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文学网 第343章:任文祯的命运
  “小五,你开车去学校接太太回家。”

  “先生,那您呢?”麻小五问道。

  “一会儿,闫磊会来接我的,你就不用担心了。”陆希言道,相信他这么说,麻小五能明白的。

  他要去见谭四,不可能带着麻小五的,这一点想必他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

  就好比,他去见唐锦,也不可能让闫磊开车送他去一样。

  ……

  去见谭四之前,他还得先去一趟兴庆里的回春.药店。

  他还约了胡蕴之。

  听了陆希言叙说了相关情况后,胡蕴之道:“看来,这唐锦对你已经是相当信任了,法租界当局高层对日妥协的情况日益加剧,他也要为了自己的利益权衡得失,不敢硬来,但是又有些不甘心,他这是有点儿想要拿你当枪手的意思?”

  “任文祯这个无耻的汉奸我是一定要杀,若是将他放过了,我怎么对得起被他贩卖给日军蹂.躏的我同族姐妹?”陆希言咬牙切齿道,他还没有这么的恨一个人。

  “你打算怎么做?”

  “任文祯一直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他能从唐锦眼鼻子底下溜走,就以为安全了吗?”陆希言冷笑一声。

  “你早就知道任文祯会溜?”

  “我这也是以防万一,这任文祯可是在法捕房任职多年,而且他又是青帮的人,保不准,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我早就派人监视他了。”

  “你早有准备?”胡蕴之很惊讶,他以为自己很了解陆希言了,没想到,他还是有些低估了。

  “当然,跟唐锦合作,我怎么能不多留一个心眼儿?”陆希言道。

  “也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胡蕴之点了点头,毕竟过去那是敌对的关系。

  “我的手下最近擅自行动,搞出了点儿事儿,我正在善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不过,你放心,我会解决的。”陆希言道。

  “你说的是元旦晚上在愚园路上刺杀汉奸商人谢筱初的案子吧?”胡蕴之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何况发生枪战,报纸上怎么可能没有报道?

  “浅野一郎给我设了圈套,引诱我上钩,手底下人以为是个机会,擅自行动,牺牲了两个,还有一个重伤。”陆希言叹息一声。

  “这么严重?”

  “重伤的那个,我亲自做的手术,还好现在已经脱离危险。”陆希言道,“浅野一郎还刑侦方面的专家,但是这一次他似乎并没有太过关注这个案件。”

  “什么意思?”

  “他设下这个局,我的人跳进去了,他自己却不接着查,而是把案子交给了林世群,老胡,你对这个人了解多少?”

  “林世群,这个人我不太熟,但是我听说,这个人有些本事,而且过去还曾经在组织内待过,被公派去苏联留学,想必此人有他不凡之处。”胡蕴之道。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这个人是主动投靠日本人的,虽然给日本人送上了投名状,破坏了中统在上海的大量潜伏特工,可却没有得到重用,最近又跟丁默村搅在了一起,只怕不知道谋划什么?”

  “丁默村,这个人我有印象,瘦瘦的,一副病秧子,蔫儿吧唧的,此人一直在特务处专门管邮电检查,这方面可是有经验的老手,我们好多同志都是在这方面露了破绽被他给发现的。”胡蕴之道,“这事儿重庆方面知道吗?”

  “应该知道的,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办法把他怎么样,他躲在林世群那栋别墅里,基本上就不露面。”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小心呀。”

  “他在重庆那边属于过气的任务,即便是掌握一些机密,那也都是过去式了,何况军统跟中统不一样,林世群能够给中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那是因为中统在租界的活动很大部分是公开的,潜伏的特工并不多,而军统就不一样了,国军撤离后,军统就转入地下了,丁默村并不清楚军统在上海的组织结构和潜伏人员情况,但是他曾经是特务处高层,对军统和中统都非常熟悉了解,这一点还是会给军统和中统非常致命的威胁。”胡蕴之解释道。

  “目前来看,他们还只是获得日本人暗地里的支持,林世群的手下也没有多少有用之人,咱们还能应付,一旦日本人明确支持林世群和丁默村,投入财力和物力的话,那凭这二人的能力,还有眼下这个局面,只怕会是我们最大的对手。”陆希言分析道。

  “你分析的有道理,我们得把这个情况向上级汇报。”

  “赉安洋行的事儿,你跟上级汇报了吗,组织上是什么意见?”陆希言问道。

  “索尔是真心想要把赉安洋行移交给你经营吗?”

  “他对欧洲局势的未来判断,与我的感觉基本相同,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确定的,至于他要结束这里的经营,回国备战,这我就不好判断了。”陆希言道,“赉安洋行这么多年在上海建筑设计界的是顶尖的,他的那些设计图纸远比一家赉安洋行值钱,这些图纸,他显然是不会带走的,起码会有大部分留下来。”

  “这些图纸真那么值钱?”胡蕴之嘀咕一声。

  “亏你还上过大学呢,这些建筑图纸现在看是毫无用处,可一旦打起仗来,熟悉建筑结构跟不熟悉的一方,你说,谁赢的几率更大一些?”陆希言反问道。

  “打仗,你是说在租界?”

  “这租界将来我们是一定要收回的,和平的方式最好了,可如果是动用武力呢?”陆希言问道。

  “有道理,有道理,要不说,你这从国外回来的大博士看的远呢。”胡蕴之拍了一下桌子,惊叹一声道。

  “你还没说组织上什么意见呢?”

  “组织上回信说,他们并不了解实际情况,这事儿,只要对你有利,对咱们有利,答应下来也是可以的。”

  “行,我知道,我再去找唐锦商量商量。”陆希言点了点头。

  “你找他商量干什么?”

  “我现在是他的钉子小组的成员,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能不跟他商量吗?”陆希言道,“一旦我接手赉安洋行,他能不知道,到时候我该怎么解释?”

  “我忘了这茬儿了,你是得跟他商量一下,免得人家多心。”

  ……

  广元茶楼。

  “陆先生来了,四爷等您有一会儿了。”老蔡迎了上来。

  陆希言点了点头,抬脚上楼。

  “四哥,不好意思,有点儿事儿,耽搁了一会儿,等着急了吧。”老位置,陆希言推门进来。

  “没有,我刚好找个机会,喝喝茶,静一静心。”谭四忙道。

  “听说嫂子来信了,怎么样,在香港那边生活?”陆希言问道。

  “她们都很好,楚泽还给她们找了个佣人照顾娘俩饮食起居,一切都好。”谭四点了点头。

  “今年春节,我打算去香港,你也一起吧,去看看嫂子和孩子。”陆希言微微一笑道。

  “我可以去香港?”

  “当然,你们夫妻总不能一年都见不到一次面吧,春节那是咱们中国人传统的节日,阖家团圆。”陆希言道。

  “谢谢先生。”谭四感动不已。

  “不过,你在那边有案底,想要从正常路径进去,怕是不容易,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这条路我熟。”

  “上海这边我们需要精简人手,走精兵的路线,香港那边则需要增加人手,所以这一次,你要带一批人过去,公私兼顾,怎么样?”

  “先生放心,没有问题。”谭四郑重的说道。

  “任文祯什么情况?”陆希言正色问道。

  “江西路上一家小旅馆,一家三口,化名闻震,付了半月的房租。”谭四道,“白天偶尔出去,基本上待在旅馆内不出门。”

  “江西路紧挨着外滩,看来,这一家子是打算坐船离开呀。”陆希言分析道。

  “船运公司和码头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目前还没有,他现在知道自己被通缉,应该不会走正规的船运公司买票,有些货船是可以搭人的,我觉得,任文祯若是要离开上海,走这条路是最安全的。”谭四道。

  “他老婆和孩子是无辜的,处决任文祯后,把她老婆和孩子送走吧。”陆希言道。

  “好,我让二哥亲自动手。”谭四点了点头。

  “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处理干净了。”

  “明白。”

  ……

  麦特赫斯路,幽深的巷道里,只有一扇门,一户人家。

  在租界生活超过二十年的老人都知道,这户人家姓“墨”,老爷子被尊称为墨师,也有人叫他墨老头。

  这个墨老头不简单,上海闹小刀会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名出色的枪械修理师了。

  后来,战乱平息后。

  他因为负伤回家休养,江南制造总局成立兵工厂,他便是首批加入兵工厂的中方工程师之一。

  年轻,头脑灵活,那些洋人工程师们自然不愿意把真本事教给中国人,但是,他总有办法能学到。

  因此很快成了中方的技术能手,带出了不少徒弟。

  就现在西迁重庆的兵工厂内,就有不少是他的徒子徒孙呢,只是他老了,不愿意离开故土。

  除了造枪之外,他修枪,改枪的手艺也是一绝,很多人都找他改过枪,不乏有军政商的达官贵人。

  名声在外。

  但是自从日本兵占领上海,他就宣布不再碰枪了。

  谁的情面都不给。

  他的小儿子,人称小墨师,也在老父亲的要求下,也不轻易给人改枪和修枪了,一家人靠着老爷子过去置下的产业,在租界,一家人的生活很安逸。

  乱世之下,就算你想躲,有是有也是躲不开的。

  吴四宝来了。

  换做原来的吴四宝,他是不敢来上门捋虎须的,他是什么出身,人家又是什么身份,双方根本不在一条道上。

  但是现在吴四宝觉得自己腰杆儿硬了,后台是日本人,就算不能够跟墨师平起平坐,起码小墨师是没有问题的。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s35wx』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