都说了,这是他的女儿,可不是刚才那些陪酒女郎可以相提并论的,自己也不能硬让貂蝉坐过来不是?

  吕布目不转睛的看向貂蝉,可中间却总有王允的脑袋晃来晃去,晃的吕布这个晕啊,恨不得拿起方天画戟,把王允的脑袋削掉一半,省得他挡着自己。

  王允在一边看的明白,假装喝醉道:“将军,我打算把小女貂蝉送你做个妾室,你觉得怎么样?”

  吕布心思全在貂蝉身上,一时间没听明白,问道:“大人说啥?”

  王允重复道:“我打算把小女给将军做妾,将军愿意么?”

  我擦,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吕布大喜过望,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好了,他急忙站起了身,跑到王允身前双手抱拳,深施一礼道:“大人,这,这简直太好了,您说的是真的么?”吕布直搓双手,说道:“要是大人您不是开玩笑,我,我吕布愿为大人做牛做马啊!”

  王允哈哈大笑,说道:“将军英雄盖世,小女能伺候将军,那是她的福气啊。”

  吕布听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了个头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女婿一拜!”

  这个头可不要紧啊,吕布给丁原磕过头,认过爹,丁原玩完了;给董卓磕过头,认过爹,董卓眼看也要被王允和貂蝉玩死;这会又给王允磕了个头,虽然说认的是岳父,不过估计这王允,迟早也要玩完。

  王允受了吕布一礼之后说道:“好,既然将军同意,那等过几天筹备好一切,选个黄道吉日,我就把小女嫁过去。”

  吕布现在是好像是在梦里一般,嘴里只是反复的说着:“好,好,太好了。”

  这会事情敲定了,吕布回归坐位,貂蝉再看他的时候,眼神就变成了三分欣喜,三分羞涩,却又夹杂着三分脉脉情意,看得吕布整个人都好像飘在了云雾里一般。

  又喝了一会,王允说道:“将军,按说都这个时候,本来应该让你在我这里休息,可是又怕太师有事时候找不到你,实在是不敢留你啊。”

  吕布看看都快半夜了,而且王允说的确实有理,董卓不方便带着大部队的时候,基本都需要他在身边护卫,他也确实不方便在外面留宿,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但还是告别了王允貂蝉,并且对王允是再三感谢,对貂蝉是再三道别,然后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