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30章 分身
  杜惊仙二人一直戒备这见那人倒下,两人均是愣了几息时间,也是终于力竭,轰然坐到了地上。

  这次得手实在是有些侥幸,那男子明显修为高出许多,若是一直提防戒备,想来杜惊仙二人也不会如此得手。

  杜惊仙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战实在是耗费了太多的灵力。怕是一时半会很难恢复过来了。

  那女子也是气力耗尽,躺在地上,那薄薄的衣衫散乱的挂在身上,胸口也是起伏不定。

  二人此时均是不愿多话,毕竟经历了这一场混战。现在只想好好休整一下。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杜惊仙稍稍有所好转。这也多亏了那体内的九籽魔莲,那魔莲定在神海之上,好似一颗定海神珠一般,将那本来已经几近枯竭的灵海,慢慢的又聚集起来。

  杜惊仙此时想起身去查看一下那端木淳的伤口,毕竟不知道是否已将这人完全击杀。如若让他在恢复过来,那凭现在他们的状态,怕是只能等死了。

  不过杜惊仙也是明白,这每个人所修炼的灵力均有独特的属性。尤其是那些已经渡劫之人。就像是叶长生的离火剑,还有那蒙面黑衣人的雷电之力。这些均是每个人在修行时,自己独有的仙决属性。虽然他现在还未到渡劫之时,可那九籽魔莲赋予自己的冰寒之力,也一样附着在那长剑之上。

  所以,每当一个人的灵力进入到另一个人的体内时,必先冲击对方的神海,这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属性,也必会对对方神海造成冲击。

  自己的长剑虽然已被折断,可那长剑毕竟与自己同修,长剑上附着的冰寒之力仍在。那长剑的前端已然将那端木淳的身体刺穿,那剑上的冰寒之力也必定留在了那端木淳的体内。就像当初自己击杀那风魔族的童老一样,只是那童老的修为怕是没有这端木淳的修为要高深一些。

  杜惊仙想到童老时,却忽然觉得,那童老当时与自己交手时,所使用的招式,好似也有一些血煞之气。难不成那童老与这血魔一族也有些渊源不成?并且当时那童老被那冰寒之力冻住,自己追击那三公子时,却也忘了查验那童老是否真的已经身亡,又或者是不是有人将他救了也说不定。

  杜惊仙此时也来不及回想那些事情,他慢慢的起身,想要去查看那倒在地上的端木淳的身体,确定这人已经被自己击杀。

  他刚刚起身,那躺在边上的媚狐一族的女子幽幽说道:“你要是想现在动手杀了我,那就赶紧来吧,奴家现在可一动也不想动了。”

  原来,那女子竟以为杜惊仙想要对自己下手。

  杜惊仙此时心中也是有些犹豫,毕竟这女子对八叔他们做了手脚,还挟持了小珂。可刚才若不是这女子从旁协助,凭自己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击败这血魔族的端木淳。

  杜惊仙觉的那女子好似并没有太多恶意,否则就凭在这山洞之上时,她完全有机会除掉八叔等人。现在只是用幻术困住了他们,也不是什么心有恶意之人。

  杜惊仙慢慢的走向那倒在地上的端木淳,瞧也不瞧那媚狐族的女子,慢慢的说道:“你与我们的事情,等一会我找到小珂时再做商量。”这话里的意思也非常明白,若是小珂无事便罢,倘若小珂有个三长两短,那杜惊仙也不会轻易饶过这女子。

  那女子也是心中明白,躺在地上却轻声笑道:“想不到也是一对多情的鸳鸯,小珂为了你而自愿跟我来到这里,而你又为了小珂,冒死来到这里,真是……”这后面的话那女子没有说出口,可语气中竟隐隐有些羡慕的口吻。

  杜惊仙不愿与那女子多说,自己对小珂只是有些恩情在内。却未曾像那女子所言一般,有什么男女之情。

  杜惊仙走到那端木淳的身前,那男子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明显是已经气血流尽所致。可毕竟这人修为极深,又精通血煞之力。杜惊仙也是有些不放心,想伸手探一下这人的心脉。

  杜惊仙的手掌眼看就要探到那人的胸前,此时变故突生!

  那躺在地上的端木淳忽然猛睁双眼,双掌一夹,就夹向杜惊仙的手腕。

  幸好杜惊仙也是在查看时有所提防,那人猛然张开双眼,杜惊仙还未等他有所动作,急忙向后一撤。

  那端木淳双掌击空,却在胸前猛然双手结印,嘴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那喷出的鲜血化作一团血雾,直接罩住自己。犹如一朵红色的云彩一般,直接飞向那雕像的手臂之处。

  这雕像本就雕的奇怪,双足四臂,每只手上均有一件石雕的法器。那红色的血雾落在一处手臂上,才慢慢散去,露出了里面的端木淳来。那端木淳此时也是身负重伤,只想离杜惊仙远一些。他飞到雕像之上时,身子半伏在地上,用手支撑着身体,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可脸上却露出一种诡异的神情。

  杜惊仙此时全身冷汗,想不到这人竟然没死,连那躺在地上的女子,都是杏眼圆睁,愕然的看着那在雕像之上的端木淳。

  三人心中各有所想,杜惊仙此时心中无数种应对方法在脑中闪过,却发现凭现在的自己,怕是一件也做不到。

  三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呆立在原地,谁都不敢贸然出手。就算想出手,可三个人都是还未恢复灵力,怎敢率先出手呢。

  终于,那落在雕像之上的端木淳率先开口,竟呵呵冷笑道:“想不到今日竟被你们两个小毛贼伤到,真是有些大意了。不过你们今日也休想离开此地了。”

  杜惊仙毕竟经历过一些事情,当下也是稳稳的说道:“哦?就凭现在的你吗?恐怕也是强弩之末了,在稍等些时间,等我们二人恢复一些灵力,怕是到时应该是你想走,都未必能走的了了。”他说这话,其实一是试探一下对方,二来也能震慑一下对手。

  端木淳却好似根本毫不在意一般,森然冷笑道:“如果你们以为,就凭你们二人也能击杀与我的话,怕是今天要让你们失望了,接下来,你们就该准备好遗言了。”说完,那人直接将手慢慢伸入怀中。

  一种莫名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杜惊仙的心头,杜惊仙暗叫不好,可为时已晚。在这山洞中忽然血雾弥漫,比这端木淳使出招式时还要浓厚。

  那血雾越聚越浓,最后忽然一下全部聚集到那端木淳的身边,竟慢慢凝结成了一个人形。

  这种情况杜惊仙不久之前也曾遇到过,只不过上次是自己召唤出来。

  分身!

  这端木淳的身上,竟有一个成魔之人的的化玉分身!

  要知道,只有成魔成仙之后,才能利用灵力,化出分身凝结成玉。

  那躺在地上的女子脸色一片惨白,她也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情况。那女子一咬牙,身体周围灵力波动,身体竟化作一只灵狐,疾冲向那远处的吊桥而去,竟是要跑。

  原来这女子已经恢复了一些灵力,只是隐瞒着杜惊仙而已!

  这时,在这山洞之中,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何人伤我少主!”

  那远遁而去的女子,头也不回,疾跑向那吊桥。可就在她快要到达那吊桥的边上之时,一面由血雾凝成的红墙突然凭空出现,那女子直接撞在了那红墙之上。

  “砰!”

  那女子犹如被人一下撞飞,身体倒射而回,竟被那红墙弹射了回来。人还在空中,一道红色的血线自那女子的口中飘洒开来。

  杜惊仙知道今日已经必死无疑了,就凭他现在的状态,加上与这成魔之人的差距,恐怕真是在劫难逃了。

  这反而让他平静了下来,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就当自己又多活了一世。

  那媚狐族的女子被弹射回来,在地上又拖行了好长一段,才重重的撞到那雕像的脚下,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当场昏死过去。

  这时,那分身之人才刚刚露出面目,只见在那端木淳的身边,一位身着红色战甲之人,立在他的身旁,身上散发着一种威武霸气的气场。

  那人轻轻扶起倒在地上的端木淳,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也是微微一皱眉。紧接着,神念微动,身边竟浮起一团红云,那红云直接钻到那端木淳的伤口之中,竟开始慢慢愈合那伤口。

  那身披战甲之人此时对那端木淳说道:“我用这血煞之力能将你的外伤修复,可你内伤严重,神海怕是已经受到损伤,得修养些时日了,少主!”

  那端木淳此时却未将这人的话放在心上,眼睛死死的盯着雕像下的二人,满是恶毒的神色。

  那身穿红甲之人当然明白这端木淳的心意,将他轻轻扶到地上。然后转身目视着杜惊仙二人,也是杀心顿起。

  那红甲之人看着杜惊仙,冷冷的说道:“想不到两个低阶的魔人竟然能伤的了我族少主,那你们只能用命来赔付了。”

  杜惊仙此时已不打算逃避,他知道就算自己想逃也免不了是那狐媚族女子的下场,他反而心境平静了许多,也是淡淡的说道:“在这魔界中本就是强者为王,想取我的性命,就动手吧!”

  那红甲之人也是微微一愣,想不到这人见到像他这样已经成魔的强者,却也未有一点惧怕之意,说起话来也是不惊不惧。

  那红甲之人轻轻用手一挥,杜惊仙身旁红雾泛出,那人也是高声说道:“好!敬你是个人物,我就给你个痛快,接招吧!”

  那人未有任何动作,只是心中神念一动,那周围的红雾攸然间化成几十柄血红色的长枪,滔天的血煞之力瞬间将杜惊仙淹没。

  杜惊仙口中默念法决,明知这人修为高出自己许多,却也不能坐以待毙。待那血气满布之时,杜惊仙手捏仙决,用尽自己最后的灵力,大喝一声:“惊仙游龙决!破!”

  随着杜惊仙的一声厉啸,自那红雾之中,一道白光在杜惊仙身边犹如陀螺一般高速旋转起来。那白光速度极快,却能看到在那白光的首端,一只模糊的龙形环绕这杜惊仙而舞动。

  那红甲之人眼中精光爆闪,手势一挥,那几十把血雾化做的长枪全部向杜惊仙刺去。

  那几十柄长枪在触及到那杜惊仙身前的游龙时,被那白光所挡,也是去势一滞,可也就是短短几息时间,随着场中数声爆响,那长枪终于刺破那游龙化作的白光,直接刺向了杜惊仙的身体而去。

  杜惊仙心中一声苦笑,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根本不可能抵挡住一个成魔之人的攻势。

  杜惊仙双眼微闭,心中忽然泛起一个念头,不知道这次死了之后自己还会重生吗?

  (本章完)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