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网 89.番外
  hog俱乐部pubg分部基地三楼休息室里,贺小旭坐在电竞椅上,两脚搭在桌子上,懒洋洋的拨弄着手机,感慨,“自打比赛回来,我感觉我身价高了许多,有时候甚至感觉你这个教练已经配不上我这个经理了……”

  赖华瞪眼呵斥:“那是我吃饭的桌子!把脚放下去!”

  贺小旭最近走路都带风,被赖华骂了也不生气,喜气洋洋的坐好,“唉……你说他们真的不脸疼么?之前那么着急的撤赞助,现在又腆着脸来找我……”

  “态度好点。”赖华皱眉,“别让人觉得咱们飘了。”

  “知道。”贺小旭放下手机,接过赖华递给他的一沓手写资料,“这批青训生的?”

  赖华点头,坐下来道:“上一批留下两个人,二队目前三个人,还是缺一个,看看这一批青训生吧……希望能留下一个。”

  贺小旭低头翻看资料。

  赖华审核每个青训生的个人能力,贺小旭则要评定每个人的商业价值。

  “又想起youth刚进队那会儿了……”贺小旭着意看了下每个人的照片,唏嘘,“当时没看见人,看见他那个二寸照片我就决定了,一定要把这小孩儿留下……没想到,最后便宜祁醉了,哎youth呢?祁醉不在,我整天都看不见他出训练室。”

  “今天青训生们跟着打练习赛,他ob。”赖华算算时间,“祁醉也快回来了吧?”

  贺小旭漫不经心:“快了快了……这次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就是去定一下下一阶段的复健计划,还是回国复健。”

  世界邀请赛圆满落幕,hog旅游团终于回国了,祁醉和于炀探亲几天后也回基地了,短暂的假期结束,一切回归正轨,正常训练一个月后,祁醉飞纽约做最后一次的检查。

  hog的这批青训生运气不太好,怀着无限憧憬入队,但快一星期了,还没见drunk一面。

  幸好于炀最近训练任务不重,被赖华安排来盯青训生,青训生们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聚在一起小声讨论youth。

  “不愧是hog王牌……”一个小胖子捂住胸口嘤嘤,“昨日我看他演示如何落地打前期,哇,落地和四个人在机场那一顿绕……给我秀晕了。”

  “天秀。”一个小瘦子同捂住胸口,“youth昨天站我身后看我训练,我差点手抖自雷了……”

  一个不胖不瘦的小个子跟着嘤:“我就是为了炀神来hog的,为了让赖教练注意到我,我每天打十二个小时,在亚服连着冲了一个月的分,终于被联系了。”

  “幸好这一个月大神们都去北美打比赛了。”小胖子庆幸,“不然最近哪能这么好冲分。”

  “幸运幸运……”

  晚饭休息时间,一楼训练室里,新入队的几个青训生一边吃外卖一边小声聊天。

  “我听说炀神当初是从青训班直接进一队的,连二队都没进。”小胖子无限憧憬,“到底是多厉害……”

  “青训没结束直接进一队,祁神退役后直接接任队长……”小瘦子唏嘘,“你说多厉害。”

  小个子是祁醉死忠粉,忍不住道:“祁神当年是直接把自己老队长打退役了,更厉害。”

  “都厉害都厉害……”

  “哎,我其实还挺想跟炀神请教请教的,但不敢……”小胖子犹犹豫豫,“我感觉炀神好凶,特别严厉,我要是跟他直接请教问题,他会不会打我?”

  小瘦子皱眉:“不至于打你吧?不过我也不敢……”

  小矮子跟着附和:“我也不敢。”

  “不过赖教练说,今天练习赛上表现好的青训生,明天可以去三楼跟炀神组排打练习赛。”小瘦子两眼发光,“今天得好好发挥了,三楼训练室!四战神的训练室!到时候顺势跟一队前辈们请教几句,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让我跟炀神的机位合个影我就心满意足了。”小胖子把外卖盒里的饭菜扒了个一干二净,“行了不聊了,练习练习。”

  这招其实是贺小旭出的,他亲眼看着于炀成长起来的,深知战队里前辈对后辈的影响力有多大,为了刺激青训生们努力,特意设置了这么个福利环节——每周训练赛排名靠前的几人可以去三楼跟一队前辈打一场训练赛。

  对中二又热血的青训生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奖励了。

  于炀还不知道自己被贺小旭当做奖励了,他今天任务挺多,晚上要花两个小时ob青训生的练习赛,pubg正式服又更新了,他需要花几个小时去自定义服熟悉改动数据后的几把常用抢,等凌晨一点结束训练后,还得……

  于炀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挑起,等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就能跟祁醉视频了。

  祁醉走的这些天,两人每天至少要视频一个小时。

  没那么多正事,但两人依然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祁醉,要不是担心于炀训练辛苦,他能跟于炀视频着聊到第二天早晨。

  无奈于队长如今贵人事忙,祁醉只能捡着最重要的,连荤带素的全压缩在这一个小时里,时不时的撩拨的于队长脸颊发红。

  这晚视频时,祁醉已经在机场了,于炀没法接受祁醉在公共场合跟自己开黄腔,只能尽量插话,聊点儿战队的事。

  “这次的青训生里有几个人挺不错,这次青训结束,应该能把二队填满了。”于炀低声道,“都很用功,赖教练也挺满意的。”

  祁醉不管青训的事,除非是能出于炀这种水平的选手,不然他都不在意,他跟于炀分开一个星期,脑子里堆满了黄色废料,刚正经说了两句话就奔着下三路去了,他眯眼看看于炀身上穿着的睡衣,“炀神,我怎么觉得你这件睡衣有点眼熟。”

  于炀表情一僵,他仗着宿舍灯光暗,企图瞒天过海,“就是我的旧睡衣……”

  “你的?”祁醉皱眉,“就这几天你瘦了?领口袖口怎么这么松?”

  于炀含混:“也没……衣服就是大。”

  祁醉忍笑:“我怎么觉得这身睡衣是我的呢?”

  于炀不说话了。

  祁醉再三笑着问他,于炀尴尬的转移话题:“你明天……几点到?”

  “国内下午四五点吧。”于队不好意思了,祁醉就不再深究,“睡吧,我明天就回家了。”

  一夜无话,翌日青训生练习赛结束,胖瘦矮三人组成绩最好,被赖华带到三楼来参观。

  hog战神们每天训练的地方,对小孩子们来说简直是圣地,大家安静如鸡,生怕打扰到一队的前辈,小鹌鹑一般跟在赖华身后,看什么都新鲜。

  小胖子时不时的跟小瘦子咬耳朵:“那是卜那那的电竞椅……定制款,一万多……”

  “炀神的耳机,据说四万多……”

  “祁神的键盘!德国厂商给他专门定制的……”

  赖华走到于炀身后,交代,“人给你带来了,你们打完这局,让他们三个换上来,跟你打一局。”

  于炀这一场练习赛还没结束,他两眼看着显示器,微微点点头,没说话。

  赖华把人带到了就走了,三个小朋友彼此牵着手整整齐齐的站在于炀身后,呆呆的看于炀打练习赛。

  祁醉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副景象。

  三个参差不齐的野男人意图不轨的站在自己男朋友身后,神情沉醉,目光痴迷。

  祁醉面无表情,深吸了一口气。

  自己这刚走了一个星期……

  偏偏不断散发魅力的罪恶男人丝毫意识不到什么,他目光专注,嘴唇微动,语速飞快的指挥着,一枪一个人头。

  每次爆头,于炀身后的野男人就一起鼓掌,看的祁醉一阵闹心。

  祁醉看不下去了,把行李箱推回自己房间,给于炀发了两条消息,自己在休息室等于炀。

  于炀打完这一句练习赛后才看手机,他眼睛一亮,对身后的青训生匆忙道:“等下,我一会儿回来。”

  胖瘦矮三人点头如小鸡啄米。

  休息室里,祁醉倚在桌子边儿上低头玩手机。

  于炀推门进来,欣喜,“怎么这么早?刚四点钟……”

  祁醉把手机收起来,看着于炀道:“你看看我有什么变化。”

  于炀想也不想走近轻轻牵起祁醉的右手,仔细的看了下,小心的摸了摸祁醉的手腕:“医生怎么说?”

  “恢复的这么好,能怎么说。”祁醉一点也不想聊自己,还是问于炀,“你没觉得我哪儿变了?”

  于炀仔细看看,看不出来。

  祁醉目光慈和,“你不觉得我头有点绿吗?”

  于炀:“……”

  于炀憋着笑,“都是青训生……”

  于炀把贺小旭新定的规矩跟祁醉说了,祁醉嗤笑:“你还是青训生的时候他怎么没想到这招?”

  于炀心里一动,低声道,“当时如果成绩好能来跟一队打训练赛,那……”

  “那咱俩早就和好了。”祁醉耿耿于怀,“还能耗那么久,哎不对……贺小旭他是不是故意针对我?”

  于炀忍笑,“怎么还翻旧账……”

  “还没翻到你头上呢。”祁醉转身,搂着于炀的腰把人抱在桌子上,非常流氓的挤在于炀两腿中间,质问,“你昨晚到底穿的谁的衣服?”

  于炀耳朵红了。

  祁醉上下看看于炀,“还偷着穿哪件了?”

  于炀解释不清就想混过去,小声道:“穿的很小心,没穿脏……”

  “你又模糊重点。”祁醉莞尔,“我衣服,别说脏了,你扔了也没事,但你偷着穿就是事儿了,炀神……你到底是多想我?”

  于炀垂眸,他说不出口,就主动亲了亲祁醉。

  三楼训练室,赖华拿着文件夹上楼来,茫然:“youth呢?”

  胖瘦矮更茫然:“炀神说出去一下……”

  赖华不满,转头去找,胖瘦矮三人有点局促,亦步亦趋的跟在赖华后面。

  赖华推开祁醉于炀的宿舍门,都没找到人,最后走到休息室前推开门……

  祁醉把于炀裤子拉链都拉开了,于炀的t恤也被他撩了起来,门一开,祁醉飞速挡在了于炀身前,啧了一声,“老赖你是不是故意的……”

  赖华面容紫涨,砰的关上了门。

  胖瘦矮站在门外什么也没看见,弱弱道:“我好想听到了祁神的声音……他不是出国复健了吗?”

  赖华尴尬道:“你们先去……等一会儿,马上。”

  胖瘦矮老老实实的等在训练室,半小时后,吃了个半饱的祁醉意气风发的进了训练室,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笑道:“不好意思,炀神有点事儿,我跟你们打。”

  小个子第一次看见活的祁醉,窒息:“drunk……”

  祁醉大方道:“耽误大家时间了,陪你们打三局,来来……”

  胖瘦矮兴奋坏了。

  “以后有事,不管是训练还是什么的……找我就行。”祁醉开机更新游戏,还不忘清理邪教,“于队太忙了,顾不上,知道么?”

  胖瘦矮点头如捣蒜。

上一章更新列表
    切换源阅读: