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多心多事都为多情也
  不想,

  只见佳皇上才走开去,就见艾丽滋与璘宝儿便走了来,遂就看见了这二匹宝光绫,都是很惊喜。

  说道:这是从那里来的如此好的绫啊?

  寡人说道:是越溪野人献来的啦!

  便就将野茧的故事说了一遍。

  二人听了是十分的欢喜,遂就将绫子拿在手里,看了又看,爱了又爱,不忍放手。

  佳皇后虽说是已经要了,却是不曾拿去,寡人还只认为没有啥子好要紧的哩!见她二人是恋恋不舍,一时就凑趣。

  说道:你二人既然是如此喜欢,就每人赐送一匹绫吧!

  二人不知道已是佳皇后要了的啊!便满心欢喜,慌忙谢恩就受了绫,正是莫说君王心不私,*换趣那有移,分明许与宝绫子,又作新恩赐爱妃。

  只见璘宝儿和艾丽滋得到了宝光绫,便就欢欢喜喜的拿去收藏,待佳皇后来时,却见龙案上已经不见了绫子。

  忙问道:陛下赐妾的宝光绫放在那里去了呢?

  寡人故作惊讶的说道:宝光绫朕赐与御妻,御妻却是不要,朕便又已经赐与别人啦!御妻为啥子又问起呢?

  佳皇后含怒说道:这绫是妾深爱之,谁说不要啊?

  寡人转而就埋怨她说道:御妻既然要,当时为啥子不收了去呢?却要丢弃在这里,朕又不知,结果,又误赐了人啦!这可咋个办哩?

  佳皇后见寡人说得也是着着急急慌里慌张,便也就信以为真呐!心中也还不怎么气恼。

  问道:陛下赏给那个了呢?

  寡人一下就有些结巴起来,回答不岀,就见他熬了一会儿,才应答道:都是朕的不是呵!误赏了人啊!御妻就不必再细问了嘛!

  佳皇后说道:误赏也罢,但究竟是谁呢?陛下就不妨明说直讲吧?

  寡人见被逼不过,遂只得说道:刚才艾丽滋和璘宝儿二人走来,只管拿在手上翻弄着看哩!朕一时没有啥子主意,便就赏了她二人去啦!

  佳皇后听了又是这二人,那里还忍耐得住呵!只见已是急得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气昂昂地大怒了起来。

  说道:陛下真是欺妾太甚呵!专门宠幸这两个贱婢欺压于我啊!是啥子意思嘛?

  寡人赶忙劝住,说道:朕那里敢欺压御妻呐?这都是朕一时脑壳的糊涂啦!失于检点喽!御妻可不要如此多心哩!

  佳皇后说道:那璘宝儿要去看新绿,陛下便依从她去看了新绿,艾丽滋要想灌醉我,陛下又说是无心,这些也都算了,刚才这二匹绫子,明明是妾已经要了,陛下却又故意赐与了那两个贱婢,以此羞辱于妾,妾虽然已经丑陋,却仍旧也是一朝王母啊!咋个反倒要受辱于两个贱婢呢?这叫妾何以为人呵!

  说罢,

  便就嚎啕大哭起来。

  就见寡人慌得左不是,右不是,再三劝慰,那里劝得她肯停住呐!没有办法,只得叫宫人去召十六院的夫人前来劝。

  只见众夫人闻召,遂都叽叽喳喳的来说道:陛下也真是狠忘情怀啦!对贱妾等不瞅不睬,忘了情怀也就罢了,咋个连已经赐与了娘娘的二匹绫子也忘了情怀又赐与别人了呢?

  寡人笑说道:朕召众妃子前来劝解娘娘哩!咋个反倒趁机讥嘲起朕来了啦?

  众夫人齐笑说道:讥嘲陛下,便正是劝解娘娘啊!

  遂就对佳皇后说道:万岁也是一差二误,娘娘可不要气恼了吧!

  佳皇后带哭说道:啥子一差二误哩!咋个不差误给了别人,偏就只差误在了这两个贱婢身上呢?

  寡人说道:朕确实是差误了,这宝光绫御妻若是要,如今取回却也不难呐!

  佳皇后说道:取回来咋子嘛?也不香了啊!只想杀了这两个贱婢,才可泄我心中之气哩!

  孙夫人暗暗对寡人说道:只是这样的一阵空劝,娘娘的气咋个可消啊?陛下还得要有实际行动可将两个美人暂且贬一贬,才好收住娘娘的气恨啦!

  寡人低头沉吟,还是舍不得的态度。

  孙夫人说道:贬不过是一个虚名,以消娘娘这一时之气恼,过一二天,娘娘气平了,便就好再将她二人召回啊!

  寡人也是没有其他啥子办法,只得就依着孙夫人的意思,传旨将艾丽滋贬回月观去,璘宝儿贬入迷魂宫去,都不许随侍。

  然后,

  又对佳皇后说道:贬了她二人,御妻便就可见朕的心迹了吧!

  佳皇后说道:贬虽贬了,只怕妾心中还有些放不下啦!

  众夫人齐声说道:万岁既然是贬了她二人,娘娘若是再不甘心的话,就有些太过了啊!

  佳皇后这才擦拭去泪水不语,众夫人忙叫取酒。

  顷刻,

  便见已经排上酒桌席来,众夫人各奉一杯酒。

  说道:万岁与娘娘满饮此杯酒,闲话就再也不要提了哈!

  寡人吃干了酒,说道:朕再没有啥子可说的了,只怕御妻还要多心呐!

  佳皇后说道:妾倒是不多心哩!只怕陛下要多事啦!

  众夫人笑说道:多心多事都是为多情也!

  大家是说说笑笑,你一杯,我一盏,依旧又欢然而饮,正是花争调笑羊柳争气,难得风光处处亲,慢说消除心上恨,须知断绝意中人呐!

  自此以后,

  佳皇后与寡人是时刻不离,绝不放寡人到月观和迷魂宫中去游耍哩!每天只在宫中行乐。

  一天,

  寡人见佳皇后午睡未起之时,遂就独自信步去到后宫中玩耍。

  才见他刚转过了一架绣屏风,只见一个美人正梳妆完毕,手持着两面宝镜在珠帘下细细地照着,左顾右盼,十分的风流俊俏。

  但见是妆成不自喜,鸾镜下帘随,影落回身照,光分逐鬓窥,梨花春对月,羊柳晚临池,已足销人魄,何须更拂眉。

  寡人看那宫人生得是烟轻月瘦,雪韵花丽,百般的娇媚,心中是又惊又喜。

  说道:宫中啥子时候又来了这一个美人呢?

  便就赶忙走近前去仔细一看,才认岀来原来是佳皇后的心腹宫婢乔乔兔也!

  话说,

  这乔乔兔披发之时,寡人就是十分的注意爱她。

  后来,

  她长成了后,是更觉得美丽。

  佳皇后恐怕寡人看见了就想要宠幸,故此,就将乔乔兔藏在了后宫,不容许见面。

  不想,

  这一天恰恰就被寡人撞着了啦!

  只见寡人是吃惊地说道:乔乔兔都已经长成了,倒是这样的鲜丽哩!可喜,可喜啊!

  乔乔兔赶忙就将宝镜放了下来,袅袅婷婷地走上前去磕了一个头,寡人随手就将她挽了起来。

  说道:为啥子许久许久都见不到你呢?都长得这么乖巧乖巧的好看了啊!

  乔乔兔答道:万岁倒还记得贱婢呐!

  寡人说道:咋个记不得哩!你小时披发的时候,朕是最爱你的就是这一双眼生得是很秀美啦!今天是春山远黛,斜簇双娥,种种风流,又不独一秋波也!

  乔乔兔谢说道:贱人陋质,咋个敢当万岁如此一番嘉评啊!

  寡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走进帘来坐下了,乔乔兔也是恐怕佳皇后看见了。

  忙问道:娘娘在那里呢?咋个会放万岁独自行走来到了这里啦?

  寡人笑说道:朕难道自己就来不得么?偏要娘娘放来啊?

  乔乔兔笑说道:万岁来是来得,咋个来不得呢?但只怕放不放万岁到这里来,还得娘娘说了算呐!

  寡人笑说道:你这小丫儿就看得朕是如此这般的骇怕么?你且过来耍一耍,看朕怕还是不怕哩!

  说罢,

  便就伸手来抱乔乔兔,乔乔兔慌忙推辞,说道:娘娘到底是在那里哦?万岁虽说不怕,贱婢未免却是要怕啊!

  寡人说道:实话对你说吧!娘娘现正在午睡未起,朕便悄然地走来了,却是并没有啥子人看见呐!可陪朕戏耍片刻不要紧哩!

  说罢,

  遂就已经将乔乔兔抱入了怀中,坐在膝上,百般的偎依,乔乔兔是半推半就的低头不语。

  二人正在调戏之际,忽然,就见一阵风吹来,将珠帘掀起,看上去就像有人走来似的。

  乔乔兔猛然看见,只以为佳皇后寻来了,吓得魂不附体,慌忙就跳起身来想要躲避。

  这时,

  连寡人也吃了一惊,然而,当他走到帘前看时,却那里有啥子人影啊!再回身来看乔乔兔时,早见她已吓得是满脸通红,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只是失惊打怪。

  寡人笑说道:你咋个会这样胆小啦!真是兔儿胆哩!

  乔乔兔只是慌成一团,答不岀一句话来。

  寡人看了是又爱又怜,一时就情兴勃发起来,要准备私幸乔乔兔,忙就近前去搂抱住了她,乔乔兔却慌忙就躲开了他。

  说道:这可使不得呐!娘娘晓得了,可是不得了啊!

  寡人说道:不怕,不怕,娘娘这时正睡熟着啦!她咋个会晓得呢?

  乔乔兔说道:娘娘可多心哩!一觉醒来肯定便就要来找寻陛下啊!倘若就撞见了,这才要羞死人啦!

  只见寡人又缠了一会儿,见乔乔兔就是不肯顺从,便笑说道:好一个痴东西,朕的这一团好意,却就被你这样的千推百阻呐!实在可笑也!

  乔乔兔仍旧是闪来闪去,只是不敢让皇上近身深处。

  这时,

  寡人忽然就看见案头上有笔砚,遂就信手题诗两句嘲之,道:幸得留侬伴成梦,不留侬住意如何?

  寡人也不把自己当朕的题完诗,然后,就念与乔乔兔听。

  乔乔兔听了,说道:万岁恩宠,贱婢咋个会不望沾啊!但只恐怕娘娘得知了,未免又要成为艾丽滋和璘宝儿之续的命运也!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