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文网 第29章 早膳小日常
  出了房间,方感叹贤王府的宏伟壮观。冯媚儿住的新房院落名曰“珠翠阁”,可谓是名副其实。

  屋内陈设,桌椅皆是楠木打制,而她睡的那张大床却是金丝楠木打制而成。其上雕刻的花鸟图案,雕工精致,每一条纹路,都修饰得毫无瑕疵。

  摆饰非金既玉,一入这珠翠阁尽是琳琅满目,极尽奢华。冯媚儿没想到,司如贤竟这般奢侈,难道他都不怕被扣上个穷奢极欲的罪名吗?还是说,他已经强大到无所顾忌了?

  虽说兵符在他手上,可冯征是兵马大元帅,将士听的是他的号令。镇国公薨逝,一手带领的二十万将士如今又落入何人之手?他一个只有兵符而没有实权的王爷,哪里来的胆量,如此违逆天行!

  冯媚儿心事重重地走出主屋,入眼,园中一座圆形池子,此刻正喷着水雾,瞧着格外新奇。

  她走近池子仔细观察,池子中间建了个一人抱的白石柱,柱子四周有孔,水是从孔中流出。而池中的水如何升高,再从柱孔中流出的呢?这就让人难以捉摸了。

  冯媚儿围着池子转了好几圈,就是看不透其中的奥秘。安儿几个人跟在后面实在着急,忍不住开口催促道:“王妃,时候不早了,王爷还等着您用早膳呢。”

  闻言,冯媚儿也只得作罢,点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却是默默放在了心中,继续往前走。

  池子在园中央,左右乃是花圃。夏季左边是一丛夹竹桃,右边是一坛一品红,左右相对,这种布置似乎也没什么不协调。

  兰芳却开口道:“王妃,您住的这珠翠阁,虽说是富贵奢华,可也得谨慎才可。”

  冯媚儿停顿住脚步,问道:“哦,兰芳此言何意?”

  兰芳走近她,附在她耳畔耳语一番,冯媚儿心中一惊,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夹竹桃和一品红,眼中再没了欣赏之色。而是多了份谨慎与探究。

  司如贤此人陈府极深,让人很难探知他的心性。都道他喜怒无常,看来多半不假。日后,与他相处,必要谨慎小心才可!

  一路上穿廊过园,竟是走了半个时辰,冯媚儿累得额头见汗,才走到膳厅。依着她自己,宁可小憩会儿,也没心情用膳了。

  宽敞的膳厅里,两边站着伺候的嬷嬷和丫鬟,还有侍卫。一张椭圆形楠木桌子,司如贤一人静坐在那里。

  看到冯媚儿走进膳厅,众仆纷纷福礼,“奴婢等请王妃安。”

  冯媚儿微微额首,众仆礼毕,依然站立在侧伺候。冯媚儿走到司如贤的面前,微微屈膝一礼,“臣妾请王爷安。”

  司如贤微微额首,招呼着道:“爱妃来了,快入座。”

  冯媚儿在他不远处的座位上坐下,他又招呼众仆道:“既然王妃已到,传膳吧。”

  嬷嬷与丫鬟们福礼应下,退出膳厅,很快就端着盘子进来了。

  揭去盘子上的银纸盖子,食物上热气腾腾的。清秀宜人的丫鬟们伺候主子们进食,司如贤招呼丫鬟们道:“多给王妃布些新品,让王妃尝尝。”

  兰芳微微福礼道:“王爷容禀,王妃习惯了奴婢伺候进食,还是由奴婢伺候王妃吧。”

  司如贤点点头,答道:“也好,你了解王妃的口味,那就还是由你伺候王妃吧。”

  兰芳先为冯媚儿盛了小半碗薏仁小米粥,司如贤又道:“昨夜原本是你我洞房花烛之夜,奈何本王不胜酒力,宿在了外书房,并非有意冷落了爱妃,还望爱妃莫要放在心上。”

  冯媚儿正在适应他这种喜怒无常的性格转换,吃了一小勺粥压压惊。未了,他又低声附加了一句,“今夜,本王定当好好补偿爱妃。”

  此话一出,不说全厅一干伺候的人都红了脸颊,就是冯媚儿那一小口粥也差点喷了出去。好在安儿眼疾手快,递了丝帕过去,冯媚儿适时捂住了嘴巴,生生咽了下去,咳嗽几声,方才慢慢缓过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如何作答?面对司如贤殷切的目光,她低垂下头,硬着头皮点点头,猛吃了几口粥,企图掩饰窘迫。

  她发誓,以后远离司如贤,他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她做不到。

  一顿早餐,冯媚儿闷头闷脑地吃着自己盘里的食物,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鸵鸟地熬过了。

  因着要进宫谢恩,司如贤倒也没有再说什么来拖延时间,时辰刚刚好,辰时过一刻,他们就坐着马车进了宫。

  进了内宫,司如贤带着银河与冯媚儿分道扬镳去了养心殿,冯媚儿带着兰芳去了长春宫。

  去往长春宫的路上,冯媚儿叮嘱兰芳道:“等会儿到了长春宫,你多留意。冷贵妃并不简单,我们需谨慎小心才是。”

  兰芳望了她一眼。按理来说,冷贵妃在闺中之时也只是庶出身份,且年纪与冯媚儿相差有点大,她们二人之间应该没有多少交集才对。后来,冷贵妃进了宫,虽说贵为贵妃,可与冯媚儿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怎么她看起来好像很了解冷贵妃,是怎么回事呢?

  虽说心中疑惑,兰芳倒也没有提出来,只是放在了心上,点了点头应下。

  长春宫,虽不比皇后居住的正宫延福宫宽广,布置的却是异常华丽气派。

  大殿门楣上方正中位置,悬挂一块宽大的沉木牌匾,一笔一划写着大大的长春宫三个烫金大字。字体是严谨的楷体,殿门两边柱子雕刻象征尊贵的凤尾绕牡丹图案。这样的一座宫殿,望着都让人心生敬畏。

  冯媚儿深深地望了眼这宏伟气派的长春宫,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目光再转向殿门之时,眸中已没有了任何情绪。

  一步步踏上玉石台阶,宫门前一名内侍公公小跑着上来正欲询问,兰芳上前福利禀道:“贤王妃前来请贵妃娘娘安,还望公公通禀。”

  内侍公公见兰芳态度谦卑,她身后的贤王妃面上带着如沐春风的浅笑。毕竟是新嫁娘,总是异常夺人眼球,内侍公公讨好地俯首作揖道:“原来是贤王妃啊,王妃昨日与王爷大婚,奴才今日才有幸得见尊面,奴才给王妃请安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