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第545章 你那么好叫我怎么放下
  第545章 你那么好叫我怎么放下

  林唯一这个人,继承了容子衿的小气和善妒,却没有遗传到她的精明和周全。

  林旭骂了几句,威胁了几句,她就一五一十地交待了。

  她第一次偷爷爷的藏画是在两年前,她自己都没想到,一副看似脏兮兮的书法,寥寥几个字,就卖了五十万。

  尝到甜头,又没人管制,她就刹不住车了,每次手头紧张就去偷一副,卖个几十上百万,够她挥霍一阵,挥霍完了再偷。

  事到如今,她自己也记不清偷了爷爷多少东西,卖了多少钱,她的手里只剩下一副画,拿出去卖的时候人家说是赝品,就没卖出去。

  稍晚的时候,林旭带着齐老的真迹去找林浅,气得简直没法说,“幸亏对方不识货,要不然这幅画就没了。”

  林浅是不懂这些的,只是这幅画是顾城骁送给爷爷的寿礼,在当天的寿宴上经过爷爷几位老友的共同鉴定,确认是齐老的真迹,所以她才这么紧张。

  “爸,这幅画是无价之宝,也是爷爷生前最喜欢的画,您以后一定要收好。”

  “你不要?”

  林浅摇摇头,“我要来干什么,饿了不能吃,渴了不能喝,放在那里,说不定哪天被两个小捣蛋翻出来,当废纸撕了。”

  “我以为你这么紧张,是想要这幅画,老爷子告诉过我,这是顾城骁送给他的。”

  “嗯,我紧张是因为怕家里闹贼,这幅画不便宜,被偷了难道不紧张吗?至于其他的,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还是你收好吧。”

  “唉,唯一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不会这么生气,她实在太过分了,仗着有她妈撑腰就无法无天。”

  “那还不是您宠的?”

  “”林旭无语凝噎,唯有叹气。

  “爸,孩子们都要睡了,您也早点睡吧。”

  “唉,好。”

  林浅回国之后并没有闲着,早上她和孩子们一起出门,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之后,她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计划。

  她见了饭饭,饭饭一见她就跟她吐槽上级的吝啬和不公,想辞职却怕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她决定自己开公司,饭饭就是她的第一位合伙人。

  林旭一开始是反对的,一来他更希望林浅能进自己的公司,二来也不想她太辛苦,可是,林浅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特别有干劲,执意要自己创业。

  林旭看到林浅满腔热情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他也就不再反对了。

  后来,看到林浅公司不断攀升的业绩,他反而很是欣慰。

  林旭本来就说过,澳洲的产业是容家的,他一分都不会动,而市的产业,他是为林浅创立的,将来都要留给林浅。

  只是林浅一直强调她不会要,容子衿又多计较,所以他才没有着重提。

  如今林浅执意要自己创业,那就当是让她锻炼一下吧。

  林浅和饭饭的公司是一个规模很小的策划公司,名为“南北策划”,结合了两个小包子的名字,总共也就十多个人,很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老板员工甚至是司机,都是她们自己。

  前两个月,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是林旭的,丰越地产的部分活动都交由她们公司做,维持了公司的基本运营。

  之后,公司开始了有了其他的客户,然后一步一步走上了正轨。

  林浅之所以想创业,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想靠自己的双手为儿女顶起一片天,她想给他们做一个好榜样,她想让他们知道,就算没有爸爸,妈妈也能护他们周全。

  一晃就到了除夕,北北和南南是第一次在国内过年,开心得不得了,林公馆也因为他们而变得格外热闹。

  林唯一始终离两个孩子远远的,“吵死了,吵得我耳朵都快聋了。”

  谁知,这话刚巧被从她后面走过的林旭听到,“嫌吵你出去。”

  林唯一:“爸,你也太偏心了。”

  林旭无视她,手里拿着两个大红包朝小外孙挥挥,“谁要红包啊?”

  “我,我,我。”两个小包子围着他转,蹦蹦跳跳好不欢乐。

  “谁叫姥爷叫得响就给谁。”

  “姥爷,姥爷,姥爷。”

  林旭开心极了,分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这叫压岁钱,拿好,让妈妈保管,可别掉了。”

  林唯一见状,心里简直快怄死了,拿过抱枕狠狠地捶打,要不是母亲不准,她早回澳洲去了,何必在这里天天受气。

  容子衿低声叮嘱一句,“干嘛呢?”

  “妈,爸的眼里只有那两个野种,根本没有我们,我们干嘛还要留在这里?”

  “嘘,小声点,又想挨骂吗?”

  林唯一扁扁嘴,委屈得不行。

  “就因为你爸现在心里都是林浅和野种,我们才要留下啊,我们前脚走,林浅后脚就哄着你爸把家产给她,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在澳洲,容家是首屈一指的华人第一家族,富可敌国,但是,这也需要有能力的人经营啊。

  就算是金山银山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容家没有林旭支撑起来,什么都别谈。

  况且,现在国内的丰越地产一片大好,没几年就能赶超在澳洲的产业,容子衿当然要把丰越看牢了,一点便宜都不想让林浅沾去。

  另一边,林浅正跟孩子们一起玩游戏。

  陪小孩子玩可以一项体力活,她陪孩子们玩了一天,比她上一天班还要累。

  但是,看到孩子们脸上的笑容,她再累也是值得的。

  最难的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孩子们都睡了,她却辗转难眠,脑海里一遍一遍浮现出顾城骁的脸,折磨得她泪流满面却又不敢哭出声音。

  四年多了,当悲伤蔓延,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楚,她还是不敢相信,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没了。

  顾城骁,为什么你那么好,你那么好,叫我怎么放下你去接受别人?

  正月的某一天,林浅正在办公室里想策划案,忽然收到了林渝的微信。

  “林渝生了,母女平安。”

  看样子,是顾东君发的,她赶紧回了一条“恭喜,好好照顾小渝,我一会去看她和宝宝。”

  “饭饭,林渝生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她?”

  “好啊好啊,走。”

  她和林渝并不常见面,反而和饭饭成天打成一片,她和饭饭有一种同病相怜的默契,某些不为外人道的伤痛她们互相都明白。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