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535】 登门相见
  东方春泽满腹疑虑。

  汪大善人高深莫测的态度让他抓不住汪大善人的心理,本来任何人被人拒绝且骂作老混蛋,就算当面不生气,暗地里也会有些不满,甚至会采取一些报复。

  然而,汪大善人首先没有不满,也没有暗地报复,反而亲自登门拜访。

  东方春泽叹息,说道:“汪老这次的举动,实在出乎了春泽的预料。”

  “错!”汪大善人摇头。

  他忽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前,顺手打来了百叶窗,阳光便挥洒进屋子,将原本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间,映照的更加富丽堂皇,灌入阳光的上等套房,愈加显现出房间的奢华!

  汪大善人没有回首,而是把视线投向窗外。

  就算这件房间是独属他的,可是一年中他却住不了几天,尽管如此,他依旧对房间内每一处的摆设,每一点的风景都了若指掌,甚至失去了欣赏的心情。

  反而,窗外的风景却不一样。

  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天气,窗外的景象就算依旧是相同的腾龙江,相同的江边柳,相同的行人,也别有风味。

  腾龙江悠悠,江边柳郁郁。

  东方春泽眼眸中闪过疑惑,问道:“哪里错了?”

  汪大善人没有回头,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说道:“如果是邢若玉当面骂我老混蛋,那么他一定会被碎尸万段,而且投入腾龙江喂鱼,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但是……”

  “但是怎样?”东方春泽眉头微挑,若论他与邢若玉与汪大善人的关系,应该是邢若玉更胜一筹。

  毕竟邢如玉可是汪大善人的直属手下,那是帮助汪大善人踏着万人尸骨走到今天位置的功臣。俗话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邢若玉不但有功劳更有苦劳,反之他东方春泽跟汪大善人的关系纯属萍水相逢,若没有张姑娘一事,两人绝不会相见。

  可是,汪大善人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对待。

  汪大善人眼光望着江岸郁郁葱葱的垂柳,说道:“很多年前,我还是很年轻的时候,亲眼看到过腾龙江岸的这些柳树,被人们栽下,那时候载下的还是只是细细的一截枝条,现在却长成了粗壮的大树。”

  东方春泽不知他为何这般说,不过也移动脚步,走到窗口,循着他的视线往江岸青柳处望了过来。

  腾龙江两岸,从鲜花望月楼三楼的窗台望去,可以看到成排的柳树,柳树并不高,但一颗一颗婀娜多姿,枝干粗壮,狭长的柳叶就是柳树的秀发,柔柔的批了下来,直披到腰部,有些长的枝条,竟垂到河面上,明亮的河面倒映出柳树的影子,随着侵入水中枝条的颤动,波纹晃动,远看就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静静的梳洗秀发。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微风一吹,柳条袅袅撇哦懂,像是翩翩的武道,显出万千柔美的姿态。

  “好景!”东方春泽忍不住赞道!

  汪大善人要不斜视,也没有在乎东方春泽的跑题,轻轻说道:“春泽可否知道,那些细细的枝条,如何长成这般强壮婀娜的柳树的?”

  东方春泽胸有成竹的说道:“自然是时间!”

  汪大善人微微摇头,眼光盯着岸边的青柳,缓缓道:“时间促进了柳条的成长,却没法帮助柳树塑形?”

  “塑形?”

  东方春泽不懂,柳树的成长还需要塑形?

  汪大善人眼眸中闪过意味深长的光彩,解释道:“柳条刚刚发芽的时候,总会毫无目标的发出很多嫩芽,然后随着时间,嫩芽变成新的枝条,慢慢生长,可是有些枝条总喜欢凸显个性,往旁边横生,而人们便剪掉这些横生的枝条,只留下往上生长的主干枝条,这样才能给柳树塑形!”

  东方春泽沉吟良久,忽然淡淡说道:“您老的意思是邢若玉便是那些凸显个性横枝。而我便是需要留下的主干?”

  汪大善人并未收回视线,却默默点头,说道:“横身的枝条,虽然害处并不大,但是必要的时候却是可以舍弃的,然而主干枝条却不能动,一旦让主干枝条受损,便会让这棵新生的柳树再也长不高!”

  东方春泽嘴角泛起冷笑,说道:“原来我在汪老眼中竟然这般重要!”

  汪大善人忽然沉默了,他觉得只要东方春泽懂了自身的重要性,他便无需再解释什么。

  “那么,汪老便开门见山吧!”

  东方春泽忽然侧过头来,望着汪大善人威武的侧脸,问道。

  “好!”汪大善人终于收回了视线,同样侧过头来,迎上东方春泽投过来的目光,说道:“我希望你跟孤桐来一场约斗,只有你们两个人!”

  东方春泽竟然笑了,说道:“为什么?”

  汪大善人的眼光忽然闪过光彩,灼灼的盯着他的双眼,淡淡道:“因为你需要!”

  “需要?”东方春泽问道。

  汪大善人解释道:“你需要确切了解孤桐的真实修为,你更需要见识一下孤桐所谓独辟蹊径的剑道,这两点对你来说,都是至关重要!”

  东方春泽脸上的笑意已经如冻住了一般,停在面庞上,嘴角依旧勾起,可笑容已经不再。

  事实上,他真的需要。

  第一条,他必须要了解孤桐的真是战力,这没有比两人来一场切磋更直接了当的了,此外他对碧影踏剑行的骄傲,让他对孤桐独辟蹊径的剑道好奇心甚重,所以汪大善人说的这两点,东方春泽都势在必行,但是这是他的想法,却从别人的嘴中说出,这是何等令人心中骇然的事情。

  东方春泽的双眼已经微微收缩,冷冷道:“你知道了什么?”

  这一时刻,他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自己的秘密被别人抓住了一般。

  汪大善人脸上忽然浮现满足的笑意,他对东方春泽的反应很满意,说道:“若玉不但带回了你要说的话,更带回了现场中一些奇怪的反应,比如那位叫岚儿的女子,比如你对哪位女子的反应!”

  东方春泽脸色变了!

  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手中的剑,冷冷的盯着汪大善人,冷冷道:“竟然你已经知道岚儿的身份,希望你莫要打她的主意,不然你会后悔了!”

  汪大善人脸上的笑意愈加灿烂,丝毫不将东方春泽的威胁放在眼中,淡淡道:“我没有想去动哪位姑娘,但是我希望你去跟孤桐约战一场!”

  东方春泽忍受不了他的笑意,看到这种笑意,他忍不住想要出手,将这张可恶的笑脸撕成粉碎。

  但是,他不能。

  所有,他挪开视线,重新落回窗外广袤的江面,淡淡道:“岚儿回到我身边之前,我不能对孤桐出手!”

  汪大善人仍旧再笑,说道:“不,你可以出手!”

  东方春泽沉默了,懂汪大善人的意思。

  虽然,秋岚跟在孤桐的身边,他不宜与孤桐闹翻,那样会让岚儿更加抵触,或者讨厌他,这必然加大让岚儿回归身边的难度,可是如果仅仅约孤桐一人的话,他自然能够出手。

  只要别让秋岚看到,那一切便没有问题了。

  他心中此时却有些犹豫不决,虽然拖住秋岚,单约孤桐出手,并不是难处,但对秋岚修为了解甚深的他,最害怕秋岚闲不住,偷偷跟了出来,那样一旦他与孤桐发生争斗,在恰恰落到秋岚的眼中,那此时便太过悲催了。

  东方春泽望着汪大善人,郑重道:“只要看住秋岚……”

  “没问题!”他话还没说完,汪大善人已经一口答应下来。

  东方春泽没有继续在说下去,他相信汪大善人,相信他的为人,相信他的能力,若没有这点信用,没有这点能力,汪大善人也不能再封江城混到如此地步。

  东方春泽又问道:“地点我来顶还是你定?”

  汪大善人缓缓说道:“千佛塔?”

  “西郊那座残废的佛塔?”东方春泽愣了一下,他是知道千佛塔的,但问题是那是封江城西郊的一座残废佛塔,渺无人烟。汪大善人将约定地点设在哪里,莫非有什么深意?

  汪大善人出神的望着窗外,缓缓点点头。

  东方春泽眼眸一转,说道:“好!”

  风起,夕阳如血。

  东方春泽的后背被晚霞映照的一片嫣红,站在三层佛塔顶上,微风变成了烈烈春风,强劲的风拂动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他手中的剑却一动不动,眼眸淡淡的望着东方一片茂盛的丛林。

  那是从鲜花望月楼来到千佛塔必经之地。

  孤桐的身影还未出现。

  残阳西沉,夕阳如血,酉时初刻早已经到来,眼看着夕阳的慢慢坠落,东边的树林已经慢慢的退去阳光的映照,变得幽暗起来,酉时初刻即将过去。

  东方春泽并没有着急,心情依旧平淡如风。

  因为他知道孤桐一定会来,那是出自一个剑修对另外一个剑修毫无缘由的信任,那是剑道途中对于自我的要求,是对于剑道的执着和真诚,诚于剑,诚于人!

  任何一个剑修都会尊敬另外一个剑修,剑道之路异于其他,只有他们懂得剑修的苦难和精神,也只有他们懂得同道之人的态度,那是信仰,是执着。

  东方春泽相信孤桐。

  因为孤桐是剑修,与他一样走在剑道路上的追梦人!

  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拔剑相向,甚至生死相向,但他无惧,而且他也知道,那是未来,绝不是现在,现在他们还仅仅是在不灭境摸爬滚打的新手。

  对于一些破空境的老怪物来看,他们现在的修为不过是刚刚入门而已。

  东方春泽在等,等孤桐的出现。

  等西边的残阳一般沉入山下的时候,东方春泽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笑容,眼眸中也骤然闪过一道光芒,灿烂似虹,锐利似剑,像看到一个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似欢喜,似激动。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