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文网 第五百七十八章 祭祀案结
  “做得好!”苏桐喜笑地说着。

  过了约半小时后,钟志新的母亲带着管家来到了警局。

  “钟太太,您好。”苏桐看着坐在对面的钟太太。

  “你们是找到杀我儿子的凶手了吗?”钟太太愤愤不满地质问着苏桐。

  “钟太太,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苏桐保持着微笑,“钟太太,你知道谁杀害了您的一双儿女吗?”

  这句话似乎打得钟太太心防崩溃,“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钟太太,你不会是这间审讯室里第一个会撒谎的人,我们已经抓到罗致齐了,我想有些事情,您现在不说,我不保证我会相信你还是他。”苏桐不在乎地说道。

  钟太太闭上眼睛不看苏桐也不再说话,就挨在椅背上坐着。

  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苏桐就当没看见。

  “钟太太现在想不起来没关系,我就怕您的管家等得太久就不好了。”苏桐推了一杯水到钟太太面前,也不管她喝不喝。

  可能是谈起了管家,钟太太的表情开始有了一些松动的变化。

  “你知道吗,钟志新是被活着的时候掏出心脏,然后,凶手就这样看着钟志新的血就这样流干,一开始钟志新还会抽搐,慢慢地就不会了,他的眼睛就是那样看着那个人,直到断气为止…”苏桐的声音很轻,像是飘在空气里,又好像是专门凑在她耳边说的一样。

  坐在一旁旁听的周莉也特意减弱了呼吸声,看样子,苏桐是打算用催眠的方式来套话了。

  “那些血,一滴,两滴,三滴…”

  苏桐仔细地观察着钟太太的状态,其实她这么做很危险,因为钟太太的催眠状态是建立在内心深处的惊恐来维持的,她不停地用一些血腥的画面来刺激她,是要通过钟太太建立在心里的关卡一样,只有挖掘到内核才有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现在在哪里,小声告诉我?”苏桐引导着钟太太问道。

  “到处都是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钟太太已经完全陷入了苏桐给她设定的情景里了,她的眼珠正在左右不停地转动。

  “除了血,你还听见了什么?”苏桐不急不躁地接着问道。

  “钢琴,钢琴的声音,有人在弹钢琴!!”钟太太的头偏向了一边,就好像是在努力的分辨着某种声音。

  审讯室里自然不会有什么钢琴声,是钟太太心里的臆想不如说是心魔。

  “顺着钢琴的声音走过去,就能走出这个地方,”苏桐悄悄走到钟太太身后,凑在她耳边轻轻地指导着。“看见那扇门了吗?”

  钟太太脸上带着急切和迷茫,而后点了点头。

  “慢慢走过去,把门推开。”苏桐知道钟太太心里最大的秘密就在那扇门的后面。

  “不行,推不开,我打不开!!”钟太太的语气忽然转变成了惊恐。

  “没关系的,我们找找钥匙,你看看房间里面有没有其它可以用的东西”苏桐也不勉强她做任何事,生怕一个失控就让整场催眠的成果付之东流。

  “红色的,一朵红色的莲花。”钟太太摇着头,额头的虚汗不停地滴落。

  “是观音喜欢的那种莲花吗?”苏桐皱起了眉毛,这好像…

  “是,好大的一朵红色的莲花,它向我飞过来了,钢琴声!你们别过来,快走开!!”钟太太像是触碰到某种禁忌,猛地一挣扎,一睁开眼睛,苏桐明白,钟太太已经挣脱了催眠。

  “你对我做了什么?”钟太太语气有些虚弱。

  “钟太太,你明明打扮得这么高贵,可为什么要杀你的女儿和儿子为什么要作孽呢?”苏桐并不解释,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没有。”钟太太快速地反驳,但是语气没有上一句那样凌厉了,苏桐知道她心虚了。

  “你有!”苏桐大力地拍打着桌子,“你*生下钟月红,还和管家密谋将钟月红关在家里,看着她跟你儿子继续*下去,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钟太太那一贯精致的脸庞已经是布满泪痕了。

  “我,我早就劝过他了,让他别靠近钟月红,他偏偏不听,还发现了我和管家的那些事,我不能让他揭发我!那样我就什么都没有了!”真相随着钟太太的崩溃哭喊中脱口而出。

  “钟太太,”苏桐拿出一张纸巾,“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看您还是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吧。”

  “我在认识老钟之前被哥哥*了,生下了钟月红。后来嫁给老钟之后,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有过这件事,就暗地里抚养她,直到老钟去世了,我才敢把她从孤儿院里接出来,为了不让外人起疑,我一次性在孤儿院里收养了好几个女孩。”周莉一边听着一边做笔录。

  “可我万万没想到,志新居然跟月红勾搭在一起了,我极力反对,志新不听我的,还用不练琴这样的招数来反抗我,以为我是有阶级观念才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钟太太回忆着当初的种种,脸上的讥讽让人看了不爽。“这个傻小子,敢威胁我,还说什么已经怀了孩子,我怎么会让钟月红这样的垃圾沾染我的儿子!”

  “那跟管家有什么关系?”苏桐说着。

  “啊恒原本是我的初恋,他学的是哲学。志新正处在叛逆期,我只好请教他,他来了我家之后,志新听话了许多,也很关心我。”钟太太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

  “那你知道他是怎么劝导你儿子的吗?”苏桐继续问着。

  “一开始不知道,直到我告诉他关于钟月红的身世还有跟志新的事时,他说可以帮我解决掉。”钟太太眼里还带着某种依恋。“我们在给钟月红做流产手术的时候,志新撞了进来,威胁我们说不可以这样做,否则就要向所有人包括媒体曝光我们,啊恒把心一横,就…”

  “那为什么钟月红还比钟志新死得更晚”苏桐看向钟太太。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