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大猪蹄子
  朱平安作诗祝寿后,张四维、王世贞等人也都依次上前作诗祝师母寿,他们的诗作虽然不如朱平安的祝寿诗反响大,但也都赢得了满堂彩。

  诗词祝寿后,徐阶携夫人向众门生举杯致谢,然后徐夫人便回后院招待女宾了。今日是徐夫人寿辰,女眷亲友是大头,徐夫人这个女主子自然要去招待。

  徐阶在寿宴上挨桌对众门生嘘寒问暖,关心众门生近况,不时勉励几句。

  寿宴上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张四维和王世贞知道朱平安酒量不好,很是照顾朱平安,帮朱平安挡了好多酒。

  不过即便如此,朱平安也还是很快就不胜酒力,感觉脑袋有些昏昏的了。

  朱平安有自知之明,在感觉自己不胜酒力、脑袋昏昏后,再遇到其他人来敬酒时,朱平安便起身向来人表示歉意,实言告之自己已不胜酒力,以茶代酒表示感谢。

  “没想到你也是以茶代酒。”来人摇了摇头。

  “也?”

  朱平安脑袋昏昏的,但耳朵还是抓住了也这个字,然后眼睛不由一亮,难道说今天宴席上还有人和自己的酒量一样差,真是吾道不孤也。

  “对啊,刚刚仲芳就是这样。”来人点了点头。

  仲芳?

  说的是杨继盛师兄,朱平安闻言一楞,疑惑的看向来人,不会吧,你搞错了吧,杨继盛师兄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好啊,千杯不醉算不上,但三斤白酒是没问题的。

  “仲芳不仅以茶代酒,还只吃素,还挑的很,带葱姜的素菜也都不吃,你说怪不怪,他可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

  来人一直碎碎念个不停,一直到离开嘴就没停止过对杨继盛的吐槽。

  师兄这是在斋戒吧。

  朱平安晃了晃脑袋,好吧,对师兄来说,今天可能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比如说是师兄家族祭祀的日子等等,师兄今日才会这般斋戒吧。

  “杨师兄还真是不喝酒、不吃荤,我们问了下,师兄说他后天有大事要做,要斋戒三天。”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敬酒一圈回来,对朱平安说了一嘴。

  国家大事在祀与戎。

  嗯,师兄说的大事,大约就是祭祀吧,脑袋昏昏沉沉的朱平安如是想道。

  寿宴赶在宵禁前结束的,朱平安半醉半醒、脑袋昏昏沉沉的随张四维、王世贞一同离开。三人到了临淮侯府门口时,发现刘大刀牵着一辆马车等在门口等着了。

  “呵呵,大刀,我们还想着如何将子厚送回去呢,没想到你这边马车都准备好了。”张四维微笑着说道。

  “呵呵,不是我,这是徐大少让人备下的。”刘大刀挠了挠头笑着回道。

  “呦,徐老大有心了,改天我再向他道谢。”朱平安晃了晃脑袋。

  “大刀你没喝多吧?”王世贞问道。

  “哪能啊,我今天只吃肉,一滴酒都没喝酒。少夫人叮嘱过,陪公子出门的时候,不能喝酒。”刘大刀用力的摇了摇脑袋,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把子厚交给你,我们就放心了。”王世贞和张四维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多亏你们帮我挡酒了,不然我今天铁定趴下了,改天我再谢你们。”朱平安脚步轻飘的走上马车,拱着手向张四维、王世贞道谢。

  “你跟我们客气个什么劲,快回去歇着吧。大刀,子厚我们就交给你了,路上慢点哈。”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笑着将朱平安推进马车,然后对刘大刀说道。

  “你们就放心吧。那我们就先走了。驾”刘大刀向两人抱了抱拳,然后驾着马车向临淮侯府而去。

  哒哒哒

  夜幕中,马蹄声在青石板路上回响,仿佛奏响了一首催眠曲;马车左摇右晃,宛若儿时的摇篮,坐在马车里的朱平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直到了临淮侯府,朱平安都没有醒。

  李姝得了消息后,紧着带着画儿她们出来了,一瞧见朱平安靠着车厢熟睡的样子,不由的紧张不已,连着吩咐画儿她们去准备,“画儿你去浴室看着把热水备好,琴儿你去后厨让她们快些熬一碗解酒汤来,珠儿你去让刘妈妈抬软轿过来”

  “啊,到了啊?”

  朱平安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紧张不已的李姝,不由晃了晃脑袋,挤出笑容,安慰起李姝来,“没事,我只是眯了一会,今天喝的不多,子维和文生帮我挡酒了。”

  说着,朱平安为了证明自己没喝多,就扶着车辕,起身往马车下走。

  不过,朱平安高估了自己,微醺的他脚步飘浮,才走下马车便是一个趔趄。

  “还逞能”

  李姝气的娇嗔,紧着上前扶住了朱平安。

  “呵呵。”

  朱平安老脸一红。

  咯咯

  画儿、琴儿她们见状,捂着小嘴咯咯偷笑。

  朱平安手搭在李姝肩上,这样的回了敬享园,一路上嗅着李姝身上传来的幽兰体香,不由的一阵心猿意马,小手也就不老实了起来,古人云喝酒乱性,诚不欺也。

  “再乱摸,砍断你的大猪蹄子”李姝媚眼含春,挖了朱平安一眼,又羞又恼的嗔道。

  “咳咳,喝多了,手都不听使唤了。”朱平安打了个哈哈,依依不舍的收回了乱摸爪子。

  信你才怪。

  李姝小脸红扑扑的,翻了一个大大白眼,香腮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更添几分诱人风情。

  “像一头猪一样,又臭又沉,还不老实害我都是一身酒味,不行,待会我还得再洗一个澡。琴儿,快来给我揉揉肩膀,酸死了”

  到了敬享园,李姝将朱平安扶进浴室后,撅着樱桃小嘴抱怨,呼唤琴儿给她揉揉肩膀。不过李姝嘴上抱怨,可是听着却没有一点抱怨的味道,更像是撒娇一样。

  “小姐,反正都要洗澡,不如跟姑爷一起洗好了。”琴儿一边给李姝揉肩,一边小声提议道。

  “是啊小姐。”其她小丫头也跟着起哄。

  “一起呸,谁要跟他一起洗。再浑说,小心你们的皮。”

  李姝闻言顿了一秒,似乎在思考,不过很快就俏脸蛋通红的扭头冲琴儿她们露出了小虎牙。

  琴儿她们咯咯笑着求饶,室内一阵欢声笑语。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