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091 淑妃生辰
  萧十三对着镜子前的人,认真仔细的戴着面具。

  “难道爷,不应该进宫?”

  真是男人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情了。

  萧十三这认真戴面具的模样,也是没有别人什么事情了。

  “爷,你这模样,实在是瘆得慌啊!”

  地狱没事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爷这么变态也是好几个月前了,那还是皇上上次想要给他立妃的时候。

  爷上次的时候说了,要娶亲的时候,还是要帅一些的。

  毕竟给将死之人总是要留下一些好印象,免得等他去阴朝地府的时候,他们找不到他的人。

  结果这人还没过门,连他的热都没瞧一眼,叫他先给千刀万剐了。

  还将人家一窝给端了,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这回,爷又这么精心打扮,不会是又要去血洗谁家吧?

  “你以为爷又要去杀人了?”萧十三顿时没了兴致,虽然他戴着面具,但是他每一面面具都是不一样的。

  “自然是要去杀人了,不然属下我为啥还这么的惊讶呢?”地狱无奈的说着,这不是白问吗?

  就连阴司也觉得诧异的很,“爷,你都还没表白呢,人家怎么会相信你是去看心上人的,而不是去杀人的?”

  阴司说完这话,气氛一度冷了下来。

  “表白?”

  萧十三细细的回味着这两个字,“怎么表白?”

  阴司地狱面面相觑,想笑,但是却憋着不敢笑。

  爷,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表白?

  “爷,表白,就是你啊,要告诉严家大小姐,你喜欢她!”地狱扮起手来,就像是一个老师一样的说着。

  萧十三微微皱眉,“你以为爷,会像你一样,这么花痴?”

  “没错,爷不能这么直接就表白了,丢爷的身份。”阴司也这么认同,就这么直接表白了,掉身价。

  “那阴司老黑鬼,你来说说,该怎么办?”地狱觉得阴司老黑鬼的主意,一定不会比自己高明到哪里去的。

  阴司讳莫如深的说着,“当然是留着让严家大小姐发现爷的好处,然后一步步爱上爷了。”

  “那你说欧阳若是长得不好看啊,还是没家世啊,还是没才情啊?”地狱冷冷的提醒着他。

  要知道欧阳若可是京中贵女的梦,等她主动爱上爷,堪比登天。

  “那——”阴司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萧十三给打断了。

  他顿时失去了打扮的欲望,“好了,爷自己进宫去,你们不必跟着了。”

  这两人,啰嗦。

  阴司跟地狱,俩人面面相觑。

  “老黑鬼,爷这不是要背着我们默默干事吧?”

  “废话,你难道想要看着爷泡妞?嫌弃自己活太长了?”

  阴司无奈的翻了两个白眼,真是异想天开的很。

  爷做事,从来都是神出鬼没的很,他虽然是爷的暗卫,可是也没见他带着自己出没过几回。

  地狱仰天叹口气,“爷这也实属不易,难道咱们不和莫老说一声?”

  阴司的脸色一沉,似乎是不愿听到这个话题的。

  莫老这些年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在爷的身体上面,最重要的是,莫老希望少主能留下一儿半女的,也好让他们看见一些希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度日如年,几乎每一天都在绝望中过日子。

  但是若是莫老知道爷的心思,那么族中长老们也肯定知道了,到时候严家大小姐的身份怕是掩藏不住了。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敢想像。

  “爷这事,既然不想让你我知道,怕也是防了莫老,所以你我二人都不知此事,也就如此了。”

  因为不知道,所以就算是别人问起来,他们也是不知道。

  ——

  严卿语进宫后不是立马去了淑妃处,而是去找了太妃娘娘。

  “太妃娘娘,您瞧谁来看您了。”太妃身边的老人,默默的接过了药,十分欣喜。

  正说着药没了,就瞧见严卿语将药送来了。

  “娘娘可安好?”严卿语笑着问道,她也是有段时间没来瞧一瞧太妃了。

  “一切安好,就是想着郡主了。”

  太妃朝着严卿语招招手,“卿语丫头,到哀家身边来。”

  严卿语走了上去,到了太妃的跟前。

  “娘娘可是不开心?”严卿语发现自从太妃回了宫之后,神色却比在外面的时候,更加的难看了,这肯定是过的不比外面。

  “宫中,比不得外面随心所欲。”太妃无奈的说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严卿语笑了笑,“那卿语便多来陪陪太妃便是了。”

  她朝着玉洁点点头,拿出了她炒制好的新茶。

  太妃一闻便知道是好茶,“你是否去瞧过苦燃了?”

  太妃知道,严卿语炒新茶,必定会去瞧一瞧苦燃大师的。

  严卿语点点头,“去了。”

  太妃的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她看了一眼严卿语,“他可好?”

  严卿语就像是没见到她的紧张不安一般,如实回答,“大师很好,如旧。”

  严卿语知道,这个答案对于太妃来说,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如旧,没有什么东西比如旧二字来的更加的动听了。

  “那便好。”太妃悠悠的回,“卿语丫头,你是不是在怪哀家给你乱点鸳鸯?”

  太妃突如其来的话,让严卿语有点没反应过来。

  “太妃,卿语何敢?”严卿语是从来不曾怪过太妃,毕竟她老人家是真的善良。

  太妃看着远方,“丫头,哀家是真的喜欢你,不单单说你陪了哀家那么多年,还有你的性子。”

  “欧阳家那小子的脾性哀家是知道的,所以与你十分般配,哀家以为你们能过的幸福美满的。”

  太妃是真心想要促成这桩婚事,谁也没想到,那个小子竟然对自己那个心上人的执念这么深。

  “娘娘恩典,卿语不敢忘。”严卿语当然知道,如果不是这般,她怕也不会自请下堂,息事宁人,只为的就是保全太妃颜面,不至于闹的这么难堪。

  “你这丫头啊,就是性子实在太淡了些,只是这世上,哪有不争不夺的?”太妃悠悠的说着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

  严卿语点点头,是啊,这世上,怎么会有不争的呢?

  就算是她不主动去争,也有人来争。

  “太妃娘娘,淑妃派人来了,说是要请您老人家过去。”

  淑妃这明面上,那是万万不敢得罪了太妃的。

  她也知道太妃在皇帝的心目中到底有多么的重要,总让她现在是母凭子贵,但是也不敢恃宠而骄,在太妃跟前失礼。

  其实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严卿语在太妃这里。

  如今严相能够从牢狱之灾中解脱出来,重新得到皇帝的重用,那信任便是更胜从前了。

  要是得到了严相的支持,太子的位置那才是稳如固。

  虽然皇上没有别的子嗣,但是那也不是代表了皇室就没人了,比如萧十三。

  那萧十三可是拥兵自重,就连皇上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所以这皇位,若是萧十三想要,就算是皇上也拦不住。

  但是萧十三却好像偏偏不太在乎的模样,对这皇位十分的不屑。

  所以皇帝才会这么放心将十分雄兵的兵权,放心交到萧十三的手里。

  “她倒是有心了。”太妃从坐榻上站了起来。

  严卿语上前去扶了太妃一把,太妃看了她一眼。

  “卿语丫头,你这次进宫来,受到邀请没?”淑妃是什么样的人,太妃的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只是那淑妃与李雨晴的关系不错,这要是邀请了李雨晴,那断然是不会将这帖子给她的。

  “有了的。”严卿语一怔,没想到太妃居然会问到这个问题。

  太妃笑了笑,“那便好,那便好。”

  她笑开了口,淑妃身边的人下意识的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娘娘睿智,这要是真的在这上面出了上面岔子,可不知道还能让太妃震怒到什么程度。

  “既然淑妃都派人来请了,那就走吧,免得误了她的好时辰。”太妃拉着严卿语,乘着步撵朝着淑妃的昭阳宫中而去。

  淑妃高兴极了,除了皇后还没来之外,这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到齐了,她们都一一朝着自己道贺。

  最重要的是,皇上的赏赐,九尾凤钗。

  这就是在告诉众人,在皇上的心里,淑妃等同于皇后一般无二。

  “母妃。”

  萧瑞也是从繁忙的事务中抽身,为了自己的母妃生辰而来。

  萧瑞是一个聪明人,他是淑妃亲自教导出来的。

  他也明白,这一次母妃邀请众人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他们是想要从中看出站队的人,如果不是他们的人,他们正好也可以趁早排除。

  尤其是严相,欧阳一家自从临阳王府出事后,便没了消息,似乎沉寂了,好像决心与东宫断了联系一般。

  “太子来了。”淑妃的眼睛里含着眼泪,她真的是太激动了。

  她等这一刻,真的等得太久了。

  “母妃。”萧瑞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后,又令人取出贺礼来。

  那是几颗鲛珠,十分的光明璀璨,就算是夜明珠放在跟前,都要黯然失色。

  “太子真是孝心,竟然能拿出这样的礼物来。”一旁的嫔妃开始恭维起淑妃来,她们没有子嗣,但是要在这宫中立足,也只能依仗着别人的荣宠了。

  尤其是淑妃,未来后宫的主子,掌管六宫那是迟早的。

  “瑞儿,母妃的瑞儿。”淑妃在这一刻是绷不住哭了,没有称呼萧瑞为太子。

  淑妃是泪洒当场,好一副母慈子孝。

  只是当场有个人,却一直不停的绞着自己的手绢。

  曾经自己也是有一个孩儿的,她的孩儿,要是还活着,也有萧瑞一般大小了。

  但是那个孩子,那是淑妃下的手,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只是没人会相信自己罢了。

  “皇后驾到。”

  就在淑妃母子还在你侬我侬的时候,皇后来了,身边还带着长公主来的。

  长公主最近也碰上喜事了,只是她却要嫁入那安定侯府,嫁给那个病恹恹的欧阳珣。

  虽然长公主本身不想要什么功勋人家,但是那欧阳珣就是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怎么看都不是良配。

  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笑话长公主,因为长公主的宠爱丝毫不比太子差。

  皇帝对长公主几乎那是溺爱的程度,无论她提了什么要求,皇帝是肯定会满足她的。

  “拜见皇后。”

  “拜见长公主!”

  这乌泱泱的一众人跪了下来,淑妃的脸色还是不大好看。

  皇后的心中十分的得意,她瞥了淑妃一眼。

  纵然她淑妃今天是主角,但是只要她皇后还在,她就始终骑不到自己的头上去。

  “都起来吧!”

  皇后的心情十分的好,就算是萧瑞那个小子,他不也是现在要跪在自己的面前,乖乖叫一声母后?

  只要她没做错事情,淑妃永远就只能是太妃罢了!

  皇后的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也难怪斗不赢淑妃,他日萧瑞登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母妃身份低于皇后?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只有皇后一个人还做这春秋美梦,还以为她能跟先太后一般。

  “怎么太妃娘娘她老人家还没来?”皇后前前后后的看了一眼,居然发现太妃娘娘还没来,她的心里正在盘算着怎么大做文章了。

  “谁在念叨着哀家?”

  太妃带着严卿语踏入屋子的时候,满室寂静,没人敢发出声音来。

  宫中的人来来去去那么多,站在太妃身边的女人,始终还是那一个。

  十分不起眼的那一个,偏偏太妃却说她规矩极好。

  只是欧阳薇儿看着她,分明就是一个蛮妇,就连夫君都不放在眼里对。

  若弟让她进宫多为照看,只是眼下,哪里还用得着自己?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背靠着太妃好乘凉了。

  “孙儿拜见皇祖母。”萧瑞素来深得太妃的喜爱,太妃虽然对淑妃略有不满,但是萧瑞却颇有帝皇之相,太妃还是满意的。

  只是萧瑞虽然朝拜这太妃,那一双眼睛却落在了严卿语的脚上。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