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文学网 第七十二章猛龙过江(求推荐、收藏)
  依法炮制,封林晩又招募了三个手下。

  虽然实力上都和苏世离不能比,却也是几个人品有保障的家伙。

  就像苏世离说的,虽然都是人渣,但是却有底线。

  在黑色远远大于白色的世界里,真正的道德君子太少,内心还残留一点亮色的人,已然足以称之为‘好人’。

  陈兴泰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事实上他的底线比女支女的底裤拉的还低。

  他直接甩开了封林晩,单独回了城寨。

  当天夜里,他就杀死了教导他的恩师。

  第二天就摆下擂台,挑战整个城寨的高手,一共六天,连战一百三十六场,场场皆胜,拳无敌手。

  突破后的陈兴泰就像是个BUG,浑身上下坚硬如精刚,罩门早已隐匿,除非气尽力竭,否则很难正面杀死他。

  强如罗刹邪神,对付陈兴泰的手段,也是先下毒,然后再以人海战术消耗其气力。

  可以想见,十天期限完结之前,陈兴泰一定能暂时控制住城寨,并且带着成为城寨之主的威胁力,反过来在东耀内夺权,与大口牛分庭抗礼。

  而大口牛自然也从陈兴泰的行为中,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作为老江湖,可以没有大局观,却总能从一些细节处,感觉到某些变化。

  所以大口牛再一次召见了封林晩,并且真正给了封林晩一些权力以及手下,想要利用封林晩来拉扯陈兴泰的裤脚。

  毕竟···以名义上来说,‘乌鸦’是陈兴泰的副手,这打下城寨之功,封林晩即便是没有出半点力气,那也要分润一点功劳,何况现在大口牛主动要求,封林晩必须行动,参与进去。借着这点功劳,就能像钉子一样的扎入肉中,分裂陈兴泰现在手握的势力。城寨的混乱,本身就定性了,即便是有人强压了所有人,它也不可能真正的统一。桀骜和不甘人下,刻在每一个有野心的人骨子里。

  有了大口牛的造势,‘乌鸦’之名正式在港城黑道上响了起来。

  一些关于乌鸦,或真或假的传说,也开始流传。

  而封林晩也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乘着这股风,封林晩一连做了好几单‘大事’,将他的名气、地位牢牢的稳固下来。

  有钱、有人,手段也狠,没道理不出头。

  尽管如此,对于庞大的信任值需求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

  加上那些勉强只是挂名,其实不过是依靠交保护费,好讨生活的人,整个港城的黑道中人,有十多万。

  乌鸦的名头,在这十万人中流传,真正听说且相信了的,也就三四万而已。

  这些多为港城中真正的帮会成员。

  “我很好奇,现在城寨改造如火如荼,你为什么不去抢一口吃的,反而要去找个剧组探班?”

  “难不成,你是看上了哪个女明星?”

  苏世离一般不会对太多的事情表现好奇,只是因为封林晩的行为,真的是难免让他好奇不已。

  毕竟依照一般的道理,洒了大把的钱,营造起了诺大的声势,难道不应该乘机谋取身份、地位、权利,然后将撒出去的钱,以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利润’,重新‘赚’回来吗?

  但是封林晩却一直按兵不动,手上养了那么多闲人,钱财如流水般花费出去,却不见半点心疼的摸样。

  “也许吧!”封林晩依照天赋恶意的笑着。

  和某个女明星有点瓜葛,再找几家八卦杂志,提前堵在酒店门口拍照。

  用炒绯闻的方式,向更多的港城人士,宣扬他‘乌鸦’的名号,似乎也确实是个好办法。

  不过这只是封林晩的‘计划二’。

  他的‘计划一’是去找一位正在拍戏的大导演,投一部戏···投一部以他‘乌鸦’为主角的黑帮戏。

  前文早就说过了,拍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并不是有钱就能为所欲为,至少在钱的数额,没有真正通天通地通鬼神之前,是这样···。

  封林晩前世的时候,就听说过不少煤老板,煤挖完了,以为娱乐圈的钱好赚,就一脑袋扎了进去,几千万丢进去,转一圈回来,电影没拍成,片子没上映,钱花完了,责任方找不到,最后气的要跳楼。

  没有内行人引路,没有足够份量的人压秤,没有真心实意的想拍好电影。

  多少钱进去,都激不起水花。

  封林晩确实‘有钱’,特别是在黄金还属于一般等价物的时代来说。但是他带来的那些黄金,也不是无限量供应的。

  他属于有钱,但是···依旧属于‘有数’的那一类,不能挥舞着钞票随便作。

  和当年的马爸爸相比,还是差了太多层次。

  没可能复制‘守功道’的奇迹。

  所以,他需要一个机会。

  一个最好的切入点。

  正巧封林晩知道,就有那么一位大导演,最近就要碰到一档子破事。

  如果没有他的插手,这个在原本这条时间线流程中,脸都没露的大导演,就要直接扑街了。

  清洛湾片场,大量的建筑物,都被笼罩在朦胧的烟雾中。

  古旧的火车道旁,是来往匆匆的行人,他们都竖着衣领,低着头,似乎都带着惶恐。

  偏偏就在这种惶恐、不安、迷蒙、凌乱中,一个身穿粉色和服的女子,手里打着一把雨伞,踩着木屐,摇摆着纤细如柳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曼妙的从迷雾中走出来。她的面容在烟雾缭绕中,是不太清晰和真实的。但是那种美艳,却又如同烙印一般,直接透过画面渗透。

  整个构成,形成了一种古怪的割裂。

  就像是在一张阴郁、沉闷至极的画卷中,忽然加上了一朵迎风摇曳的小花。

  “卡!”

  “那个谁!谁让你坐在火车头上的!你入镜了!懂不懂规矩?谁找来的群演?赶出去!”坐在椅子上,正盯着镜头的许导,愤怒起身,重重的将手中的剧本摔在地上。

  还要再发火,却看到两道人影忽然一下就飞上了火车头站在了那人的对面。

  穿着导演服,带着小圆帽,手里还拿着大喇叭的许导瞬间安静下来,不再吭声。在剧组他是老大,说一不二。但是剧组不等于整个世界。出了自己的领域,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飞身越上火车头的,正是龙虎武师工会的阿良和铜头。

  许导知道,他们两个是都有真功夫的,而且是了不得的高手,他们既然出面了。那就说明,那个突然出现在火车头上,贸然入镜的家伙,绝不是一般人。

  “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部戏···我们龙虎武师工会有份吃。识相的话,就快滚。”铜头气势很足,语气很凶。作为这部戏数得上号的反派角色,他不允许这部戏,有什么差错。

  挡人前程,如杀人父母。

  那坐着火车头上的人,穿着一身旧军装,军装样式十分老款,像是几十年前的旧货。虽然没有标签,但是看得出来,这是当年的国党军装。

  此人有着一张十分严肃的脸,看着这张脸,你就会觉得,这个人绝对不会笑。

  “六合门办事,从来都是别人给我们面子,还没人教我们什么叫识相。我既然来了,那么这部戏···就没得拍!”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s35wx』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