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网 第四十章 白色的生命(上)
  离开了捷克,我们继续踏上了旅程,我们一直走到周围杳无人烟,我仰望着面前的高山,时下已至深冬,雪花在身旁翩翩飞舞,山间的风丝丝地从衣缝里钻入,我吐出一口白雾。

  “你真的想清楚了?”

  勒梅在身旁念着咒语,钻向身体的寒冷消失了。她看向山上的眼神很是执拗。

  “一定要去。”

  顺着窄窄的石道往上走,这条石道是信仰雪神的臣民们夏天修筑的,据说即使在夏天这里也寒冷异常,忍受着堪比数九寒冬的低温修出了这道朝拜之路,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尽头,这里用石头雕刻着一棵树。到了这里只能徒步登山了。

  登山是种相当疲惫的运动,勒梅就是习惯了奔波也是气喘吁吁,沿途数次我想让她停下,但她咬着嘴唇挥手拒绝了,约莫过了一小多时的路程,我伸手扶着身边的石块,冷得超乎想象,心里暗暗惊叹召唤冰雪的精灵念力之精纯。空气相当之稀薄,大口呼吸却难以消除体内的酸楚,一旁的勒梅嘴唇都开始有些发紫了。我扶住了她。

  “接着走。”

  “你这样可走不下去了。”

  她的脸色少有地带了紧张。

  “魔法开始失效了,这样下去会被冻死的。”

  我大吃一惊,现在的温度已经低到了滴水成冰的程度,如果没有魔法笼罩我们早就给冻死了。魔法本身就是对自然所蕴藏的能量的调动,运用,但是这里充斥环绕的飞雪居然抵抗着魔法吸取我们的热量,我有些担忧的说。

  “要不然你先下去,我一个人上去。”

  她扶着我站了起来。

  “你不知道怎么处理它,还有,它已经察觉到了。”

  周围在我们说话的时间里开始变得越来越暗了,我大声用精灵语说了几句,表明要立刻退去,但并没有任何回应,魔法开始像残雪落入沸油一样地失去效果,寒冷将周围的温暖扯碎了。勒梅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雪,她的声音很困难地传达过来。

  “我们上去,把树砍倒。”

  这个精灵创造的生灵似乎下定了决心想消灭入侵者,我在心里苦笑,用开始僵硬的手拉着勒梅往上费力地接着走着,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前进的速度就越慢,到得最后我们就真的成了两座冰雕,周身都因为寒冷而疼痛难当。

  勒梅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踉跄,让她留在原地生机渺茫,我背起她,她有气无力地靠在我的身上,仿佛想说什么,但飞雪让她根本开不了口,终于走到了一块平地,我剧烈的喘息着,每一口吸入胸中的空气都在掠夺着我的热量,勒梅忽然狠命抓住了我,撑着我挣扎着开始念诵了起来。

  生灵之始,万物之祖。

  沉睡之母,如此如常。

  非生非死,无悲无喜。

  将一切静止在永恒的瞬间。

  穿......

  她甚至连一声叫喊都没有发出,飞速打来的树藤击中了她,发出了一声让我汗毛直竖的声响,柔软的树藤像长矛一样穿透了她,在我甚至连反应都无法做出的瞬间将她抛向了天空,她在雪地上打了几个滚,飞散的鲜血滚烫地洒在了雪上,却又很快地被白色的雪所吞没。我伸出的手僵住了,雪花一层一层的铺洒在她的身上,那树中慢慢走出了一个尖耳朵的窈窕身影,整个人和手中的武器都晶莹剔透。

  我努力停住了几乎是自动向她那个方向扑过去的身体,慢慢地颤抖着放下手,再一次用精灵语诉说去意,这一次这个冰精灵说话了。

  “都因?”

  面对着这个我熟悉又陌生的词,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

  “你是指龙吗。”

  “离开这个世界,或者......”

  “她死。”

  在树藤再一次缠绕住勒梅的瞬间雪白的刃芒将它整齐的切了开来,树藤仿佛能感觉到疼痛般的缩了回去,显然刚才说的都是让我犹豫的谎言。

  “满口谎言,你还是精灵吗?”

  发出破风声的树藤不停地挥舞着,逼迫着我面对它们,躺在一旁的勒梅头发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回原来的蓝色。魔力衰退到了连微弱的变形咒都难以坚持的地步,已不可再等!

  鲜血滴落的瞬间,我持剑迎向了精灵。树藤飞舞,身体内的凉意剧烈地乱窜着,翻滚着,炽烈的剑刃将树藤一条条的砍落,直到面前的女精灵和我面对着面,无暇的皎洁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剔透的剑刃和我的剑互相交错,削金断玉的剑刃却和薄薄的冰刀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我不知已经摔倒了多少次,又刺向了她多少次,满身雪花的我再一次对向了她。我牙关紧咬,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和她陷入了僵局。

  她占尽地利,而我已经没有时间,脑海中飞快的思索着,能用的只有圣剑,魔法和精灵契约都被截断了,我后退了两步,半跪在勒梅面前。

  居然成了生死一线的局面。

  我半跪着把她抱了起来,下定了决心就这样做吧,内心想救她的冲动掩盖了恐惧。

  吾乃夺天之造化者,戏生谑死,睥神睨灵。

  众生芸芸,臣服于吾之尊前,或于炼狱中永世沉沦。

  似乎有一条丝线自手指缠绕住了心脏大脑,一股不输于体内冰冷的灼热占据了我身体的剩余部分,周遭的世界好像变得异常的缓慢,一股难以估量的力量飞涨了起来,仿佛要把我的身体都撑大一样,我随手勾勒着,黑色的法力转瞬就凝聚出了治疗法阵,它旋转着笼罩在了勒梅的身体,几个呼吸间就将她的伤口愈合了。

  我看着精灵,她此刻开始逐渐的崩溃消失,化为了无数光点绕着冰树急速飞舞了起来。我握紧了剑刃,一道光柱在冰树间升腾了起来,旋即化为了一道冰锥锋锐无匹的刺了过来,我举剑,身体上燃起了仿佛只在前世见过的黑色火焰。

  一剑,就连山脉都仿佛出现了一阵震动。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